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42章 錄下她對你的炙熱告白
  得了一大筆財產,但心里卻沒多高興。

  徐旭澤在家里的時候哭了一次,跟著樓阮他們坐車出來以后就恢復正常了。

  他坐在副駕駛上看了會兒手機,忽然說,“也正常。”

  樓阮和謝宴禮坐在后面,她抬起眼睛,只能看到徐旭澤的肩膀和側臉。

  她不知道他忽然說什么也正常。

  徐旭澤頓了幾秒說,“我們這種家庭,有阿姨有司機,沒人去參加家長會,沒人給做飯,也正常。”

  樓阮抬著眼睛看他的側臉,看他靠在前面腦袋晃來晃去。

  也知道他說的這個“沒人”是誰。

  以前學校開家長會的時候,別人的家長都會去。

  但他們家從來沒人去參加,不管是她的還是徐旭澤的。

  一般都是阿姨在家里給老師打個電話就結束。

  徐旭澤自己坐在前面,又說,“沒有親情也行,至少還有錢,總比什么都沒有強。”

  謝宴禮坐在樓阮身旁,也跟著一起抬眼看前面。

  他伸出手,很輕很輕地拍了拍樓阮的手,像是在安慰她。

  樓阮眼睫閃了閃,往他身邊靠了靠。

  謝宴禮伸手攬住了她,讓人靠在了自己懷里,沒說話。

  車子平穩地行駛。

  坐在前方副駕駛上的人安靜了一會兒,忽然又低聲說,“但是她為什么讓我沒事兒別去煩她啊?”

  “不至于吧,我有那么煩嗎,我在家都不敢大聲說話生怕吵到她,憑什么啊?”

  樓阮也想不到為什么。

  自她有記憶起,養母就是這樣的性格。

  她好像很不喜歡孩子,徐旭澤還是嬰兒的時候,她就不管。

  他們兩個一直是阿姨在管。

  她想了想,坐在后面輕聲說,“可能是,離婚了,想安靜安靜。”

  “她對徐俊彥又沒什么感情,有什么可安靜的啊!這么多年他倆能見幾面啊,和他離婚有什么需要安靜的……”徐旭澤坐在前面,腦袋耷拉下去,小聲說。

  這個,樓阮也不知道。

  徐旭澤的這些疑問,她也有。

  她以前經常會想,為什么養母對親生兒子也那么冷淡疏離。

  但這個問題她一直都沒想通。

  現在更想不通了。

  過了一會兒,坐在前面的人又抬了頭,他歪頭靠在窗戶上,看著車窗外的風景喃喃道,“算了,安靜就安靜吧,她想安靜就安靜……”

  -

  樓阮和徐旭澤興致都不高。

  所以他們就近找了家私房菜館吃飯。

  包廂里。

  謝宴禮垂著眼睛,慢條斯理地剝蝦。

  剝好的蝦全都落進了樓阮碗里。

  徐旭澤坐那兒嘎嘎干了兩碗,心情忽然好了不少,他抬起眼睛,掃了一眼坐在他對面的兩個人,忍不住開口,“嘖!”

  樓阮端著小碗,抬起眼睛看他。

  她和徐旭澤在外面一起吃飯的機會不多,以前都是在家一起吃。

  在家里的時候,他們吃飯的時候基本是不說話的。

  但一起在外面吃飯這兩次,她發現他好像挺喜歡吃飯的時候叭叭說一堆。

  “怎么。”她回了一句。

  徐旭澤給自己夾了菜,似有似無地嘆氣,“你這新婚生活不錯,真不錯,難怪愿意死這輛車上。”

  樓阮:“?”

  謝宴禮手上戴著一次性透明手套,手套下是那雙修長如冷玉似的手,他抬眼看徐旭澤和樓阮,不明所以。

  徐旭澤甚至還抿起唇笑了一下,歪頭想了一下,抬起手拖住臉,掐著嗓子學樓阮說話:

  “但我現在就愿意坐這輛車上,哪怕以后死在這輛車上,無所謂~”

  “無所謂誒~”

  樓阮:“……?”

  她看著坐在對面的人,慢慢放下手上的小碗,“你還吃不吃?”

  這人怎么回事兒啊?

  剛在家里的時候還在哭鼻子,下車的時候還靠著車窗emo鬧情緒。

  這才進飯館多久,這么快就好了!?

  這情緒管理是正常人能有的嗎?

  “有點飽了。”徐旭澤手上還捏著筷子,沒放手,目光落在了謝宴禮身上。

  樓阮:“不吃了就回去吧。”

  徐旭澤:“我不。”

  謝宴禮垂眸看身旁的人,她捏著筷子,睜大眼睛看著對面的人,看起來有些氣鼓鼓的。

  徐旭澤看了她一眼,低頭扒了口飯:“你自己說的,還不讓人重復嗎。”

  “……重復它干什么啊。”

  樓阮合了合眼,她說的那會兒還不覺得,現在回想一下,好中二……

  徐旭澤給自己倒了杯果汁,就著玻璃杯噸噸噸喝了一點半下去,“稀奇唄。”

  她以前別說對周越添說這種話了,就連個哭喪臉都不會給。

  周越添以前在她那里簡直比豌豆公主還金貴。

  人豌豆公主只是身體上的。

  周越添那是,你連個喪臉都不能給他。

  他對著周越添翻個白眼都能被她說兩句,什么你能不能別那樣對人家呀,能不能別老針對他啦……

  無語,真的無語。

  他現在想起來,白眼都能從十八層地獄翻到九重天。

  “稀奇什么……”樓阮生怕他再重復那句話,看著他快空了的杯子,“你吃好了嗎,好了我讓小秦送你回學校。”

  徐旭澤手指落在桌面上,指尖輕輕點了點,忽然看向謝宴禮,“我怎么就沒拿個錄音機給你錄下來呢……”

  樓阮:“你知道錄音機長什么樣子嗎?”

  他哪里用過什么錄音機。

  “哦,”徐旭澤往后靠了靠,糾正自己的發言,“我怎么就沒打開手機給你錄下來呢。”

  謝宴禮把剝好的蝦放進樓阮碗里,瀲滟黑眸掃過徐旭澤,視線又重新落回樓阮身上,如墨的眉目彎了彎,嗓音悅耳似春風,“說什么呢?”

  “給你錄下什么?”

  樓阮抬眼搖頭,“沒什么。”

  并不是很想讓他聽到那個中二發言。

  徐旭澤原本還只是覺得稀奇,現在見她這么不想讓謝宴禮知道,可來勁兒了。

  他唇角彎起來,笑容燦爛,“錄下她對你的炙熱告白。”

  樓阮:“?”

  告白。

  還炙熱告白……

  她盯著徐旭澤,嫩白手指都攥了起來。

  要是眼神能暗殺一個人,徐旭澤早就被暗殺八百次了。

  雖然感情不怎么樣,但到底同一屋檐下生活了那么多年,就不能得饒人處且饒人嗎?

  一定要她社死才行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