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33章 謝宴禮,我明天能在你臉上畫只蝴蝶嗎
  謝宴禮被抱著,他微怔了一下才垂眼看她,遲疑道,“你剛剛喊我什么?”

  被點燃的蠟燭光芒映著她的臉。

  她抬著眼睛,那雙無數次出現在夢中的眼眸里映著他的影子,卷翹的眼睫眨了眨,像兩把小扇子。

  “……嗯?”她頓了一下,淡粉落在臉頰上,有些臉紅地小聲重復那兩個字,“老公。”

  “再說一次。”他垂著眼睛,鼻尖若有若無地觸著她的鼻尖,溫熱的氣息落在她臉上,嗓音低低道,“軟軟,再說一次。”

  他的目光自上而下,落在紅唇上的瞬間,還是沒忍住,垂眼輕啄了一下。

  謝宴禮嗓音微妙地啞下來,低低重復,“軟軟,再說一次。”

  甜而熱的氣息彌漫在馥郁的玫瑰花香里。

  他很克制地沒有繼續吻下去,耐心等著她的話。

  樓阮被他抱在懷中,第一次說的時候還沒感覺有什么。

  可他讓她重復。

  瑩白的耳尖染上淺櫻色澤。

  因為距離很近,她甚至可以清晰地聽到他的心跳聲。

  原本要脫口而出的“老公”忽然頓住,她有些神游似地看著他說,“心跳好快。”

  那張在燭火映照的東方面孔溫雅昳麗,他修瘦的手掌落在她腰肢上,語調波瀾不驚,和他的心跳聲重疊在一起,“嗯,我緊張。”

  “嗯?”樓阮仰著頭問,“緊張什么。”

  她話音一落,整個人就騰了空。

  謝宴禮把她抱起來,她有些緊張地抱住他。

  距離的貼近,使她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對方胸膛的起伏。

  他順著她留出的小道把人抱到沙發邊,聲音忽然有些悶,“像做夢。”

  謝宴禮坐了下來,樓阮整個人都坐在他懷中。

  她手臂抱著他的脖子,一雙腿搭在他腿上,微微怔了一下。

  他這悶聲悶氣的三個字,讓她心里酸澀起來。

  她抬起手去捧他的臉,認真看著他重復:

  “老公,二十六歲生日快樂,我愛你。”

  “明年,后年,以后每一年的生日,我都陪你一起過,好不好?”

  -

  這天晚上,好幾天沒有刷到謝宴禮朋友圈的眾人終于在即將午夜的時候蹲到了他的朋友圈。

  謝宴禮:【/生日蛋糕[圖片][圖片]】

  雖然這次沒什么文案,但剩下的兩張圖已經夠了。

  第一張圖是家里的玫瑰、蛋糕和電視屏幕上的水彩畫。

  第二張是他穿著一件黑色襯衫,手臂環繞一個女人的照片,看樣子是他站在后面圈著人家拍的。

  對方的手還搭在他手臂上。

  兩人都沒露臉,就只有脖子到腰間的圖,但圖片里,兩人手上的婚戒格外矚目。

  當然,最矚目的還是謝宴禮脖子上的淡紅色痕跡。

  他抱著人微微偏了一點,很像是故意露出來的。

  朋友圈沒發幾分鐘,點贊就過了百。

  季嘉佑跳得最歡:

  【啊啊啊啊啊啊啊玫瑰好多玫瑰!!嫉妒得我牙都咬碎了,都沒人給我準備玫瑰的!!!好恨啊!】

  【你怎么穿上黑襯衫了,以前都沒見你穿過黑色的】

  謝宴禮回了后面一條:【哦,老婆在意大利給我買的生日禮物,她給我穿的】

  季嘉佑:【?】

  季嘉佑:【???】

  沒過多久,白夜也回了句:【?這照片拍的,你構圖真的有問題,出去別說在我們院上過課】

  謝宴禮回:【別太嫉妒】

  正準備出去過夜生活的謝星沉:【?你老婆什么都沒發,你自己在這自嗨呢?】

  謝宴禮靠在音影室的沙發上,看了一眼謝星沉的回復,低頭去親懷中已經快要睡著的人。

  “軟軟。”

  “……嗯。”

  樓阮迷迷糊糊地抬眼。

  謝宴禮垂著眼睛,越過她的鎖骨和脖頸,落在細細密密的輕吻,“好多人祝福我們。”

  “嗯。”樓阮半瞇著眼睛回問他。

  “要看看嗎?”他輕聲問。

  前方的投影里光影斑駁。

  影片里,男主人公在淡紫色的薰衣草莊園里遙看奔跑的女孩。

  “……好。”樓阮聲音輕輕,和影片舒緩的音樂聲重疊,她伸出手,接過了他的手機。

  昏暗的光影中,她一條一條去看謝宴禮的朋友圈回復,直到看到謝星沉的。

  謝宴禮回復了很多人,但沒有回謝星沉。

  她靠在謝宴禮懷中,身體縮成了小小一團。

  看到這條她就沒有往下看了,抬著柔若無骨的小手,把手機塞回謝宴禮手中。

  她往他懷里縮了縮,腦袋靠在他懷中低笑,軟甜的聲音帶著即將入睡的惺忪:

  “謝宴禮,好幼稚啊…”

  她聲音很輕很輕,尾音幾乎要聽不清楚。

  謝宴禮見她已經閉上了眼睛,空出一只手去拿一旁的遙控器,準備關掉投影。

  但懷中的人卻又說,“那我也發一個吧。”

  雖然她朋友圈也沒幾個人。

  謝宴禮手指剛碰到遙控器,還沒拿起來,懷中的人便瞇著眼睛抬起了頭。

  她像是已經困到睜不開眼了,小手忽然在他領口抓了一下,“但是要重新拍。”

  “白燁說的沒錯,構圖有問題。”

  謝宴禮落在黑色遙控器上的手指微微頓住,在變幻的光影中挑了眉。

  他雖然并不覺得自己構圖有什么問題,但還是很謙虛地放下手上的遙控器,伸手去撫她的發絲,謙虛道,“那怎么拍,甜橘老師指導指導我。”

  -

  距離午夜一分鐘的時候。

  樓阮的朋友圈更新。

  樓阮:【謝先生二十六歲生日快樂~/鮮花/蛋糕/禮炮/開心[圖片]】

  點燃的一小塊蛋糕放在投影前,點了根小小的蠟燭。

  它身后的熒幕上是張她畫的水彩畫。

  畫得是朝露、蝴蝶、星球、月亮和云。

  角落里是手拉手的他們。

  而真正的他們,就在熒幕前,在流光溢彩的投影下親吻。

  蝴蝶落在他臉上,月牙落在她手臂上。

  修瘦的手捧著她的臉,視若珍寶。

  這張拍的是全身,兩人一高一矮,身高差和體型差完美體現。

  看起來格外般配甜蜜。

  音影室的門被關上,謝宴禮抱著人回房間。

  她很早就困了,一直迷迷糊糊,但這會兒卻一點也不困了,就被他公主抱在懷里,握著自己的手機抬眼看他,“謝宴禮,我明天能在你臉上畫只蝴蝶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