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84章 樓阮成長向番外(2)
  10.

  學校里人很多,但樓阮好像很難交到朋友。

  她反應好像很慢,不太能接上別人的話。

  樓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問題,她很敏感,對情緒的感知很強。

  和人說話的時候,其他人一個很微小的動作,比如蹙眉,比如撇唇,她都會很清晰很快速地注意到。

  通常這個時候,她就會想,好像又讓別人不高興了。

  她好像真的不是很討人喜歡。

  徐旭澤生日的時候也是,她之前路過他房間好幾次都看到他在看霉豆腐視頻,去買了一罐送給他的時候,他好像不太高興……

  他在家依舊會很重地摔門。

  不過很奇怪,他會借小說給她看了。

  樓阮沒看過那種小說,看得時候很小心,很擔心弄臟弄壞,好在看完后還是干干凈凈的,他立刻還給了他。

  但徐旭澤好像更不高興了,他好像每次看到她的時候都會不高興。

  11.

  回家路上遇到了一個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他替她把追著她跑的人趕走了。

  他讓她罵回去,讓她抓著一個往死咬。

  樓阮有些懵懵地聽著,不知道說什么好。

  他走了以后才追上去,在路邊的便利店買了盒喜歡的牛奶給他。

  但不是她最喜歡的草莓味。

  只剩下香蕉味了。

  12.

  那個人叫周越添,是她隔壁班的。

  周越添是學校里唯一一個不會說她家里的事情,也不會用憐憫目光看她的人。

  哦,他還會聽她說話。

  回家路上,她會說些有的沒的,本來只是隨便說說的,但她停下來不說了的時候,周越添會忽然問,然后呢。

  13.

  徐旭澤給了她杯奶茶。

  她看他手上還有一杯,應該是喝不完了。

  14.

  沒意思的時候,樓阮會在紙上涂涂畫畫。

  她自己找了些視頻看著自學。

  有天她在房間看著視頻學著畫的時候,身后傳來了很輕微的響動。

  樓阮握著筆回頭看了過去,媽媽的身影從門口閃過。

  她歪頭看著空蕩蕩的門口,重新轉過了頭,她把視頻聲音調小了一些,繼續涂涂畫畫。

  15.

  媽媽給她找了老師,教畫畫的老師。

  還買了畫板、畫紙和顏料給她。

  16.

  高一。

  京北一中這一屆高一足足二十一個班,一共兩千多人。

  樓阮到了一個新環境,有了很多新同學。

  他們班上不僅有很多京北本地的學生,還有很多學校從外地找來的,比如樓阮的同桌。

  她叫趙媛,來自一個樓阮以前從沒聽過名字的小山村。

  聽說,趙媛他們家那邊甚至連公共汽車都沒有,要去一趟只能等一天兩趟的班車,過一段又一段環山路,坐三個小時后再坐四十多分鐘他們當地的車才能到她家。

  她來京北一中,是一中的教導主任跋山涉水坐車過去請來的。

  一中免了趙媛三年的學費和住宿費。

  學校很重視她。

  這些都是樓阮聽別人說的。

  樓阮轉頭看她,她很安靜,每天上課的時候都很認真,下課了也很認真。

  趙媛不會讀英語,只會些很簡單的。

  她只有問英語單詞怎么讀的時候才會和樓阮說話,請教她怎么讀。

  17.

  趙媛雖然不會讀英語,但她英語成績很好。

  不止是英語成績,各科成績在他們班上都是逆天的強。

  她學習能力很強很強。

  進校第一次月考她還是年紀七十名,高一第一學期第二次月考就已經是年紀第二了。

  排在她前面的事周越添。

  總成績第二,物理單科成績已經超越周越添,穩坐年級第一。

  周越添從小在京北長大,家境優渥,擁有的教育資源趙媛根本沒法比。

  樓阮就坐在趙媛身邊,趙媛有多努力,又有多苦,她看得最直觀,也最清楚。

  18.

