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41章 該你的就是你的
  徐旭澤隨手丟了那根棍子,手插進口袋,“還行吧。”

  雖然多了個弟弟,但一年到頭又不用見面,還能分到一大筆錢,心情還算可以吧。

  樓阮順著他手上動作看了一眼,那棍子挺粗。

  她沉默了兩秒,走上臺階,忍不住問,“……哪來的。”

  怎么還整了根棍子。

  徐旭澤:“樹上掉的。”

  其實是折的,為了恐嚇那個忽如其來的、老大不小的弟弟。

  他還特意把前面削細了。

  樓阮看了一眼那根棍子前面被特意削過的地方,伸手推開了門。

  屋子里安安靜靜,客廳里只坐著兩個人。

  養母和謝宴禮。

  養母背對著樓阮,長發披在肩上,正垂頭翻看著什么,她右手微抬,拿著一只精致的中古咖啡杯。

  有氤氳的熱氣從杯子里冒出來。

  謝宴禮坐在她對面,見她進來,緩緩抬了頭。

  他抬眼看著她,落在膝上的修長雙手交疊。

  樓阮安靜走進去,走到謝宴禮身邊,看著對面的人輕聲喊道,“媽。”

  她這才看到了養母在看什么。

  攤在她腿上的冊子上面印著珠寶圖案和報價。

  那一面的項鏈和戒指報價都在百萬左右。

  樓阮目光掃過去,印象中,養母似乎從來不戴這種款式的首飾。

  “嗯。”女人放下咖啡杯,抬起眼睛看了樓阮一眼,又回頭對徐旭澤說,“打電話讓律師過來。”

  徐旭澤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小聲嘀嘀咕咕,“律師不是都已經說清楚了嗎,怎么還讓他過來……”

  徐俊彥不愿意凈身出戶,他媽直接打電話叫了保安,徐俊彥和他朋友還有那個不知道有沒有上戶口的兒子只能出門。

  再然后,律師就進了家門。

  徐俊彥的賬單被一份一份打出來放到了面前,包括他給女朋友買過的珠寶。

  也不知道他媽請的人用了什么手段,珠寶能追回的追回,不能追回的讓徐俊彥折現打了錢。

  除了珠寶以外,徐俊彥名下的房產、股票、基金也都在接洽。

  徐俊彥昨天還帶著那小孩來了一趟,他躲在門后聽了個大概。

  他想要酒莊和公司,但他媽很強硬,酒莊不給,公司也不給。

  【要是不想被爆出丑聞影響股價,讓你那些好兄弟、好玩伴和整個徐家陪你,就老老實實把合同簽了,我可以放了其他人。】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你也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徐旭澤還是頭一次聽他媽用那種語氣說話。

  也不知道手上捏了徐俊彥什么把柄。

  他想,一定是比出軌更嚴重的事情。

  不然他絕不可能就這樣凈身出戶。

  徐旭澤摸出了手機,默默往旁邊挪了挪,撥通了律師的電話。

  樓阮抿起唇,輕輕拉住了謝宴禮的手。

  雖然她知道這個時候不該開口,但還是低聲問了句,“媽,爸爸……”

  “你不用見他。”坐在對面的女人伸手合上攤在腿上那本珠寶手冊,隨手把它放在桌上,聲線很平,“以后你沒爸了。”

  徐旭澤手上扣著手機,聽到這話后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這話說得,搞得好像以前有一樣……

  以前也八百年見不到一次啊。

  人家可是大忙人。

  樓阮:“……”

  謝宴禮扣著她的手指,很輕很輕地捏了一下。

  樓阮這才往后靠了靠,安靜了下來。

  看來是已經談妥了。

  她連養父的面也不用見了。

  徐旭澤播出的電話已經通了,他聲音很低,在這個家里,他說話也是這樣,輕聲細語,生怕吵到誰:

  “張律師,您好,您現在方便嗎,我媽想讓您過來一趟。”

  “好,好的。”

  他放下手機,老老實實和身旁的人交代:“張律師說他馬上過來。”

  徐母點了頭,面無表情地往后靠了靠。

  安靜等了十分鐘后,律師來了。

  對方帶著公文包,見面便拿出了財產分割合同。

  他低頭講著現在情況,徐旭澤聽了幾句后不可思議地抬頭。

  “媽,你這是什么意思?”

  他以為只是要分一下從徐俊彥那里拿到的錢讓大家開心開心,但現在這是什么情況?

  他們家所有的財產,都要分了?

  這是干什么,別人家分遺產才這樣分。

  他們家明明好好的,為什么要這樣啊?

  他不明白,也不理解。

  原本以為賣掉這個房子只是不想再和徐俊彥有什么關聯,搞半天這是連他也不想要了?

  律師被打斷后,聲音微頓了一下,順著徐旭澤的目光看向了徐母。

  她靠在沙發里,面無表情,“你成年了,該獨立出去了。”

  “……我,我是成年了,但我沒結婚啊,我還上大學呢媽,我同學和我一樣大,人家也都沒獨立出去啊?”徐旭澤滿臉不可置信,他完全不懂為什么這樣。

  又不是說他這么多年一直跟著徐俊彥過,他不是一直在這里陪著她的嗎?

  為什么和徐俊彥離婚連他也不要?

  “繼續講。”徐母蹙了下眉,對律師說。

  律師只能低下頭,繼續講。

  徐旭澤是一點聽不進去了,他就一直盯著他身旁的女人,直到律師講完才問,“你的意思是,我以后就自己過,沒事兒別去煩你……是這個意思嗎?”

  “是。”徐母眼睛都沒眨一下。

  “……媽。”樓阮看了徐旭澤一眼,見他眼睛好像紅了,低聲喊了一句。

  徐母抬眼看她:“你也有異議?”

  樓阮沉默了幾秒,低聲說,“我不要這些錢。”

  “你是徐俊彥走正規程序抱回來在這個家長大的的,該你的就是你的。”

  她像是有些累了,說完就站了起來,“我累了,張律,看著他們把合同簽了。”

  張律師安靜低了低頭。

  徐旭澤抬著眼睛看著徐母,看著她站起來走上樓梯,直到她徹底消失在視野中,隨后才轉過頭看律師,“她這是什么意思,和我斷絕關系,讓我拿錢滾蛋?”

  張律師:“……夫人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徐旭澤已經在克制了,但還是沒忍住,眼淚滾下來,他一把抹了,“不是,為什么啊?因為我是徐俊彥的兒子?”

  “可我不也是她的兒子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