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82章 周冉番外(3)
  30.

  救我和想死兩種念頭不斷拉扯。

  夜里,周冉會一邊哭一邊把頭撞在墻上,一下又一下。

  白天,她又會配合治療,好好吃藥。

  31.

  周冉丟掉了手上的刀。

  刀刃在她胳膊上只留下了一道很淺很淺的傷口,滲出了一點點血。

  只滲出了一點血,她就開始怕了。

  如果她剛剛動作稍微重一點點,會怎么樣?

  在她驚恐看著被扔出去那把刀和胳膊上的傷口的時候,房門被打開。

  門口是同樣驚恐的父母。

  周冉被送去了療養院。

  兩個孩子則在家里,由阿姨照顧。

  32.

  阿姨經常去醫院和周冉說孩子的情況。

  她經常坐在太陽下看著外面的天發呆,直到病情稍微穩定一些,離開醫院。

  徐旭澤徹底不認識她了。

  樓阮倒是還認識,會小心地站在角落,聲音小小地喊媽媽。

  33.

  為了躲避何家的報復,徐俊彥去了國外,沒有再聯系周冉。

  周冉也沒再費心力打聽他的消息。

  34.

  徐俊彥回來了,他還在他們家附近的咖啡廳見了樓阮一次。

  是家里的阿姨看到的。

  這會兒正好是放學的時候。

  周冉正準備出門,就看到樓阮背著書包回來了。

  她穿著白色帶紅邊的秋裝校服,頭發扎在腦后,看起來干干凈凈。

  她走進來,有些茫然地抬起頭看他們。

  周冉把她拉過來,上上下下看了一遍,“他跟你說了什么?”

  “以后別再見他!”

  35.

  周冉先聯系了徐俊彥。

  電話另一頭,徐俊彥含笑道,“就知道你會先聯系我,冉冉。”

  周冉想吐。

  她現在聽到這個人的聲音,聽到這個人的名字就會忍不住地想吐。

  她聽著徐俊彥的聲音,覺得天旋地轉。

  “你想要什么。”

  她問。

  電話另一頭的人笑得愉悅,“冉冉,你在說什么啊,我能想要什么呢,我只是想見見我的孩子們。”

  36.

  何家的人還是抓著徐俊彥不放。

  離開徐家的公司后,徐俊彥只能靠手上的股票、基金等錢財度日。

  他挺有投資頭腦,幾年過去手上的錢多了不少。

  徐俊彥在電話另一頭說得很好聽,說他是交友不慎,說他已經知道錯了,說那個游戲他就只和他們玩過一次,而且過程中還真的愛上了她。

  他說自己真的很想有家,很想回來照顧他們。

  周冉一個字也不信。

  37.

  徐俊彥回了家。

  周冉看著他和徐旭澤站在一起,兩張臉隱隱的相似。

  渾身鮮血好像開始逆流。

  徐俊彥臉上的笑格外刺眼。

  正好樓阮回家,走了進來。

  周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挪動步子的,她走過去把樓阮拽到身后,“你上去。”

  38.

  徐旭澤很委屈。

  他流了很多眼淚,還在喊那個人爸爸。

  周冉每聽到一句“爸爸”都忍不住發抖。

  爸爸?

  什么爸爸,哪門子爸爸?

  他以前都沒見過,為什么會那么輕易就喊爸爸?

  她很生氣,聲音都在抖,但又不知道和他說什么,只能一遍又一遍說,離他遠點,他不是好人。

  離他遠點,他不是好人。

  反反復復,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的,還是說給徐旭澤聽的。

  39.

  周冉想帶徐旭澤去改姓。

  但她不知道該怎么跟他說。

  40.

  樓阮好像在畫畫。

  周冉精力不好,讓人找了些老師。

  她精神不好,老師們的履歷和資料看得斷斷續續,看了半個月才選出了兩個老師。

  一位是華清美院的,一位是京北美術學院的,都是女教授,年紀都在五十以上。

  41.

  徐旭澤回家的時間比以前晚了很多,他每天放學都要在外面踢球。

  每天都是抱著球回來的。

  周冉原本是想給他找個老師的,但老師還沒找好徐旭澤就不踢球了。

  42.

  堂哥說,和徐家的合約到期了,徐家想續約。

  上一份合同還是她和徐俊彥結婚的時候簽的。

  他們家不會續約。

  43.

  徐俊彥又找了她,要求續約。

  周冉還是和以前一樣,她的要求很簡單。

  離婚,凈身出戶,以后不能見孩子。

  徐俊彥不同意。

  他雖然離開了徐家的公司,但手上的錢都卻通過投資等渠道多了不少,他當然不愿意把自己辛苦賺來的錢拱手給她。

  44.

