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66章 周越添番外(3)
  26.

  周越添沒有聽樓阮的回答。

  他知道。

  也篤定。

  篤定她不會因此遠離他。

  27.

  樓阮果然沒有遠離他。

  她還是和以前一樣,會和他一起回家,會笑著喊他的名字,甚至,會為了他和她弟弟吵架。

  “他不是壞人,你為什么要無緣無故打人啊?”

  徐旭澤抬眼瞪他,臉上還掛著彩,“我無緣無故打他?你自己問他我是無緣無故嗎?”

  樓阮看著徐旭澤:“那還能是他先動手打你嗎,他不是那樣的人。”

  “他不是那樣的人我就是嗎?”徐旭澤氣笑了,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啊對對對,我確實是,我今天不打死他我就不姓徐!”

  他說著就要上前,但卻被樓阮拉住了。

  徐旭澤被她一攔,更生氣了,“你還護著他?!你能不能搞清楚,到底誰和你住同一屋檐下?”

  “樓阮,你能不能離他遠點啊,我真無語!!”

  周越添站在樓阮身后,眸色暗了一瞬。

  樓阮來之前,徐旭澤在和身邊的人說話。

  【我真無語,這個周越添看上去也不怎么樣,長得又不怎么樣,她看上他什么啊?】

  【我回家和她說說,讓她以后少和這人來往,無語死了。】

  【眼光真有夠差的,高中部校草不是謝宴禮嗎,我見了一次感覺長得比他好看多了啊,她到底怎么看人的,我是不是得跟我媽說說給她配個眼鏡?】

  ……

  樓阮沒來之前,確實是他先動的手。

  但現在她已經來了,就站在他身邊護著他。

  周越添站在她身后,微微抬了抬眼。

  ——你想讓她離我遠點?她不會。

  28.

  樓阮當然還是沒有遠離他。

  但從那天起,周越添和徐旭澤每見一次,都要互翻八百個白眼。

  七百九十九個都是徐旭澤翻的,最后一個是周越添。

  周越添白眼翻得雖然少,但每次見到了,都會反常地挑釁兩句。

  徐旭澤在初中部,周越添在高中部,兩人相隔一道中門大街。

  中門小吃街是一中學生最常去的地方。

  他們總會在中門遇到。

  徐旭澤買個烤串一轉身,周越添和程磊他們就在身后。

  周越添語氣平靜,“樓阮怎么還沒回來,給我買個奶茶那么長時間。”

  ……

  下雨天,徐旭澤推開奶茶店的門,周越添就撐著和樓阮一模一樣的傘站在外面。

  周越添掃他一眼:“沒傘啊?我這把給你吧,反正也是你姐的給我買的,你回家給她吧。”

  ……

  下午放學,徐旭澤因為打球出來完了,一出門就看到周越添和樓阮一起走出中門,樓阮還在對著他笑。

  ……

  有次中門相遇,邵崢實在忍不住,“你說你老逗他干什么,就一小孩子,別哪天又打起來了。”

  周越添手插在口袋里,語調淡漠,“有意思。”

  29.

  高中畢業。

  畢業典禮,很多學生家長都來參加了。

  學校小廣場設立的展示牌前簽滿了名字和高三學生的愿望。

  周越添家里沒人來。

  樓阮家也是。

  但不知道為什么,樓阮一直沒出現。

  周越添坐在長椅上,看著學校里人來人往。

  不遠處的程磊不耐地擺手,“哎不要了不要了,花不拿了。”

  邵崢媽媽拍著他不知道在說什么。

  周越添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又熄屏繼續坐著。

  也不知道反復看了幾次時間,邵崢和程磊才陸續過來。

  程磊坐了下來,手上捧著一簇向日葵,是他媽帶來的。

  他隨手翻騰了一下手上的花,“樓阮呢,幾點了還沒來。”

  邵崢看向了前面,已經站了起來,“來了,走吧。”

  “怎么還帶花了,誰給她的。”程磊跟著起來,又低頭看周越添,“不會是給你的吧?”

  今天不止是家長會送花,同學之間也會送花。

  他不覺得樓阮家里人會送她花,也不覺得樓阮會收別人的花。

  周越添抬起眼睛,視線落在她身上,站了起來。

  樓阮背著書包跑了過來,懷中抱著一束清雅的茉莉白玫,“等很久了嗎?”

  “沒,剛跟我媽說完話,煩死了。”程磊肩上挎著包,低頭看她懷中的花,“這是什么,給周哥的?”

  周越添眼睫垂落下去,視線落在了她懷中那束花上。

  樓阮抱著花,有些茫然地“啊”了聲,她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花,看到了自己散開的鞋帶,“什么啊,我給自己買的。”

  “幫我拿一下。”

  她抬起手。

  周越添伸手接了過去。

  樓阮蹲下去系鞋帶的瞬間,他低了低頭,輕嗅茉莉白玫的淡香。

  30.

  高考出分。

  一中出了兩位狀元,文科狀元周越添,理科狀元謝宴禮,還有美術聯考全省第一樓阮和播音主持與廣播電視編導聯考考第一名,拉了好幾條橫幅在學校門口,好不風光。

  周越添成績不錯,周父很高興,對他和顏悅色了不少,甚至還親自回家替他報了志愿。

  京江大學商業管理。

  那一陣子,周父走到哪里都會帶著周越添,逢人就說他的兒子成績不錯,沒送出國就在國內參加了高考,還拿了個省狀元,他們周氏以后不愁了。

  周越添坐在酒桌上,對著一群不認識的人伯父叔叔地喊著,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淡。

  31.

  大學,四個人都不在一個學校,聯系變得少了起來。

  周越添偶爾也會看華清的信息,但從來沒去過。

  大一的時候,有天晚上樓阮忽然說要搬出去住。

  周越添站在包廂外看了一眼,回了句搬家公司找好了嗎。

  還沒等到回復,包廂里的人就在催了,他只能放下手機回去。

  等再出來,樓阮已經搬完了。

  他低頭翻看聊天記錄。

  邵崢:【搬出去,現在?】

  程磊:【八點多了,搬完最少得十點,折騰什么】

  樓阮沒回。

  周越添退出去,樓阮給他私發了消息。

  她拍了條小視頻,邵崢和程磊都在。

  程磊一邊把紙箱抱進門一邊抱怨,“就這點東西有什么可搬的,無語。”

  邵崢背對著鏡頭,正在挪箱子。

  她后面還回了句:【搬好啦,別擔心】

  周越添隨手回復:【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