  趙媛話很少,很少很少。

  以前她還會問樓阮英語,后來她買了一個很小的老款mp4后就再也沒問過樓阮了。

  同桌兩人話少得可憐。

  樓阮有時候想說話,但也不知道說什么,只能安安靜靜呆著。

  她低頭看著書本上的物理題,微有些苦惱。

  原本是想等著放學了問周越添,但身旁的人忽然推上來了一張紙。

  樓阮看了過去。

  是她正在看的那道題,寫了三種解法,每一種都很清晰明了。

  她有些驚喜地轉頭,但身旁的人已經在低頭寫題了。

  樓阮頓了頓,小聲說:“……謝謝。”

  身旁的人沒什么反應。

  19.

  樓阮的物理實在太差了。

  她去書店選了好幾本物理冊子,準備好好學習。

  選擇題小冊被她擺在桌上,時不時地翻開看,她沒有注意到,身旁的人轉頭看了好幾眼。

  樓阮低頭看著選擇題冊子,直到耳邊傳來趙媛很小很小的聲音。

  她低著頭,厚重的劉海垂著:

  “這個,能不能借我看看?”

  20.

  趙媛沒有自己買那本小冊子,哪怕它只需要十九塊錢。

  樓阮很想把自己買來的課外材料都給她看,但又不知道怎么說,很怕傷她自尊心。

  她知道趙媛物理成績很好,所以找了很多她覺得很難的題,小聲問她,“趙媛,這個怎么做,能給我講講嗎?”

  21.

  那天回家后,家里依舊很安靜。

  阿姨和她說新顏料、畫筆和畫紙到了,在樓下。

  樓阮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果然看到了一旁的箱子。

  電視沒開,徐旭澤靠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不知道在想什么。

  樓阮過去抱了一箱,背著書包上了樓。

  再出門的時候,徐旭澤已經站在她的畫紙跟前了。

  他踢了一腳她的畫紙箱子,“什么東西,擋路了。”

  “放這兒像什么樣子啊?”樓阮站在上面,看著徐旭澤轉頭看向廚房的方向罵罵咧咧,“下次能不能直接給她拿上去啊,絆到我了!”

  22.

  幾個箱子被打開,里面是嶄新的畫紙、畫筆和顏料。

  這里面,一盤顏料的價格就已經在一千五百元以上了。

  畫筆也是好的。

  加起來……

  樓阮忽然想到了一直給自己上小課的兩位美術老師,她在網上搜索她們的名字,兩位都有在培訓機構掛名,她們一節小課的費用大約都在兩千元每小時。

  23.

  整理好東西后,樓阮推開門出去,準備下樓吃飯,穿著裙子的周冉步子很快地從下面上來。

  樓阮抬起眼睛,“媽,謝謝,我會好好畫的……”

  周冉蹙著眉和她擦身而過,沒轉頭看她,冷淡地“嗯”了聲,身影消失在了走道里。

  24.

  她以前好像總沉浸在負面信息里,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把別人是不是討厭她、別人的皺眉、和不悅看得太重,也放大太多倍了。

  媽媽和弟弟好像也沒多討厭她,只是習慣了這種相處方式。

  25.

  學校里來了個轉校生,很厲害,也很有名,叫謝宴禮。

  謝宴禮來了以后,趙媛的年級名次從2變成了3.

  樓阮每一次看排名,都能在趙媛的名字前面看到謝宴禮三個字。

  26.

  樓阮和家里依舊保持著以前一樣的相處模式。

  徐旭澤依舊在家重重摔門,不好好說話。

  媽媽依舊不怎么搭理他們。

  在學校里也是一樣的,她和趙媛坐在一起,一天沒有幾句話。

  只有放學回家路上,周越添他們會聽她講話。

  27.

  去參加美術集訓前,學校掛了鮮艷的橫幅:

  【熱烈祝賀我校趙媛同學在全國中學生物理奧利匹克競賽中榮獲金獎!】

  全國第一,京北第一。

  遴選為國際奧賽國家隊集訓的應屆高中畢業生,保送京江大學物理系。

  樓阮很為她高興。

  文理分科后,她們已經很長時間沒見過。

  她想了想,還是不去找她了。

  中午放學,樓阮帶著假條去找老師簽字,請集訓假。

  離開教學樓的時候,學校里已經沒幾個人了。

  大中午太陽很毒,她遇到一個人。

  那人穿著洗得發白的t恤,拎著一個大布袋子,里面沉甸甸不知道放著什么,他頂著大太陽走上來問,“同學,你好,請問幣12樓怎么走?”

