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閃婚后,傲嬌顧總寵妻成癮 > 第44章 春宵苦短日高升
  待她回過神,發現自己此時正跨坐在顧湛的腿上,姿勢極其曖昧。

  她臉頰緋紅,嬌嗔不已,“快放我下來。”

  顧湛抬手輕拍她的屁股,低低的嗓音帶著磁性。

  “你再亂動,后果可是很嚴重!”

  她身體一僵,明顯感覺到他某個部位的異常,只能輕咬唇,可憐巴巴的看向他。

  顧湛眼中溢滿了柔情,從身后拿出一個精致的錦盒,單手打開,將一枚耀眼的鉆戒取下來,鄭重的戴在葉瑤的無名指上。

  “對不起,它來的有點晚了。”他低頭親吻了一下葉瑤的手背。

  “等咱們婚禮那天,我會把全世界最漂亮的戒指戴在你手上。”

  現在這身份,他沒敢買貴的,這枚戒指也就二十萬出頭,就這也不敢說實話,怕葉瑤又要心疼他亂花錢。

  看著手上的鉆戒,葉瑤心里滿是感動和甜蜜。

  “能夠遇到你,已經是我最大的幸運了,我已經知足了。”

  她輕顫著紅著臉吻上他微涼的薄唇,這是她第一次主動。

  顧湛眼中暗潮涌動,重新將人摟進懷里,加重了這個吻。

  葉瑤不敢亂動,順從的窩在他懷里,由著他索取。

  顧湛收緊雙臂,體內的欲望再也按耐不住了。

  “乖,老公帶你去洗澡。”

  男人的嗓音啞的嚇人,徑直起身抱著她往浴室走去。

  葉瑤眼尾都紅了,怕自己掉下去,雙手緊緊攀著他,“不要,自己洗。”

  “不要自己洗?好,老公幫你洗!”男人無賴般低笑出聲。

  進了浴室,顧湛抱著她直接打開淋浴,溫熱的水噴灑下來,瞬間打濕了兩人的衣服。

  她的上衣面料本就輕薄,此時沾了水緊緊包裹著她玲瓏有致的曲線。

  顧湛低頭看著她若隱若現的柔軟,喉頭滑動。

  她的濕衣服一件件被褪去,散落一地,肌膚接觸到溫熱的水,忍不住泛起輕顫,緊貼著男人滾燙又結實的胸膛。

  “我…怕疼。”

  她濕漉漉的眼神看著他,聲音嬌羞又委屈。

  “乖,老公會輕點,不疼的。”男人低聲哄著,聲音中帶著一絲蠱惑。

  浴室門緊閉,里面除了水聲,還夾雜著男人的粗喘聲以及女人痛苦和歡愉的聲音。

  葉瑤已經不記得什么時候被抱回臥室,男人似乎有用不完的體力。

  夜色成畫,暗淡的燈光下,床上糾纏的人影使得室內的曖昧達到了極點。

  她低聲哭著求饒,嗓子啞的說不出話,手也是酸的,腿也無力,眼角還帶著淚痕。

  那模樣看在顧湛眼里,恨不得壓著她繼續欺負。

  葉瑤累的直接昏睡了過去,白皙的肌膚上滿是親密后的痕跡。

  顧湛溫柔地吻了吻那抹淚痕,起身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被子,小心翼翼的給她蓋好,心滿意足的抱著嬌妻沉沉入睡。

  清晨,一縷陽光透過厚重的窗簾縫隙照射進來。

  葉瑤醒來的瞬間就感覺渾身像散架似的,疼!

  腰間此時還被一只有力的胳膊緊抱著,她想挪動一下身體,“嘶!”

  回想起昨夜的親密和瘋狂,她羞紅了臉,氣的想把身旁的男人一腳蹬下床!

  大騙子!還說會輕點,她越是哭著求饒,他就越興奮,沒完沒了的。

  看著男人肩頭的牙印和抓痕,她又張嘴咬去。

  “唔!”

  男人感受到肩膀傳來的細微疼痛,半睜開眼,手在被子下輕拍她的屁股。

  “你是小狗呀,大早上就咬我。”他的嗓音帶著剛睡醒時的慵懶和沙啞。

  葉瑤又羞又惱,想從他的懷里退出來,顧湛卻不樂意,一個翻身又將她禁錮在身下。

  “昨晚老公的表現還滿意嗎?”

  他伏在她頸間,咬著她的耳垂,說著讓人臉紅心跳的話。

  葉瑤瞬間耳朵都紅了,“大騙子,以后都不讓你碰了。”

  她一出聲才發現自己嗓子啞的厲害,只能用一雙水潤勾人的眼眸蹬著他。

  “乖,我下次一定輕點。”

  顧湛嘴上哄著,身體卻不老實的動了動,兩人緊密的貼合著,稍微一點不對勁兒,就能感覺出來。

  葉瑤俏臉通紅,握緊拳頭捶打他,“你還來?一會要上班遲到了!”

  顧湛吻上她喋喋不休的嘴,任由她捶打,“遲到就遲到,扣工資了老公補償你!”

  男人早上的精力可是最旺盛的,這火是一點就著。

  食髓知味的顧總算是深刻體會到什么叫: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結果可想而知,葉瑤最后還是打電話請了假。

  主管接到電話也是一愣,以為葉瑤因為昨天下午的不愉快談話心里有怨言。

  忙笑著安撫她,說已經查清楚了,一切都是誤會,他也是按規章辦事,讓她別心里有情緒。

  原來今天一大早,孫亦航就等在主管辦公室門口,急切的跟他澄清謠言是他散播的。

  并坦言他之前動了歪心思,想通過轉賬發紅包的手段威脅葉瑤,不過都被果斷拒絕了。

  孫亦航再三態度誠懇的道了歉,并表示他愿意為他的愚蠢行為做出補償。

  葉瑤沒想到顧湛的一通電話那么管用,輕松就把這事解決了。

  本來昨晚還想問問他到底用什么辦法,讓孫亦航的態度轉變那么大。

  結果顧湛送完人,一進門就……

  她清了清嗓子,平靜的跟主管解釋,自己只是有些不舒服才請假,并不是為了賭氣。

  她的聲音沙啞,聽起來很有說服力,主管放下心,讓她在家好好休息,還說今天的請假不扣工資。

  葉瑤謝過后就掛了電話,她在畫室也好幾年了,本以為主管對自己很信任的,而且她也是有理有據,足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結果領導還是不相信,她在心里暗自嘆了口氣,心里涼涼的。

  顧湛一聽她請假了,也賴著不想上班。

  葉瑤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懶得搭理他,她這會是一點力氣都沒有,累得不行。

  等她再次醒來已經是下午2點了。

  顧湛抱著電腦靠在床上,手時不時打著字。

  看到她醒了,就放下電腦,隔著被子抱了抱她,“餓不餓,我讓人送了午餐,這會應該還是熱的。”

  男人眼中滿是柔情,嘴角帶著笑意,殷勤的討好著自己老婆。

  葉瑤這會確實餓了,做了那么多體力活,能不餓嗎?

  她這會腿酸軟無力,慢慢的坐起身,“啊!”

  “怎么了?”顧湛緊張的扶住她。

  某處還是很疼,她紅著臉嬌嗔,“都怪你!”

  顧湛心下了然,手覆上她光潔滑膩的后背,壓著笑意哄道:“好,怪我,怪我!”

  “我想去洗個澡,你把衣服遞給我,然后扭過身去,不準看!”

  縱然兩人已經做了最親密的事,她還是覺得很難為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