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65章 周越添番外(2)
  4.

  周越添從來不是喜歡管閑事的人。

  但那一天,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態,管了一檔子閑事。

  他逆著光,冷冰冰站在巷子口,眼神陰郁地嚇人,“叫什么,誰沒人要?”

  那雙眼睛冷得可怕。

  寒意順著脊背蔓延而上。

  幾個男生的笑意凝在臉上,愣了一下,連他是誰都沒問一句就跑走了。

  面前纖細白皙的女孩也愣住,站在原地打量他。

  也不知道是怕還是怎么,她遲疑著半晌沒說話。

  周越添掃了她一眼,“你不會罵他們?”

  “……”

  “他們人多,罵不過就打,抓著一個往死里咬,不會嗎?”

  她抬著眼睛看他,眼睛還是紅紅的,也不知道聽進去沒有,懵懵地點頭。

  周越添掃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5.

  他走著走著,身后就有人噠噠噠跑了上來。

  周越添一回頭,是樓阮。

  她跑得滿頭是汗,見他回頭才停下來。

  周越添語氣算不上好:“你跟著我干什么。”

  樓阮抬起手,遞給他一盒牛奶,黃色的包裝,是香蕉味的。

  “這個給你,”她抬著手,嗓音沁甜,“謝謝你。”

  6.

  周越添沒接那盒香蕉牛奶。

  樓阮頓了頓,默默收回了手。

  7.

  周越添跟在老師身后踩上臺階,走上京北一中初中部三樓。

  他目光掃過初一二班的牌子,眼前閃過一張臉。

  他跟在老師身后,沒有過多停留,只是越過初一二班門口的時候,有雙漾著光的眼睛望了過來。

  驚愕,又有驚喜。

  周越添沒看太清,跟著老師走了。

  他坐在了初二二班,她的隔壁。

  班上的同學還是和以前班上的同學一樣熱情。

  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8.

  在新學校第二天見到樓阮,是周越添入學第五天,去做早操的時候。

  他被幾個人簇擁著,回頭一看,她一個人在往前走。

  樓阮似乎沒想到前面是他,在他回頭的瞬間愣了一下,抬起手朝著他揮了揮,眉眼也跟著彎了起來。

  周越添沒什么反應,慢慢轉了頭。

  9.

  初二一班和初二二班當然排在一起。

  前面幾天做早操的時候,周越添沒怎么注意。

  但今天他一抬頭就看到了她。

  站在隊伍前列的位置,扎著馬尾,柔軟的馬尾隨著她的動作一晃一晃。

  在一眾敷衍的同學里,她顯得格外認真。

  每個動作都做得很到位。

  蹦蹦跳跳,像只兔子。

  周越添看了一會兒,低頭笑了聲。

  10.

  匆匆幾面,沒說過幾句話,這是他們全部的交集。

  在學校的時候,周越添身邊總是有很多人,偶爾遇到樓阮也只是看一眼,她對他笑笑,揮揮手,再無其他。

  11.

  大雨。

  周越添坐在車里看著窗外,一把粉色的小熊雨傘出現在模糊的雨里。

  這把傘他見過。

  不管晴天雨天,它都別在樓阮書包一側。

  但這種風大雨大的天氣,有傘也沒用。

  “前面停車。”

  黑色的車子停在了路邊,雨水砸在地上,嘩啦啦地響。

  車窗緩緩搖下,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樓阮,上車。”

  12.

  上車后也只有寥寥幾句話。

  “謝謝,其實我可以自己走…”

  “家在哪。”

  “……郁林路17號。”

  “順路。”

  13.

  從那天起,上學放學的路上,他們好像總會遇到。

  兩人都不是話很多的人,大多都是一前一后沉默著走回家。

  這天,他們和往常一樣沉默著回家,路過巷子口的時候,里面傳來聲音:

  “聽說他媽以前是大學生,在ktv當服務員,然后被他爸看上了……”

  “他爸前妻盛湖地產的千金,周越添他媽拿什么和人家比?姿色嗎?他爸在外面可不知道養了多少年輕小情人。”

  “還真當自己是什么周家繼承人了,呵呵,也不看自己幾斤幾兩。”

  “等他爸膩了他和他媽馬上就得被掃地出門,拿什么和盛湖地產的外孫比啊?”