  樓阮停下來,她面前就是路標,上面好好寫著教學樓的方向,宿舍樓b棟和宿舍樓a棟的方向。

  “我是來找孩子的,找不到路……”他笑了一下,“你們學校真大。”

  樓阮立刻點了頭,抬手給他指了方向,“這邊,往這邊走,然后前面……”

  前面有路標。

  但他好像不認識路標。

  “我正好要去那邊,我帶您過去吧。”

  28.

  樓阮帶著那人去了宿舍樓,找到了b12樓,又陪著他找了宿管阿姨。

  在宿管阿姨上樓找人的時候,男人額上帶著汗,“真是不好意思,都不知道怎么感謝你,你吃蘋果嗎,我這里有……”

  穿著校服的趙媛從樓上跑下來,“樓阮?”

  男人手上還拿著從包里取出來的兩只蘋果,很大,顏色很紅。

  他轉頭看了過去。

  趙媛視線又落在他身上,跑過來說,“爸,你怎么這會兒來了,不是說明天來我去接你的嗎……”

  男人低著頭,聲音低低說,“我怕你同學看見,就提前來了,但是找不到路,你也沒接電話。”

  “看見又怎么了,”趙媛伸手接過他手上的東西,又看向了樓阮,頓了兩秒,介紹道,“這是我以前和你說過的同學,樓阮。”

  男人抬起眼睛,似乎有些驚喜,他伸手拿著蘋果,又要翻開包拿別的東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之前不知道是你,真是太感謝了。”

  樓阮有些懵,這是趙媛爸爸,她和家里說過她?

  他小心地從包里拿出了一袋土豆,“你喜歡吃土豆嗎,這是我自己種的,這個……”

  像是怕她不喜歡似的,趙媛伸手拉了他一下,忽然說,“爸。”

  樓阮如夢初醒,立刻伸手接過蘋果和土豆,“謝謝叔叔,我特別愛吃土豆!”

  “這個蘋果看起來也很好吃的樣子。”

  男人手上一空,動作微微頓了一下,像是很高興,“你喜歡就好,謝謝你對媛媛的照顧。”

  照顧……

  樓阮抱著東西,抬眼看趙媛,“……哪里,都是她照顧我,給我講題。”

  29.

  抱著土豆離開的時候,趙媛忽然叫住了她:“樓阮。”

  樓阮回頭看她。

  她站在宿舍樓下,樹影落在她臉上,看不清什么表情,“聯考加油。”

  樓阮抱著土豆,點頭,“嗯。”

  30.

  樓阮抱著土豆往教室的方向走。

  她帶著趙媛爸爸去宿舍樓的時候,男人時不時地會和她說話。

  【京北真大】

  【你們學校真大,真好】

  【一個年級有二十個班嗎,難怪這么大】

  【我女兒拿了很厲害的獎,國家給了獎學金,她非要我來京北看看,我們那地方,出過省的人扳手指都數得過來】

  ……

  十幾歲之前沒走出過大山,沒坐過高鐵、飛機、地鐵,沒有得天獨厚的條件,上高中前沒享受過全國最好的教育資源,卻能靠自己走到這里,成為全國第一。

  趙媛好厲害。

  她爸爸很為她驕傲。

  她也是。

  樓阮發了兩條微博。

  【我好幸運啊】

  得到了全國第一的鼓勵和祝福!

  【今天好開心,希望大家都能有個好未來】

  她也要努力,學習!

  31.

  去集訓的時候,樓阮幾乎沒怎么用手機,所有時間都在畫畫和學習,走在路上也要背知識點,吃飯的時候也要看書,完全和外界失去了聯系。

  每次覺得累不想畫的時候,就會想起那些貴的要命的顏料和畫筆,就會想起自己上千元一節的小課費用,就會想起趙媛低頭做題的樣子,想起趙媛站在宿舍樓下說聯考加油的樣子。

  32.

  努力沒有白費。

  不管是美術聯考、校考還是高考,樓阮都拿到了滿意的成績。

  藝術類提前批可以報兩個平行志愿。

  樓阮填寫了兩個學校,華清大學和京北美術學院。

  33.

  九月,她去了華清大學。

  34.