  合約到期后,聯信汽車和徐氏開始了激烈競爭。

  周冉請了老師,開始斷斷續續地學投資。

  她分出來的部分錢去投資,有賠有賺。

  45.

  徐俊彥回家了一次,這一次,他也不說什么自己錯了要回歸家庭之類的了,他想離婚。

  周冉的條件還是和以前一樣。

  46.

  徐氏和聯信的斗爭似乎已經到頭了。

  在父母和兩位堂哥的幫助下,周冉用投資來的錢買了徐氏的股份,一躍成為徐氏的大股東之一。

  47.

  徐俊彥帶著個女人還有孩子回家來了。

  那個女人哭得傷心,聲淚俱下說她和徐俊彥是真愛,說他們反正也是聯姻,求她成全他們,給孩子一個家。

  周冉面無表情地抬起眼睛,看向坐在對面的徐俊彥。

  徐俊彥看起來很平靜,完全沒有要扶她一下的樣子。

  女人哭得越來越傷心,甚至還開始講起了和徐俊彥的甜蜜過往。

  徐俊彥身邊的孩子有些怯怯的,從頭至尾沒開口說過話。

  48.

  周冉給徐旭澤和樓阮打了電話。

  樓阮的電話沒打通。

  周冉也沒在意,放下電話后又繼續聽故事。

  49.

  徐旭澤回來了。

  在那女人坐在地板上聲淚俱下的時候。

  周冉沒讓他聽幾句就讓他上去了。

  徐俊彥帶著人離開的時候,周冉叫住了那個女人,要了她的聯系方式。

  她不知道徐俊彥把人帶來是什么意思,是刺激她,還是想讓她心軟看在女人和孩子的面上放過他。

  不管是哪樣,她都不會讓他如愿。

  50.

  周冉把人約出來見了一面。

  “你覺得你們是真愛?”她看著眼睛紅腫的女人,“徐俊彥跟你怎么說的?”

  “聯姻,夫妻沒有感情,兩個人結婚只是為了家族,多年沒見過彼此?”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51.

  周冉雖然不是一個很會說話,很會講故事的人,但好在她手上留了不少東西。

  那是多年前舊款手機聊天室的訊息,一條接著一條,照片也不是那么清晰,但他們感情破裂之前,也有過不少甜蜜信息。

  那些可都是徐俊彥自己發來的。

  周冉語氣平靜:“那個人叫何瀾,你可以搜到他被捕的新聞。”

  52.

  周冉收到了一部手機,徐俊彥的。

  徐俊彥的密碼還是和很多年前一樣,沒改。

  周冉在他手機里發現了不少東西。

  里面有一個當紅男星的私密照。

  短信里還有徐俊彥和那個男星的消息往來,對方問他什么時候帶他和其他人一起吃飯。

  徐俊彥……好像是個拉皮條的,為男星引見財閥二代,換取資源。

  雖然以徐家今時今日的處境和她手上的股份,已經可以輕松拿捏徐俊彥,但有了這些東西,就更方便了。

  53.

  那天和徐俊彥一起回家的女人跑了,帶著孩子和錢跑了。

  徐俊彥再出現在周冉面前時,是氣急敗壞的。

  周冉還是第一次見他那樣氣急敗壞。

  周冉看著徐俊彥猙獰的臉,語氣平靜說,“和我說話之前,最好想清楚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

  “要是說了不該說的、我不喜歡聽的,你的大明星朋友和財閥朋友們,可全都要因為你倒霉了,你承受得起嗎?”

  牽扯著一堆人,徐俊彥當然承受不起。

  他只能咬著牙沉下氣來,好聲好氣地和她說,“冉冉,我知道錯了,給我個機會吧,我畢竟是阿澤的父親啊……”

  “我知道你想讓我以后不見孩子,我不見他們,我一定不見他們,只要你給我一條活路,我只要紅羅酒莊和徐家下面的分公司……”

  周冉看著他,忽然笑了聲,“你和我談條件?”

  徐俊彥停了下來,頓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不甘,但卻立刻低下了頭,開口道,“那只要紅羅酒莊,只要酒莊行嗎,一日夫妻百日恩,你難道真的想看我死嗎?”

  周冉有些驚奇地看他:“原來你知道啊?那你怎么還不死給我看?”

