暢讀小説 > 閃婚后,傲嬌顧總寵妻成癮 > 第61章 他生氣了?
  在心里把發小狠狠的鄙視一通,齊浩天又低頭發了一條信息。

  “寶貝,你不會這么快就睡著了吧?”

  他從童若雯上樓后,就開始給她發微信,一條接一條。

  童若雯只偶爾回了兩個“嗯”字,這會更是連字都懶得回了。

  齊浩天頓時坐不住了,不行,等了一晚上了都沒好好說上幾句話,他今晚非失眠不可。

  正準備上樓找人,微信有條群聊信息進來。

  【樓梯口左手邊,前兩間有人住了!】

  哎呀,這不是瞌睡送枕頭,來的正是時候!

  這是顧凱以前建的三人群,一般都是顧凱和齊浩天在里面瞎扯。

  顧湛懶得搭理他倆,直接無視,開的免打擾模式,今天是頭一次在這群里發消息。

  齊浩天笑嘻嘻的揣著手機起身,瞥了一眼顧凱,“你哥在群里發消息了,你一會看看啊!”

  “喲,真是難得,行了,知道了。”

  顧凱急著打游戲,頭都不抬的撂出一句。

  不再搭理他,齊浩天顛兒顛兒的跑上二樓,拿出手機,點開微信。

  “我知道你沒睡,我就在你門外!”

  他其實心里也沒譜,不知道童若雯到底睡著了沒有。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一間,他在兩個房間門口來回踱步,輕輕咳了一聲,故意弄出了些響動。

  果不其然,很快就收到童若雯的回復。

  【你有病呀!大半夜跑我門口,詐尸吶!】

  齊浩天激動的心情絲毫不受影響。

  【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我要進來!】

  童若雯秒回,【滾!】

  呃,這女人火氣好大!

  齊浩天也不敢再作了,一本正經的回復。

  【不逗你了,開開門唄,有正經事問你。】

  片刻,手機沒有再收到信息,第一間的房門卻緩緩開了一條縫兒……

  齊浩天:“……”

  童若雯不爽的瞪著他,“有什么事快說!”

  她從上樓開始,手機就沒消停過,她懶得回復,就先去浴室洗澡了。

  本以為這人過會就消停了,哪成想他竟然還跑她房門外鬧出動靜。

  要不是怕打擾到隔壁的張蕓,他就是在門外咳一夜,她也不會搭理他。

  “上次沒經過你同意就親你,是我不對,我道歉,別生氣了啊!”

  齊浩天慢慢湊到門邊,帥氣的臉上掛著討好的笑容。

  童若雯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心一慌,本能的退后想關上門。

  “哎,別關門呀!嘶!”

  齊浩天看她要關門,想都沒想,直接把手指伸到門縫里,被夾了個正著。

  “啊!你這人,手不想要了!”

  童若雯嚇了一跳,趕緊打開門,拉過他被夾的右手,仔細查看著,幸好她關門的力道不大,只是輕微的夾了下。

  齊浩天看她緊張擔憂的神情,心里一陣暖,就是再夾一次也值得了。

  他趁機將人推進房里,反手關門,上鎖!

  “你想干嘛?”

  童若雯看他手一點事都沒有,甩開不悅道:“大半夜的,耍流氓呀?”

  “我可不敢,上次的‘內傷’還沒好吶!”

  齊浩天單手撐著墻,一手放在脆弱部位擋著,以防再次“受傷”,那酸爽的滋味,他真是怕了。

  童若雯剛洗過澡,渾身散發著沐浴露和洗發水的香味,頭發還是半干,此時只裹著一條純白色的浴巾。

  裸露在外的瑩白肌膚異常誘人,讓齊浩天挪不開眼,他此時低頭就能看到若隱若現的兩彎新月。

  房間內暗淡的燈光讓一切都變得朦朧曖昧。

  “你怎么就不能坦誠點啊?”

  齊浩天抱怨著,不動聲色的靠近,輕嗅著她身上的香味。

  “我怎么不坦誠了?”

  男人灼熱的目光緊緊的鎖定著她,讓她的心控制不住的狂跳起來。

  童若雯抬手將他推遠了些,又緊了緊自己的浴巾。

  “你明明對我有感覺的,為什么就是不承認,每次我想靠近,你總是推開我。”

  說著,齊浩天還委屈起來了,他從沒有對哪個女人這么上心過,自己也是“冰清玉潔”的,長得還帥,又有錢,簡直就是完美。

  換別的女人,早想方設法爬他的床了,想不明白這女人到底在糾結什么。

  “我…我什么時候對你有感覺了?你別自作多情了!”

  “你沒有?那你為什么一見我就臉紅,還眼神躲閃,不敢看我。”

  齊浩天能感覺到她對他是不一樣的。

  今晚的聚餐中,好幾次兩人眼神相撞,她的臉和耳垂都紅了。

  幾人在一起聊天,就是獨獨不接他的話,眼睛卻總是無意間偷偷掃向他。

  “我沒有!”

  童若雯心虛的想轉身開門,卻被他從身后緊緊擁住。

  齊浩天幽幽嘆了口氣,“寶貝,你到底在擔心什么,為什么不肯對我敞開心扉吶?”

  難道真是自己自作多情?從一開始都是自己死纏爛打,他一步步靠近,她就不斷往后退。

  童若雯能感受到他強有力的心跳,那滾燙的胸膛讓她渾身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她明艷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猶豫,張了張嘴,還是把話咽了回去。

  齊浩天看著懷中人的沉默,只覺得一頭涼水澆下來,直接涼到了心底,他嘆了口氣,緩緩的松開手。

  “你現在不想說,我不勉強你。”

  他溫熱的大手輕緩地幫童若雯整理好濕噠噠的發尾。

  “小懶蟲,一會記得把頭發吹干了再睡,別感冒了。”

  齊浩天收回手,故作輕松的叮囑一番,隨后打開門,朝她扯出一抹不達眼底的笑意,“不打擾你了,晚安!”

  看著他落寞離去的背影,童若雯的心像被揪著一般難受,覺得有什么東西哽在喉頭。

  齊浩天回到樓下,跟還在玩游戲的顧凱打了聲招呼,“我先走了,明天跟你哥說一聲。”

  “啊?這會還下著雨吶?”

  顧凱剛打完一局,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沒事,回去冷靜冷靜,走了。”

  齊浩天回頭朝二樓看了一眼,自嘲的笑了笑,扭頭大步走了出去。

  顧凱:“……”

  冷靜?有啥可冷靜的?

  “哎,齊哥,你開車慢點啊,注意安全!”

  顧凱的大嗓門直接傳到二樓,還呆愣在房門口的童若雯聞聲猛然攥緊身上的浴巾。

  他…走了?生氣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