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36章 我們都還沒見過嫂子呢
  謝宴禮斜斜靠在那兒,看著全場的目光,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提了提墨黑色的領口,勾唇,“見笑。”

  “……”

  “……”

  坐在他身邊的高層打破沉默,笑了聲說,“謝總和夫人感情真好。”

  謝宴禮菲薄的唇勾著愉悅的笑弧,“我們是新婚,婚禮的時候,請大家一定賞光。”

  高層們和華清實驗室的都笑起來,連忙道:

  “一定,一定。”

  “那是一定的,謝總的婚禮我們一定去。”

  坐在那邊正中央的安教授推了推眼鏡,表情嚴肅,“我和你師母會到場的。”

  謝宴禮含笑應了。

  合同順利簽署。

  謝宴禮出身華清,公司也有很多華清畢業的,華清實驗室又都是老熟人。

  所以簽完合同后,大家決定一起去聚聚,吃個飯聯絡聯絡感情。

  謝宴禮原本是要回家的,但卻被人叫住了。

  華清的師弟格外熱情,私底下也沒喊他謝總,“謝師兄,一塊去喝一杯啊,咱們上次一起吃飯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一旁有人拉他,“哎呀,你干什么,謝師兄得回家了,人家夫人在家等著呢。”

  “沒事啊,可以叫上嫂子一起來啊,我們都還沒見過嫂子呢。”

  安教授越過他們,目光落在謝宴禮身上,神色淡淡,“叫上一起來吧,他們都挺好奇。”

  謝宴禮想了想,點頭,“我問問她。”

  跟在安教授身后的一群人驀地抬頭,目光落在了他剛拿出來的手機上。

  一個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恨不得鉆進謝宴禮的手機里。

  謝宴禮看了他們一眼,轉了身,拿起手機撥了電話。

  安教授身后的幾個立刻往前挪了挪,豎起了耳朵。

  謝宴禮語氣平靜,簡明扼要地和樓阮說了情況,問她要不要來。

  隨后,他又在一群師弟妹的注視下側身,聲線平平:

  “好,我讓司機去接你。”

  縮在最后的小師弟忍不住拍了拍身旁的人的胳膊,就差把激動兩個字寫臉上了。

  他們是真的很想知道,謝師兄談起戀愛到底是什么樣子。

  他們其中就有人是謝宴禮下面一級,有謝宴禮微信幾年了,還是頭一次見他這么頻繁地發朋友圈。

  也是頭一次見他發那種朋友圈。

  簡直戀愛腦到一點不像謝宴禮。

  究竟是什么樣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樣的女人能讓他這個樣子!

  今天終于要見到了嗎!

  終于要見到廬山真面目了嗎!

  搓搓手,搓搓手…

  安教授算是其中最淡定的,他轉頭看向他們,“高興什么?”

  一個個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對象要來一起吃飯!

  “哦哦哦!”

  “沒什么,沒什么!哈哈哈哈!”

  幾個人終于克制了一下,齊刷刷地往后退,干笑了幾聲,逐漸壓住了激動的心情。

  他們默默看向謝宴禮。

  他已經走到了安教授身邊,神色慵懶疏淡,手指隨意插在口袋里,黑色的襯衫領口微開,冷白鎖骨上的黑色蝴蝶若隱若現。

  看著好像……怎么沒有很激動的樣子?

  看起來甚至沒有剛剛在會議室被大家看到蝴蝶的時候高興?

  很難想象他是用什么表情發的那些戀愛腦朋友圈。

  -

  樓阮站在衣柜跟前,認真選了半天衣服。

  謝宴禮說是教授和師弟師妹,還有華躍的一些員工和高層……

  她以前都沒有見過他的朋友和同事的。

  樓阮站在衣柜跟前,翻了難。

  實在不知道穿哪件更好些。

  她手指落在一件紅裙子上,又緩緩收了回去。

  這件會不會不夠日常,太隆重?

  也不知道他們要去什么地方吃飯……

  她抿起唇,最終還是選了一條綢面淺紫色長裙。

  她換上衣服,又認真選了不算特別隆重但又得體的首飾。

  最后,打開了許久沒用的化妝包,坐在鏡子前認真化了妝,卷了頭發。

  眉毛已經很久沒修了,她還順手修了眉毛。

  野生眉被修好以后,整個人的氣質瞬間就變了幾分。

  原本的無辜感褪去了幾分,精致感增加。

  最后,選口紅的時候,樓阮還選了平時比較少用的深色系口紅。

  正紅又偏橘。

  做好一切后,手邊的電話也響了。

  是來接她的人。

  “夫人,我們已經到地下停車場了。”

  樓阮點了點頭,“好。”

  她拎著一只小包下了樓,出門前還特意在鏡子前多照了幾遍,確認比平時美了好幾個度,沒有任何問題才出了門。

  樓阮準備得很好。

  但出師不利。

  路上遇到前方車禍,前方車輛堵得一眼望不到頭。

  前面是車,后面也是車,他們被卡在中間動彈不得。

  司機給謝宴禮打了電話,但對方似乎在忙,沒接。

  他抬起眼睛看了眼后視鏡,低聲詢問道,“夫人,這個一時半會兒應該通不了,謝總電話打不通,您要不先在這里下車,往右路口那邊的871公交車站臺走,我讓其他人在那邊等您,帶著您從另一條路走?”

  樓阮抬起眼看了一下,看起來確實是一時半會兒通不了的樣子。

  她點點頭,“好。”

  “那我先聯系好人,您稍等。”

  -

  謝宴禮這邊坐了一大桌,一群人敬來敬去,喝得安教授眼睛都有點紅了。

  老教授擺了擺手,“不喝了,我不喝了,去找你們謝師兄。”

  謝宴禮心情不錯,陪著他們喝了不少。

  他雖然酒量不錯,但喝得實在太多,還是有些上頭了。

  樓阮遲遲沒來,他轉頭往門口看了好幾次。

  時間越來越久,謝宴禮實在有些耐不住,擺了擺手推了師弟的酒,“她還沒來,我給她打個電話。”

  圍著他的師弟妹們瞬間安靜了下來。

  一群人就也不打算回避,就圍在他跟前:

  “對對,嫂子還沒來,快問問怎么了。”

  “對,快問問吧。”

  謝宴禮喝得眼尾微紅,掃了他們一眼,倒也沒有走,就那樣靠在那里拿出了手機。

  他發現有好幾個未接,還以為樓阮出了什么事,眉心跳了一下,連忙撥了過去。

  所幸樓阮的電話接的很快,她嗓音輕快甜軟,“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