  徐俊彥的條件,她一個也不答應。

  周冉聯系了那位當紅男星,也聯系了那位男星背后最大的金主。

  不到一天時間,徐俊彥就出現在面前,咬著牙簽了合同,并且把之前買給那個跑掉的女人的珠寶全都送了過來,被帶走的折現給了她。

  54.

  周冉讓律師把財產分好,又賣掉了郁林路17號,搬去了京江一處僻靜的宅子。

  她安靜住了一陣兒,徐俊彥是沒有再出現過,但徐俊彥的爸爸不知道怎么找上了門。

  從前見過的儒雅男人變得市井起來,站在門口破口大罵,罵她毀了自己兒子的人生,毀了他們徐家,要她把他們家的錢都還給他們。

  最后,他們又罵她心腸歹毒,十幾年不讓他們見親孫子,罵她神經病,瘋女人,難怪留不住男人。

  55.

  周冉又搬了家。

  她坐在窗邊,腦袋一下一下撞著墻壁,直到天空破曉。

  她知道自己早晚情緒都不一樣。

  早上的時候癥狀重,晚上癥狀輕。

  周冉恍惚地想,只要熬到晚上就行了。

  在熬幾個小時就好了。

  她腦袋撞在墻上,緩緩站起來打開了窗戶。

  為了避免她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她房間里是沒有什么利器的。

  只能跳下去。

  只能從這兒跳下去。

  56.

  周冉爬上窗戶,她看著下面,又怕又想解脫。

  手機被放在床頭柜上充電,忽然一下一下震了起來,震得人不得不回頭去看。

  周冉回頭看了過去,又從窗戶上下來,去床頭拿起了手機。

  徐旭澤的消息一條一條地出現在屏幕上。

  字很多。

  【媽,欒山好漂亮,來爬山嗎![圖片]】

  【霧散了超漂亮噠!】

  【爬上來以后,真的感覺我們那點雞毛蒜皮的情緒根本不算什么!爬山!媽媽來爬山!爬山好有趣!有什么煩惱爬一座山就可以消除,爬不了吃虧爬不了上當!】

  ……

  周冉拿著手機躺下來,她點開聊天對話框里的山間云海圖,看了幾秒后才伸手打字。

  沒打幾個字又全都刪了。

  爬山……她不想去,她不行,她爬不了山。

  周冉面無表情地點金徐旭澤的朋友圈,見他發了爬山朋友圈,安靜點了個贊。

  爬山就算了。

  57.

  白天,周冉狂躁癥發作,她覺得自己什么都可以。

  于是讓人準備了登山物品和藥,出發了。

  58.

  周冉背著登山包站在欒山腳下,抑郁發作,又不想上去了。

  她想回去,但覺得回去也很累,于是在山腳下的酒店住了一天。

  第二天狀態好了一些后,周冉和家里找來陪著她的人一起坐上了上山的纜車。

  纜車一點點上升,薄霧繚繞在山間,飄飄渺渺,宛若仙境。

  59.

  下了纜車后,周冉被擠進了人流。

  周圍的人都帶著紅色的鴨舌帽,帽子上寫了某旅行社的名字。

  他們大多是五六十歲的叔叔阿姨,個個背著很重的包,精神抖擻地往上走。

  “今天有霧,這會兒上去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日落。”

  “看緣分了,其實就是一陣風的事,風一吹霧就散了,看今天有風沒風了。”

  “要是沒風咱們就在山上住一天。”

  “嗯,來都來了,要是什么都沒看到也太可惜了……”

  ……

  周冉默默跟著他們往上爬。

  她體力不好,爬一陣兒歇一陣兒,一會兒想為什么要上來,她根本不行,沒走兩步就累,一會兒又覺得她能一下子登頂。

  兩個相反的極端一直在交替,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去了的。

  60.

  周冉爬得很慢,但還是趕在太陽落山之前爬上了欒山最高處。

  欒山最高處的觀景臺上已經站滿了人。

  有專門來拍照的,有爬山愛好者,有大學生,也有來直播的……

  周冉站在角落里看著那層薄霧,薄霧彌漫在山間,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山峰。

  她站在角落看著薄霧和群山,神色呆滯。

  就在周冉覺得看不出什么準備離開的時候,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

  “霧散了!”

  已經轉身的周冉回過頭。

  薄霧散去,遠山連綿。

  旭日緩慢下落,縈繞在山間的云海被染成橘色,山間蒼翠青翠欲滴,嘆為觀止。

  周冉呆呆看著眼前的景致,置身其中,甚至忘了呼吸。

  人在自然面前,真的好渺小。

  (周冉番外.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