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37章 你化妝了
  “等著急了嗎,”樓阮坐在后座看著外面,“快到啦。”

  電話另一頭,謝宴禮聲音有些悶,“怎么這么久…”

  聽著莫名有幾分可憐。

  樓阮動作頓了一下,腦袋微微歪了歪,靠在窗邊解釋,“路上遇到車禍了,我下車坐小秦的車繞了段路。”

  “……車禍?”

  謝宴禮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被酒意沾染的嗓音變得很低,很輕。

  輕到近乎聽不清楚,像在囈語。

  -

  京慶會館。

  銀色的車子停在門口。

  車門被打開,油畫似的裙擺落下來。

  小高就等在門口,一見車停下,立刻跑上前迎了上來。

  “夫人,我是謝總的秘書,您叫我小高就行,我帶您進去。”

  樓阮見他和小秦打了招呼,放心跟著走,“他呢?”

  謝宴禮怎么沒出來。

  他剛在電話里還說她到了要出來接她呢。

  小高抿了下唇,表情凝了下,“謝總……呃,您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本來是該謝總出來接人的。

  他是坐著聽謝總說等會兒要出來接人的。

  可誰知道……

  樓阮歪頭看了他一眼,跟著走。

  京慶會館不大,一共七層,沒有電梯。

  樓阮跟著小高一起,踩著臺階上樓。

  三樓包廂不大,里面坐滿了人,笑笑鬧鬧。

  樓阮跟在小高身后走進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里面的謝宴禮。

  他脫了外套,黑色的襯衫開了兩顆扣子,冷白手指支著額,歪頭看著他們喝酒。

  小高往那邊看了一眼,微微回過頭低聲道,“謝總喝多了。”

  說著,那邊支著額的人就抬頭看了過來。

  他瞳孔很黑,穿過嬉嬉鬧鬧的人群看了過來。

  隔著人群,顯得越發濃黑。

  他支著額的手指落下,坐在那里遙遙看著她,緩緩抿了唇。

  因為飲酒的緣故,那雙驚艷的狹長眉眼有些失焦,失去了原本的攻擊性。

  看起來有些…呆。

  也很乖。

  樓阮在門口的位置頓了一下,還沒來得及繼續往里面走,就有一群人忽然沖到了跟前:

  “嫂子來了!!”

  他們也沒少喝,勾肩搭背、相互攙扶著挪到樓阮面前,手上的酒杯搖搖欲墜。

  “師姐好漂亮,嗝~”有個長得小小萌萌的女孩子被架在中間,晃著腦袋抬起白嫩嫩的雙手,兩只手指尖合在一起,朝著樓阮比了個心。

  “什么師姐啊,”她身旁的人也喝多了,身子后仰,伸手拍了她兩下,“這是嫂子,叫嫂子!”

  “對,這是嫂子,什么師姐,人家是美術學院的,誰是你師姐!”

  “嫂……師姐,學姐!”那女孩子喝得一張臉緋紅緋紅,朝著樓阮伸出了手,“漂亮姐姐!”

  “誒!嫂子,喝高了喝高了,她喝高了……”

  ……

  樓阮走到謝宴禮面前,已經是十分鐘后的事了。

  謝宴禮抿著唇,已經在那里坐了半天。

  他抬起臉,朝著她張開了手臂,悶悶開口,“抱~”

  一旁剛剛安頓了酒鬼師妹的幾個人:“?”

  有人見了鬼似地歪著身子瞪了謝宴禮兩秒,忍不住伸手扶額,聲音低低,“臥槽…”

  謝宴禮保持著那個姿勢,微微仰著頭,臉上染著迤邐薄紅,靜默地等樓阮抱他。

  周圍人有點多,而且幾乎都在謝宴禮伸出手的瞬間看了過來。

  他抬著眼睛定定看她。

  見她不伸手抱他,他手指再次往前伸了伸,濃黑的眼睫閃了閃,菲薄的唇也抿成直線,似乎有些委屈。

  樓阮:“……”

  她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卻還是微微俯身,低頭去抱他。

  謝宴禮環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肩上,聲音依舊悶悶的,“我看到了。”

  “……什么?”樓阮輕輕抱著他,輕聲問。

  謝宴禮沒說話,他聲音悶著,“她抱你。”

  “……噗。”身旁有人實在憋不住,又在一瞬間抬起了頭,“對不起,嫂子,你們繼續,我回避哈!”

  那人立刻站了起來,還伸出手晃了晃,對著他們周圍的人說,“起來起來,回避,都回避!”

  樓阮更不好意思了,她腦袋埋下去,縮在謝宴禮頸窩。

  謝宴禮本人倒是沒什么不好意思,他修長的指骨落在她腰間,抬著微紅的眼尾看著周圍的人避開。

  心里那點微妙的煩躁感終于消散了些。

  他好好抱著她,手指重重環住她的腰,像是要把人揉進骨血。

  樓阮仔細想了想,有些啞然道,“她是女孩子…”

  怎么女生的醋也吃。

  “還是你師妹。”她想了想,又補了一句。

  抱著她的人沒說話,就那樣緊緊環著,好像失語了似的,一言不發。

  “謝宴禮?”她輕聲喊他。

  謝宴禮手指挪了個位置,落在她脊背上。

  雖然已經隔了一層布料,但樓阮還是感受到了他指骨的滾燙熱意。

  謝宴禮靠在她肩上,呼吸好像都是悶的。

  樓阮后知后覺地意識到,他好像有點不高興。

  這個樣子,好像不僅僅是因為喝多了。

  她被他圈著,伸出手輕輕拍他的后背,嗓音甜軟,像在哄他,“怎么啦,今天怎么不開心呀?”

  柔若無骨的白皙手指落在他黑色的襯衫上,一下一下拍著,嗓音很輕很輕,又問道,“今天出門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嘛?”

  謝宴禮下巴抵在她肩上,黑睫微微垂落。

  樓阮又問,“合同不是順利簽了嘛,為什么不開心?”

  環著她的人身上帶著酒氣,淡淡的酒香和他身上的冷香融合在一起,絲絲縷縷纏繞過來。

  環著她腰肢的修長手臂終于松開。

  他抬起漆黑的眼睫看她,那雙深邃瀲滟的瞳眸中掛著絲絲赤紅,輕抿的殷紅薄唇微微張開,聲音很悶,又有些委屈:

  “你化妝了…”

  “嗯?”樓阮看著那張臉,在勾魂攝魄的美色中淪陷了兩秒,有些沒聽清他在說什么,“你說什么?”

  謝宴禮眼睫閃了閃,堪堪掛在她腰間的手指微微蜷縮,語氣竟多了分小心,“你生氣了嗎?”

  樓阮睜大眼睛看他:“啊?生什么氣啊?”

  她見過喝了酒呼呼大睡的,也見過喝了酒顛三倒四說胡話的。

  還沒見過謝宴禮這種,喝了酒以后……

  變成小可憐的。

  怎么看起來委委屈屈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