  ……

  不知道是誰的步子先止住。

  周越添臉色煞白,他沒有第一時間去看巷子里正在說話的人,而是先轉頭看向了身旁的人。

  她聽到了。

  她也知道他家里是什么情況了。

  她知道他比不上盛湖地產的外孫,完全沒可能繼承家產,會不會……

  樓阮手邊沒什么東西,她伸手抽了書包上那把雨傘,狠狠砸了過去。

  巷子里的聲音立刻頓住。

  他們一抬眼就看到樓阮和周越添站在外面。

  樓阮看著他們開口,“和你們有什么關系?”

  “別人家的家事,和你們有什么關系?”

  14.

  周越添走進巷子,撿起了那把小熊雨傘。

  也不知道她使了多大的勁,傘已經被砸壞了。

  他沉默著帶著拿把傘走出來。

  樓阮的注意力不在傘上,她抬著眼睛看他,“你別聽他們的,有的人就喜歡說別人閑話……”

  “嗯。”他點頭,又說,“傘壞了。”

  樓阮這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傘,伸手握住另一端,想把它拿走,“沒事。”

  周越添拉著另一端,沒放手,低著頭說,“我賠給你。”

  “我買一把新的給你。”

  15.

  從那天起,他們好像更熟悉了。

  幾乎每天放學都一起回家,直到高中。

  高中他們沒分到一個班,剛開學的時候,樓阮他們班總喜歡搞些活動,他們時間不一,不再一起回家。

  16.

  周越添在班上認識了兩個新朋友,一個叫程磊,一個叫邵崢。

  邵崢想和他一起回家打游戲,周越添抿了抿唇,安靜地整理書本,直到門口有人出現,才抬起手把書都裝進去,和他們一起出了教室門。

  樓阮見他身后跟著兩個人,“這是……”

  “同學,”周越添開口,“邵崢,程磊。”

  “……哦,你們好,我叫樓阮,隔壁班的。”她輕聲說,“我是周越添的朋友。”

  17.

  他們又開始一起回家了,只不過,兩個人變成了四個人。

  周越添話不多,邵崢總是低頭看游戲機或手機,也不怎么抬頭。

  回家路上的話幾乎都是程磊和樓阮在說。

  “他們布置作業能不能想想還有別的科目,一門一門加起來我得寫到幾點?”

  “我腦子又沒他們那么好,寫的也沒那么快。”

  “你們班作業多嗎?”

  樓阮輕聲回答:“還可以,不是很多。”

  她說著就開始盤算起來,語文什么什么,數學什么什么,英語什么什么……

  程磊聽得頭皮發麻:“這還不多,這比我們班還多!”

  “你這晚上得寫到幾點去啊。”

  樓阮茫然了一瞬:“……八點就寫完了啊。”

  “八點?這么快,我得寫到十二點!”

  ……

  他們說了一路,最后也不知道怎么說的,三個人的作業全都歸樓阮了。

  18.

  高一寒假。

  四個人約好去圖書館寫作業。

  周越添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雪,正準備出門,就聽到樓下吵吵鬧鬧砸東西的聲音。

  他放下東西下樓,是周父。

  他喝多了酒,被秘書攙扶著坐下。

  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看起來臉色很差。

  周越添還沒走下去,就看著喝多了酒的男人一把掀開端著水的女人,玻璃杯砸在地上,水花四濺。

  “水都端不穩,我要你干什么,養條狗都比養你……”

  他一邊說一邊抬起手,那掌眼看著就要落在女人身上。

  周越添跑過去,結結實實挨了下來。

  周父動作很大,這一巴掌甚至打得周越添甚至有些耳鳴。

  紅印很快浮現出來,臉頰下方,靠近下顎的位置火辣辣得疼。

  “小添,小添……”被擋在身后的女人怔住,眼中瞬間蓄出眼淚,伸手去拉他,要看他那邊臉。

  “媽,”周越添聲音很穩,“你先上去,我來照顧。”

  因為喝了酒,周父站不住,又跌坐回了沙發上。

  他瞇著眼睛看面前的兒子,“好,好好好……”

  “你還敢替她擋。”

  他抬起手,手邊一串鑰匙扔了過來,擦著周越添的脖子砸在地上,發出突兀的響聲。

  客廳里安安靜靜,傭人們都知道周父喝酒后會變得易怒無常,都站在角落里不敢上前。

  周越添回頭看他們,“水。”

  安靜了好一會兒,客廳里才終于有了動了起來。

  19.