  大學幾年,她收獲很多。

  大四實習的時候,周越添問她要不要去周氏。

  樓阮想了想,去了。

  35.

  說實話,她在周氏很不開心。

  做生意難免要應酬,樓阮實在不是一個很會應酬的人。

  酒桌上,總會遇到奇怪的人。

  樓阮抬起眼睛,看向對面的男人。

  他舉著酒杯,一個勁兒地往他們公司新來的實習生面前湊。

  “小錢喝不喝酒?”

  “……不好意思張總,我不太會喝。”

  “沒事兒,酒量就是練出來的,年輕人多鍛煉鍛煉就好了,來一杯!”

  那人已經舉起了酒杯,他身旁的小姑娘面露難色。

  “張總,我實在不會……”

  男人看著她,把自己手上的酒杯往前送了送,送到了小姑娘嘴邊,含著笑說,“那你舔一口。”

  樓阮合了合眼,抬起手給自己面前的空酒杯里倒了滿滿一杯酒,“張總,她剛來,我敬你。”

  男人回過頭來,第一眼看的是她身邊的周越添,不是她。

  包廂氣氛凝了幾秒后,他才收回酒杯笑了笑,“哎別,我跟小錢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酒就不用了,咱喝點飲料意思意思吧,哈哈哈……”

  樓阮轉頭看周越添,周越添沒什么反應,平靜地抬起了裝滿橙汁的杯子。

  從進周氏開始,剛畢業大學生會遇到的各種艱難險阻,她好像都沒有遇到過。

  她好像比世界上絕大部分人都要幸運。

  不管是生活環境,還是工作環境,相對來說都是比較安逸舒適的。

  除了感情,好像沒什么不順心的……

  樓阮坐下來想,也正常,上天總不能什么都給她,那對其他人多不公平。

  36.

  樓阮站在窗外,聽著里面的周越添說話。

  聽他說“徐家的養女而已”,然后沒有表情地繼續往前走。

  其實在周越添第一次讓她幫他安排相親的時候,她就預見了,預見會有這么一天。

  37.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就會有人不斷和樓阮說,你喜歡周越添什么,他明顯不喜歡你,你為什么不換個人喜歡。

  徐旭澤也會和她說,離周越添遠一點。

  這樣的話她聽過很多次。

  好像大家都不理解她為什么會喜歡周越添。

  她有時候也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他們講。

  是該說只有周越添會聽她說話,還是說周越添會等她回家,周越添會給她圈考試重點,周越添會記得她的生日,會給她點蠟燭……

  她是人,人該有的情緒她都有,她也會有討厭的人,她偶爾也會說別人壞話,只有周越添會安靜聽她說別人壞話。

  其他人看不到這些,他們看到的就是周越添不怎么喜歡她。

  他們看他們的,她看她的。

  以前她沒看到,她不在意。

  現在她看到了,聽到了,當然也會在意。

  38.

  樓阮以前經常為人和人之間的關系困擾,直到有一天,她在學校門口有人在賣洞洞樂盲盒。

  一個大盒子內部被分成很多小盒子,上面蒙著包裝紙,五毛錢可以戳一次,里面放著很多小紙條,有時候是價值低于五角的小禮物,有時候是價值高于五角的大禮物,有時候,什么也沒有。

  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是很復雜的。

  不是你想吃小零食花五角錢去買就能買到一袋小零食。

  它和開盲盒一樣,你付出金錢和精力開個盲盒,它里面有可能是好看的東西,也可能是丑東西,也可能沒東西。

  人和人之間的關系從來不是付出了就一定能得到回報的。

  她和周越添,誰是開盲盒的人?

  她是,周越添也是。

  是周越添先開了盲盒,是周越添先看向了她,是周越添先付出。

  于是,她也選擇成為開盲盒的人。

  至于她開出的這個盲盒里面會是好看東西、丑東西還是沒東西,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既然選擇開,那就必須承受開出丑盲盒和空盲盒的結果。

  39.

  顯然,她開出的盲盒不太漂亮。

  樓阮多喝了兩杯酒,看著宴會廳里越來越模糊的水晶吊燈心想,真的開到丑盲盒了,還是有點傷心的。

  多喝兩杯消化一下吧,還有下一個盲盒要開呢……

  (樓阮成長向番外.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