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閃婚后,傲嬌顧總寵妻成癮 > 第54章 醋壇子體力好,葉瑤吃不消
  見葉瑤點了點頭,他的臉頓時黑了下去。

  那人竟然還不死心,區區一家畫廊就想把他老婆騙過去,還想利用工作的借口,跟他老婆朝夕相處,做夢!

  “你要想開畫廊,老公先給你開個十家,你先玩玩,要是喜歡,以后再多開幾家。”

  言下之意,就是不同意她跳槽去幫那個男人。

  “啊?不用了,我現在沒有想開畫廊的打算,你要是不同意我跳槽,我明天回絕他就是了。”

  葉瑤不禁汗顏,這開一家畫廊要花不少錢吶!

  怎么到他這兒,就好像買幾十件玩具一樣簡單!

  她倒是差點忘了,自己老公是個大佬,人家最不差的就是錢。

  自己本想著換個薪資待遇好的工作,她也能多攢點錢補貼家用,還能多學點東西。

  現在看來這醋壇子是不會同意她去潛在情敵那里上班的。

  顧湛滿意的摟緊懷里的人,哄道:“要不你干脆別去上班了,給老公當貼身助理吧!”

  每天不用早起,可以抱著老婆睡到自然醒,單是想想這日子就美滋滋的。

  “那怎么行?你別鬧了。”

  葉瑤簡直哭笑不得,這人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顧湛看著她嬌俏的模樣,早已心癢難耐,等了這么久了,也該兌現白天的話了。

  他灼熱的手掌開始不安分起來,低頭在她耳邊低語幾句。

  葉瑤瞬間面紅耳赤,羞臊的想躲開他的手掌。

  他直接將人轉過來,低頭含住那誘人的紅唇,動作熟練地幫懷里人褪去衣物。

  昏暗的客廳,臥房,浴室,到處都留下兩人纏綿的痕跡。

  “乖,叫老公!”

  顧湛背上滿是汗珠,不知疲憊的把餐桌上的人抱起來。

  “唔…老公……”葉瑤早已沙啞的聲音里帶著歡愉和難耐。

  又一次大鵬展翅,又一次起伏跌宕……

  她從沒有覺得夜是那么長,直到累倒在他懷里,沉沉睡去。

  夜色彌漫,繁星點點,屋內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響終于停止,有情人相擁而眠。

  畫室

  葉瑤坐在工位上,揉著發酸的腰,在心里又把顧湛罵了幾十遍。

  她都懷疑這男人是不是背著她吃藥了,不然怎么體力那么好!

  想起早上醒來的情形,她臉又微微發燙,以后得提醒他節制點,再這樣下去,她都得去吃補藥了。

  旁邊的張蕓看她不時的揉著腰,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探過身子,“葉瑤,你扭到腰了?”

  “啊?沒…沒有,可能大姨媽要來了,腰有點酸。”

  葉瑤尷尬的笑了笑,找了個借口想搪塞過去。

  “哎喲,你這脖子怎么啦?”

  張蕓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脖子,隨后換上了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葉瑤忙用手去擋,以往脖子上有‘草莓’,她都用厚厚的粉底液遮住,今早出門有些晚,只顧得上簡單化個妝,把脖子上的印記忘了。

  “嘖嘖嘖!好恩愛呀。”

  張蕓過來摟著她的肩,笑的一臉曖昧。

  葉瑤被她調侃的滿臉通紅,忙從包里拿出遮瑕膏和小鏡子。

  “我去洗手間補個妝,你別笑了!”

  她拿著東西起身,紅著臉伸手去撓張蕓的腰。

  “欸…好啦好啦,我不笑了。”

  張蕓最怕癢了,求饒著躲閃,努力憋住笑。

  兩人不再鬧了,葉瑤害羞的轉身出了辦公室,快速朝洗手間走去。

  剛走出沒多遠,就聽到有人叫她,她頓住步子回頭看。

  陸文晟像是剛從電梯里出來,舉手投足還是那么溫文爾雅。

  “你……”

  他剛想打招呼,目光就被她脖子上的紅色印記吸引過去。

  瞬間就明白那意味著什么,溫潤的眼眸頃刻暗淡下去,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整個人都看著很失落。

  葉瑤不自在的抬手覆上那處紅印,側了側身,打破那沉默,“早上好,你先進教室吧,我晚一會就去。”

  說完禮貌的朝他笑了笑,轉身朝著洗手間疾步走去。

  啊!可惡的顧湛,以后都不讓他碰自己了!

  陸文晟落寞的看著她的背影,心里惆悵苦澀,他們已經那么親密了嗎?

  他垂下眼眸,難道自己真的沒機會了?

  正午時分,艷陽高照,陳佳彤還在家抱著被子呼呼大睡。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陳佳彤吵醒,她煩躁的把枕頭扔下床。

  難得今天調休,可以睡個懶覺,哪個不長眼的一大清早就來打擾她。

  門外的敲門聲仍在繼續,似乎里面的人不開門,就會一直敲下去。

  陳佳彤火大的起身換上衣服,隨手捋了捋頭發,帶著濃重的起床氣打開門。

  “敲什么敲,急著投胎呀!”

  待她看清門口的人后,剛才那股囂張跋扈的氣焰立馬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你們找誰?”

  門外站著兩個西裝革領還戴著墨鏡的彪形大漢,他們一言不發,閃身讓開。

  一個拿著公文包,同樣穿著的男人走了出來。

  “陳小姐,我受當事人委托,來通知您,騰房期限已到,明天我們將收回房屋,請您今天收拾好自己的物品,明早之前搬離這里。”

  李律師面無表情的通知完,不等陳佳彤有所反應,就轉身帶著人離開了。

  顧總特意交代,話帶到就行,到時間她不搬,直接連人帶鋪蓋一起丟出去。

  若是再糾纏,不必跟她廢話,直接按非法侵占他人房屋起訴。

  陳佳彤依然站在門口,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那賤人竟然找了律師來威脅她。

  她氣的眼里冒煙,用力摔上門。

  前幾天她去探視,陳海盛耷拉著腦袋,說這房子確實是葉瑤爸媽的,房產證上也是葉瑤爸媽的名字。

  現在葉瑤是唯一合法繼承人,讓她們一家搬出去,也是有理有據。

  他現在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自己當初真是豬油蒙了心。

  陳佳彤回來就把客廳能砸的東西都砸個稀巴爛。

  她最近就沒一件事順心的,為了讓葉瑤身敗名裂,她不惜委屈自己陪了那窮鬼一夜,只要能達到目的,她也就咬牙忍了,就當被狗咬了。

  誰知第二天晚上,她就接到電話,那人說酒店的視頻被老板下令銷毀了,并嚴禁員工私下誹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