  安頓好周父已經是幾個小時后的事情。

  樓阮最后一條消息已經是半小時前了:

  【你還來嗎?是不是睡著了……】

  周越添回了消息:【睡著了,就來。】

  他回到房間,看到了自己右半邊臉清晰的指痕。

  他找了條圍巾,遮住了大半張臉,又找了只口罩,背上包就推了門。

  門外是妝都被哭花了的女人,她手上拿著冰袋和藥,見他似乎要出門,“小添,都這么晚了你還要出去?”

  周越添低頭看了一眼她端著的東西,伸手拿起了冰袋,把它貼在臉上,“有點事。”

  “小添,外面還在下雪。”

  “沒事。”周越添拿著冰袋,直接抬腳下了樓。

  20.

  周越添到的時候,圖書館已經關了門。

  樓阮他們三個等在外面昏黃的路燈下,一人捧著一杯熱可可,三個人一起縮著腦袋。

  樓阮第一個看到他,她拎著手上的熱可可朝著他揮手。

  漫天白雪下,她眼睛雪亮。

  “怎么才來啊,我們都快冷死了。”程磊忍不住說。

  “睡著了。”

  “冷嗎,給你這個,程磊買的。”樓阮抬起手,把手上的熱可可遞上來,“好像沒那么熱了。”

  周越添伸手接過去,“沒事。”

  程磊翻白眼:“人都快冷死在這兒了,我不管,你給我重新買個熱的!”

  邵崢合了合眼,說話都冒著白氣:“還買什么,幾點了,趕緊回家吧,冷死。”

  21.

  程磊已經回家了,周越添和邵崢看著樓阮進門后,一起轉了身。

  周越添隨手摘了口罩,寬大的黑色圍巾系在脖子上,臉頰下方,接近下顎處的指印若隱若現。

  邵崢眼睛一瞥,視線頓住,“你這咋了?”

  周越添抬手拉了一下圍巾,語氣很淡,“沒事。”

  大雪簌簌下落。

  周圍格外安靜。

  邵崢遲疑地看著他的側臉位置,沒說話。

  頓了幾秒,周越添才說,“我爸喝了點酒,沒事,別跟他們說。”

  22.

  高一下學期。

  謝宴禮這個名字忽然反復出現在每個人耳邊。

  什么周一學生代表講話,競賽拿了獎,打球特別好……

  周越添剛開始并沒有在意,直到有一天,他們四個一起回家,有個兩個女生一邊說著謝宴禮的名字,一邊越過他們。

  在聽到那個名字后,樓阮抬起頭看了她們。

  23.

  周五下午,一中籃球場。

  籃球場周圍坐滿了人,歡呼聲一陣又一陣。

  邵崢低著頭,全然不在意。

  程磊倒是往那邊看了一眼,好像也沒太在意,脫了外套說了句,“好多人啊。”

  周越添看著球場上的人,語氣平靜地開口,“這個謝宴禮,最近好像很有名。”

  程磊低著頭把剛脫下來的外套卷成一團,“確實,咱班女生都喜歡他。”

  24.

  夕陽將云層染成淡橘色。

  籃球場到處是人,幾乎都是來看謝宴禮的。

  樓阮坐在座椅上,抱著個巨大的透明水壺,咬著吸管吸了很大兩口,安靜看著球場上跑來跑去的人,又是兩口。

  程磊他們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她身后。

  邵崢直接跨過來在她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他低頭看著手機屏幕,沒說話。

  程磊從另一邊跨過來,掃了一眼球場上矚目的身影,“這個謝宴禮很出名啊,好像全校女生都喜歡他。”

  “軟軟妹妹,你不會也要拋棄我們越哥喜歡他了吧?”

  “你不會也被他迷住了吧?”

  周越添站在他們身后,聽到他的話后,視線從球場上收回來,落在了程磊身上。

  樓阮抱著水壺,轉過頭說,“怎么可能,我只喜歡周越添。”

  25.

  樓阮說了那句“我只喜歡周越添后”,周越添毫無表示。

  還是和往常一樣,和他們一起回家,偶爾一起在學校附近吃個飯,對樓阮還是和以前一樣,沒什么特殊的。

  他們在籃球場說話那天,人很多,聽到的不少。

  也不能說是流言四起,只能說有人在說這件事。

  是程磊第一個提起的。

  周越添聽到了。

  他們在外面等他值日的時候在說。

  程磊:“他這個態度,應該是不喜歡你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