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44章 [微改]都是我對你的炙熱告白
  徐旭澤被送回了學校。

  下了車以后,他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摸出手機,在角落里打開了八百年沒有用過的微博。

  初始頭像,用戶id就是初始的手機用戶xxxx。

  關注列表有一百來號人。

  這些人好像是他最開始注冊微博的時候的推送關注。

  他點進關注列表,熟練地搜索酸橘。

  倒是搜出了一個用戶。

  不過她的微博id并不是酸橘,而是甜橘。

  “甜”字還被標了紅。

  頭像還是熟悉的畫風。

  是這個。

  樓阮的頭像一直都是她自己畫的,她這畫風雖然說不上獨特,但在他的關注列表里也算獨一份了,不算難認。

  難怪謝宴禮叫她甜橘老師……

  徐旭澤再次想起車上那句甜橘老師,還是會覺得頭皮發麻。

  他眉頭皺了一下,點進了樓阮的微博主頁。

  他一路刷下去,覺得三觀都受到了震懾。

  “我先生……好家伙,好家伙……”徐旭澤表情有些扭曲。

  還挺甜。

  簡單翻了一下樓阮最近的新微博,徐旭澤又退了出來。

  正準備把手機裝回去回宿舍的時候,電話來了。

  陌生號碼。

  徐旭澤接起電話,“喂,你好。”

  對方的聲音十分熟悉,是他前不久剛剛在車上聽到過的。

  隔著電流,謝宴禮的聲音依舊讓他頭皮發麻。

  每聽到一次,他都會想起那句“甜橘老師。”

  謝宴禮嗓音淡淡,隱約帶著笑意,“這是我的手機號碼。”

  徐旭澤:“……哦,行。”

  電話另一頭的人又說,“我加了你微信。”

  徐旭澤抬了抬眼,微信?

  謝宴禮還用微信?

  嗯,應該也是用的,畢竟是人嘛。

  不過他覺得這種人用微信應該就是那種霸總標配黑色頭像,或者白色頭像,或者什么風景頭像,然后朋友圈干干凈凈一條沒有,僅用來聯系。

  徐旭澤點點頭:“行,我等會通過。”

  謝宴禮“嗯”了聲,淡淡留下一句“有什么事可以找我”,然后就掛了電話。

  徐旭澤存了下謝宴禮的電話,又一邊走一邊吊兒郎當打開了微信。

  好友申請那里有個黑色頭像。

  哈,果然。

  霸總標配黑色頭像。

  徐旭澤點了通過,打了個備注完事。

  甚至沒有什么興趣多看一眼。

  他隨手把手機丟進口袋,瞇著眼睛晃晃悠悠往宿舍挪了。

  -

  車子停在了地下停車場。

  小秦早就下車了。

  車上只剩下了他們兩人。

  謝宴禮掛了電話,手指劃過懷中人的臉頰。

  他垂下眼睛,指腹輕輕蹭過她柔軟的唇瓣。

  樓阮直接張開嘴一口咬住。

  手指上莫名多了個牙印,謝宴禮也沒生氣,反倒笑了笑,把人抱起來,讓她雙腿跨在他腿上坐下。

  “甜橘老師現在對我很兇。”

  樓阮坐在他腿上,瞪著他說,“誰讓你說那個!”

  剛剛車上有人她都沒好意思說!

  謝宴禮低低笑了聲,雙手環著她的腰,在逼仄的空間里抬眼看她,“我說什么了?”

  “……就那個,炙熱告白。”樓阮臉又悶紅起來。

  她在家里,只有在那匯總時候的時候才一遍一遍說過喜歡他……

  “我說得不對嗎?”謝宴禮看著她,眼睫垂下來,好像還挺委屈,“我是如實說的啊。”

  “那夫人在家,確實沒怎么炙熱告白過……”

  樓阮推了推他,“我沒有嗎?”

  這人怎么睜著眼睛說瞎話!

  “你有,”謝宴禮笑了笑,伸手把她按在懷里,“但是還不夠多。”

  樓阮腦袋被按了進去,耳尖就貼在他心口,靠在這里,她可以清晰地聽到他的心跳聲。

  謝宴禮喉結輕輕滾動。

  他清潤的嗓音落下來:

  “今天夫人說的,我很喜歡聽。”

  樓阮在他懷中抿起唇。

  隨后小臉被扳起來,她被迫抬頭看他。

  那雙漆黑的眼眸中染著瀲滟的碎光,他眼眸含笑,聲音輕而認真:

  “不過我,不會讓夫人死在這樣車上的。”

  樓阮輕輕合了合眼,抬眼封住他的唇。

  逼仄的空間中,她手指從他肩上落下來,落在了他漂亮飽滿的喉結上。

  指腹輕輕擦過對方黑色的衣領,蹭到了冷白精致的鎖骨。

  描繪蝴蝶的位置被她擦了過去。

  短促的吻暫停,她抬著眼睛看他,眼睫纖長,“謝宴禮。”

  “……嗯。”

  “這些,都是我對你的炙熱告白。”

  嫁給他以后,她畫的每一幅畫,都是對他的炙熱告白。

  她手指又輕輕落在了喜歡的喉結上,感受那里輕滾的觸感。

  謝宴禮低低笑了聲,垂眼輕輕觸碰她嬌嫩的唇瓣,蜻蜓點水地問,“嗯。”

  “這些我喜歡。”

  他頓了頓,視線落在她唇瓣上,“但夫人親口說的,我也喜歡。”

  “能不能都,多來一點?”

  樓阮坐在他腿上,仰著頭輕咬他的唇瓣,“不能。”

  她手指落在門扣上,車門倏地被打開。

  在謝宴禮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翻身下了車。

  等到謝宴禮轉頭的時候,她人已經站了車下。

  “你想得美!”樓阮站在車下,雙手叉腰道,“以后……那個時候,我再也不說喜歡你了!”

  坐在車上的人衣衫整齊,他保持著那個姿勢轉頭看著她,眉梢輕挑了一下。

  樓阮站在那里沒走,見他不動,臉頰微鼓了一下。

  像是又心軟了。

  她頓了一下,“你先下來。”

  今天周越添忽然出現,她其實也是有些心虛的。

  謝宴禮盯了她兩秒,終于下了車。

  車門被他反手扣上。

  她抿了抿唇,過來牽著他的手,抬起眼睛看他,“謝宴禮。”

  “嗯。”謝宴禮牽著她的手和她一起往前走,神色未變,他額前的碎發落下來,帶出一片陰影,發絲下的黑眸被長睫遮住,看不清情緒。

  樓阮歪頭看他,看不出他生氣了沒有。

  她捏了捏他的手,“我今天說的那個……”

  頓了兩秒,她合了合眼說,“我覺得有點中二。”

  樓阮牽著謝宴禮的手,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也不抬頭看人了,小小聲說道,“我覺得有點社死,所以才不想你聽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