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46章 老公,我餓了
  徐旭澤恍恍惚惚地抬頭,“也有這個可能吧。”

  他們也有可能,早就暗度陳倉,珠胎暗結……什么啊!

  他們那個時候根本就不認識啊!

  樓阮那會兒還樂滋滋往周越添跟前跑呢!

  岑俊其實也不知道情況,還在一旁點了點頭,“終于修成正果了,真好啊。”

  徐旭澤抿了抿唇,忽然說,“但是也有可能,他倆那會兒,還不認識……”

  “實不相瞞,他倆應該沒認識多久。”

  其他人:“?”

  -

  家里。

  樓阮抿唇看著謝宴禮的動作。

  他手指上的藍色蝴蝶泛著濃艷的顏色。

  落在娃娃機上的手指微動,最后按下下爪按鈕。

  樓阮眼睜睜看著一只漂亮盒子落了出來,她嘴唇輕輕抿了抿,眼睜睜看著謝宴禮沒有彎腰去拿,又一次操縱娃娃機,繼續抓了起來。

  他今天要把兩次機會都用了……

  樓阮輕輕吸了吸鼻子,眼看著又一只漂亮盒子落了下來。

  兩次機會都用完后,謝宴禮終于松開了落在操縱桿上的手,俯身去摸那兩只漂亮盒子。

  兩只盒子都是輕飄飄的,沒什么分量。

  謝宴禮把它們撈上來,狹長的黑眸輕輕瞇起,“不知道這次是什么…”

  樓阮輕輕抿唇,盯著他手上那兩只漂亮盒子干笑了一聲,“是啊,是什么呢。”

  謝宴禮勾起唇,“上次的,我很喜歡。”

  說著,他又轉了身,掂了掂手上的漂亮盒子,“這次的也會喜歡。”

  樓阮抬起頭,看著身形修長的人帶著那兩只漂亮盒子走到沙發邊坐下,她走過去,“你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呢。”

  謝宴禮垂著長睫,已經開始拆盒子了,他動作慢條斯理,語調不緊不慢,“夫人送什么我都喜歡。”

  “哪怕是一張破紙?”樓阮站在他身邊,看著他手上的動作問道。

  “哪怕是一張破紙。”謝宴禮說著,手上的盒子已經被拆開了,他垂著眼睛看下去,動作忽地一頓,菲薄的唇緩緩抿起來。

  然后,耳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

  樓阮微微伸了伸脖子,往盒子里看了一眼,看到了一片紅色。

  她想起來了,是圣誕元素的戰袍……

  樓阮抿住唇,緩慢地轉身,試圖不經意地離開,但人還沒徹底轉過去,謝宴禮的聲音就在身后響起。

  他低低笑了聲,抬起頭看她,“夫人。”

  “或許,我可以提前過圣誕嗎?”

  樓阮轉過身看他,眼睫下意識眨了眨,像受驚的小動物,她臉頰微微鼓了一瞬,軟聲說道,“……謝宴禮,現在才六月!”

  哪有提前這么長時間的!

  謝宴禮輕輕點頭,他放下了手上那只裝著圣誕戰袍的漂亮盒子,“好,那我們看看這只里面是什么。”

  冷白明晰的指骨已經落在了另一只盒子上。

  他拆盒子的速度明顯比剛才快了些,“除了圣誕和小貓,還有別的元素嗎?”

  樓阮是默默蜷起手指,臉頰可疑地紅了下。

  謝宴禮手上的那只盒子很快就被拆開了。

  那個角度,樓阮有些看不到里面是什么。

  她有些緊張地看著謝宴禮。

  對方緩緩抬起頭,“看來我運氣不錯。”

  樓阮看著他似笑非笑的漆黑雙眸,微微沉了口氣,看起來十分冷靜,“……怎么個不錯法。”

  謝宴禮勾了勾唇,指骨明晰的手指伸進盒子里。

  粉白色的貓貓戰袍被他勾在手指上。

  那雙纖長的黑睫再度抬起,眼睫下是帶著鉤子的眼:

  “集齊一套了。”

  ……

  深夜。

  洗完澡的謝宴禮躺下來,他伸出手,輕輕扣住樓阮的手,垂眼親吻她白皙的額:

  “小貓咪。”

  樓阮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推他。

  環著她的人在黑暗中輕笑,“晚安。”

  他好好把人卷進懷里,呼吸間盡是她發絲間淡淡的玫瑰花香。

  -

  第二天。

  樓阮還沒醒。

  謝宴禮任她躺在懷里,他垂眼碰碰她前額的碎發,又垂著眼睛輕輕親吻,側躺著看夠了,玩夠了才伸手從一旁拿出了手機。

  在他打開微博的瞬間,樓阮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

  她嗓音有些啞,腦袋往前湊了湊,“在看什么?”

  “嗯?”謝宴禮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湊過去親她,“微博。”

  他頓了一下又說,“好多人艾特我。”

  “……這不是正常的嗎。”樓阮有些疲倦地閉上了眼睛,她靠在他懷里,手指都沒什么力氣。

  這都是昨天,謝宴禮太放肆的后果。

  上次明明說不會了的,最后還是……

  而且她昨天從下面被抱著上來的時候,真的很……

  樓阮呼吸清淺,還想再睡一覺。

  “不啊,”謝宴禮攬著她的肩,隨手滑動手機屏幕,“他們在艾特我看一個……感情帖?”

  樓阮還是閉著眼睛,迷迷糊糊:“……哦。”

  謝宴禮手指滑動了一下,“放棄追了十幾年的男生后,我喜歡上了閃婚老……”

  躺在他懷中的樓阮驀地睜開了眼睛。

  謝宴禮還沒有發現,他垂著眼睫,正在專心致志看著手機屏幕,看到最后,他蹙了下眉,“怎么跟那種新媒體小說推送一樣。”

  “他們都讓我畫這個,我看看……”

  謝宴禮還沒點進去,一只嫩白的手就從被子里伸了出來,拿走了他的手機。

  他手指一空,垂下了眼睛。

  樓阮動作很快,已經把他的手機藏到了身后,她抬著眼睛,軟甜的嗓音摻了微啞,語氣可憐巴巴,“老公。”

  謝宴禮一瞬間有些恍惚,“……嗯?”

  樓阮抬著眼睛,語氣還是可憐巴巴的,“我餓啦……”

  “想喝粥,甜粥。”

  “可不可以?”

  她還是比較少和他提條件的。

  而且昨天,他確實還是過分。

  醒來以后不僅沒提一句昨天的事,還態度這么好的嗎?

  謝宴禮幾乎沒有遲疑,他翻身起床,“好,我出去給你買。”

  出去?

  出去肯定要帶手機的……

  樓阮捏著他的手機,抬著眼睛,聲音越發嬌了,“我想吃你做的~”

  謝宴禮站在床前看她,盯著看了兩秒后才點了頭,“好。”

  頓了兩秒,他沒走,又看著她問,“我的手機?”

  樓阮裹著被子,只露出一張小臉,抬著眼睛,略微有些警惕地看著他,“要手機干什么?”

  謝宴禮漆黑的眼眸中染上墨色的碎光,語氣慵懶帶笑,“搜搜教程,學習一下甜粥怎么做更好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