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48章 帖子也給我看啊?
  樓阮睜大眼睛看他,“真的?”

  謝宴禮點頭,“真的。”

  樓阮保持著那個姿勢看他,有點不可置信。

  她倒是一點不擔心謝宴禮答應了她不看然后去看,這一點她還是相信他的。

  但是,這是正常人類能擁有的忍耐力嗎?

  這也能忍住不看的嗎?

  “不過…”謝宴禮頓了頓,忽然笑,“夫人,我都這么聽話了,夫人就不給我點獎勵嗎?”

  樓阮:“?”

  很好,她就知道。

  生意人絕不會吃虧。

  她靠在他懷里,抱著他的脖子,雙手交疊,“你想要什么獎勵。”

  謝宴禮薄唇輕勾,笑容炫目,“樓下的娃娃機,給次機會?”

  “夫人之前沒說要怎樣才能抓娃娃。”他又說,“我其實有點發愁。”

  “你準備的要是抓不完,那我讓人準備的那些禮物就不能放進去,這樣下去,夫人會很吃虧。”

  “會損失一大堆禮物。”

  他說得正義凜然,好像真的是在替她考慮似的。

  樓阮被他抱進了洗手間。

  她踩在了柔軟的地毯上。

  謝宴禮甚至還伸手替她接了杯水,擠好了牙膏。

  “夫人請,”他把牙膏和杯子遞給了她,“洗漱完就可以吃飯了。”

  “給你煮了南瓜甜粥,洗好下去應該就好了。”

  樓阮站在洗漱臺前看著鏡子里的他,猶豫了一下問道,“要是不給你抓娃娃的機會,你就會看帖子嗎?”

  站在身旁的人輕輕挑眉,他垂頭輕咬了下菲薄殷紅的唇,唇瓣泛起誘人的色澤。

  謝宴禮伸出手,冷白的指骨隨意搭在洗手臺上,“當然不會,這不是和夫人交易,也不是威脅,只是討賞。”

  “解釋權歸夫人所有。”

  “夫人愿意我看,我就看,不愿意我看,我就不看。”

  “娃娃機也是一樣,愿意我抓,我就抓,不愿意我抓,我就不抓。”

  -

  樓阮坐在了餐桌前。

  餐桌上,金燦燦的泛著香甜味道的南瓜甜粥擺在面前,旁邊還有油條和煎餅。

  他甚至還調了一小碟料汁給她,以防她覺得雞蛋煎餅味道太淡。

  樓阮被他這一通操作搞得心里不是滋味起來。

  腦子里一會兒是他在洗漱臺前認真說“解釋權歸夫人所有”的樣子。

  一會兒是他在廚房里忙來忙去給她把做好的食物端出來的樣子。

  她好像對他很差,帖子也不讓他看,娃娃機也不給次機會讓他抓一下……

  樓阮低頭喝了口南瓜粥,很甜,但又不至于太過甜膩。

  她捏著勺子,看了一眼對面正在慢條斯理進餐的人。

  他看起來好像完全不受那些事的影響,見她看他,還抬眼對她笑,詢問甜粥的味道如何。

  “怎么樣,味道還行嗎?會不會太甜。”

  樓阮搖搖頭,“正好。”

  她看著他低下頭繼續吃東西,眼角眉梢都好像帶著笑。

  樓阮看了幾秒,也低下頭開始吃。

  快要吃完的時候,樓阮才不經意地喊了聲,“謝宴禮。”

  “嗯?”他手上捏著勺子,抬起眼睛看她。

  樓阮聲音低了些,“……給你一次機會。”

  謝宴禮好像沒反應過來似的,保持著那個姿勢沒動,像是認真在想什么機會。

  樓阮手指落在瓷碗邊緣,輕輕抿唇,轉頭看了一眼客廳里那只巨大的粉色娃娃機,“抓娃娃。”

  謝宴禮順著她的過去看了過去,眉梢輕輕挑起來。

  他的夫人,果然是全天下最心軟的小女孩。

  “好,”他像不怎么意外似的,低下頭繼續喝粥,“那我吃完飯就可以抓了?”

  “嗯,”樓阮定定看著他,像是鼓起了很大勇氣似的,她低下頭,湯勺微微戳了戳碗底,發出細微的響聲,她聲若蚊吶,“帖子,也可以看。”

  謝宴禮驀地抬起了頭。

  樓阮又小聲重復了一句,“帖子也可以看。”

  坐在對面的人這才笑起來,“帖子也給我看啊?”

  “……嗯。”

  “不是說有很多我不能看的東西嗎。”

  “……是有一些。”

  “那也給我看?”

  “嗯。”

  謝宴禮勾起唇角,身子微微向后靠去,懶洋洋道,“那我可要好好想想,吃完飯是先看帖子還是先抓禮物了。”

  樓阮捏著勺子的軟白手指緊了緊。

  不管是哪一個,都很折磨人。

  碗里的南瓜甜粥已經見了底,她捏著勺子,輕輕剮蹭著碗壁,有些粘稠的金色甜粥匯聚在勺子里,樓阮低下頭,喝掉了最后一口。

  甜味在口中彌漫開來。

  謝宴禮身子微微前傾,雙手交疊,手肘落在了桌上,輕輕挑著眼尾看著她,問,“這兩樣,有指定順序嗎?”

  “誰先誰后,有順序嗎?”

  樓阮放下手中的小湯勺,她端著小碗站起來,瞪他一眼,“沒有!隨你,這個不需要請示!”

  謝宴禮抬眼看著她,眼底笑意更加燦爛,完全被她可愛到了。

  他看著她端起小碗走進廚房,垂下眼睛重新拿起了勺子,音量微微放大了些,讓廚房里的樓阮聽到:

  “那我就先看帖子。”

  廚房里,樓阮剛剛拉開洗碗機的門。

  她把那只小碗放了進去,臉頰微紅了兩秒,又重新關上它,走了出去,重新在他面前坐了下來。

  謝宴禮吃飯的速度明顯比剛剛快了些。

  那碗甜粥他是端著碗直接喝完的。

  全都解決完后,他又把碗碟拿進廚房,放進了洗碗機里,這才慢條斯理走出了廚房。

  樓阮正坐在那里抬眼看著他。

  她微微抿著唇,看起來像是有些忐忑。

  “我忽然想起來,我好像要出門一趟……”她小聲說。

  說完后就站了起來,也不等謝宴禮說什么,又抿了抿唇,跑過來抱住他的腰,“……你看完不許笑我。”

  被抱住的人忍不住低低笑了聲,伸手攬住她的腰,“夫人這么緊張,看來確實有很多我不能看的。”

  他想了想,垂下眼睛說,“要不這樣,我只看我能看的部分,不能看的部分不看?”

  樓阮認真想了一下這件事的可行性,得到的結論就是沒什么可行性。

  “……沒必要,直接看吧。”

  謝宴禮挑起眉梢,“行,那我看完,一定不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