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29章 我可以先看看禮物再吃飯嗎
  徐旭澤其實是比較少和她說這么多話的,他通常都懶得搭理她,偶爾和她說話也是吵著要她離周越添遠一點。

  樓阮坐在桌邊想了想,回復他:

  【家里出什么事了嗎。】

  過了幾分鐘,徐旭澤回復道:

  【徐俊彥回來了】

  樓阮趴在桌上,動作微微一頓。

  她已經不記得上一次見養父是什么時候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就總不回家。

  即使回了家,養母似乎也不太喜歡她和養父見面。

  她正要回復,徐旭澤就又發了條消息過來。

  徐旭澤:【他帶了個女的和小孩回來,媽在下面和他對峙,應該要快進到分家產了】

  徐旭澤:【分家產的時候我給你發消息】

  樓阮:【……我不要家產】

  徐旭澤:【你說了不算】

  徐旭澤:【對了,我回來的時候見周越添了,在家門口蹲著,還讓我把你手機號給他,到附近了給我打電話,我看人沒在你再回】

  樓阮:【……】

  她想了想,打字給他:【在家門口?】

  徐旭澤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態,回復道:【對,他看著跟個鬼一樣,好像是快進到追妻火葬場了,不過我看你這新婚生活蜜里調油的,應該不會回頭吧?】

  樓阮:【不會】

  消息剛發出去,身后的門被推開。

  剛回到家的謝宴禮就在房門口,他沒進來,就站在那里伸著冷白的手叩門,挑著眉說,“該吃午飯了,甜橘老師。”

  樓阮回頭看他,她熄滅手機屏幕,朝著門口張開了手,“走不了。”

  站在門口的人低笑了聲,走過來俯身將她抱起來,他菲薄的唇輕輕勾著,“今天給我準備禮物了?”

  樓阮伸手勾住他的脖子,點頭,“準備了。”

  謝宴禮抱著她走出房門,恍若春風的嗓音中染著愉悅,“哦,是什么?”

  樓阮已經換上了自己的睡裙,藕粉色的絲制睡裙滑落,她纖細的藕臂勾著他的脖子,抬了抬眼睫,又慢悠悠歪了歪腦袋,靠在他肩上,“你要自己抓,然后自己拆了看,我直接告訴你多沒意思啊……”

  謝宴禮唇角輕輕上翹,他垂下眼睛,“條件。”

  他這是在問抓取禮物的條件。

  樓阮落在他頸后的雙手交疊,藕粉色的裙擺蕩呀蕩,她抿起唇,“還沒想好。”

  謝宴禮:“?”

  在他開口之際,樓阮想了想,抬起眼睛看他,她眼睫又濃又密,像繾綣的蝴蝶羽翼,軟軟開口道,“不過今天是你生日,就先免費讓你抓兩次,怎么樣?”

  謝宴禮垂著眼睛,抱著她下樓,他笑了聲,“兩次?”

  樓阮抬著眼睛,挪開來只手戳戳他的臉:“太多了嗎?那一次吧。”

  謝宴禮垂眼瞥她,“果然,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樓阮抱著他的脖子,為了證明自己并不是那種得到了就不珍惜的渣女,于是艱難地掙扎了一下,妥協了:“……三次,不能再多了,僅限今天,過期不候。”

  今天是他生日,就先讓著他點!

  謝宴禮抱著她踩下臺階,端方道,“我就知道夫人不是那種得到了就不珍惜的人。”

  “就三次。”

  他踩下最后一級臺階,抱著樓阮踩在了平地上。

  李阿姨剛收拾完東西準備走,她一抬眼就看到了兩人這樣這樣親密,立刻咧開嘴,“夫人下來啦,飯已經好了。”

  以前謝宴禮中午不回家的時候,她都是做好了飯然后在樓下打電話上去的。

  今天少爺回來說要上去喊,她就沒打電話。

  沒想到收拾好了竟然能看到了兩人這么親密!

  小夫妻感情好的嘞!

  這樣老宅那邊問她就好說了!

  樓阮平時接到電話后洗手再下樓,李阿姨通常都是已經走了的。

  今天……

  幾乎是下意識的,她白皙的臉上染上緋紅,伸手拍了拍謝宴禮,示意他把她放下。

  但謝宴禮就像沒懂似的,他大大方方地抱著她,對著已經在門口換鞋的李阿姨頷首,“嗯,辛苦您。”

  樓阮紅著臉往謝宴禮肩窩縮了縮,悶著聲重復謝宴禮的話,“辛苦李阿姨。”

  李阿姨看著他們,嘴角都快笑裂了,擺了擺手說,“不辛苦不辛苦,那我走啦,下午見。”

  話音未落,她就伸手打開了門,也不等樓阮和謝宴禮再說什么,好像很怕打擾到他們似的,立馬出門走了,完全沒有給樓阮和謝宴禮再說什么的機會。

  樓阮:“……”

  謝宴禮垂眼看她,有些好笑地抱著人往餐桌那邊走,“人走了。”

  樓阮臉埋在他肩窩,“……嗯。”

  頓了一下,她又說,“沒洗手,洗手間。”

  抱著她的人頓了下,又換了個方向走。

  ……

  好不容易在桌邊坐下來,樓阮筷子還沒拿起來,謝宴禮就看向了一旁的娃娃機。

  他站了起來,“我可以先看看禮物再吃午飯嗎?”

  樓阮手上的筷子差點掉下去,她抬起頭,臉上染著可疑的水紅,“不行。”

  謝宴禮站在餐桌邊,挑了挑眉。

  樓阮抿起唇,“先吃飯,等會兒要涼了。”

  站在餐桌邊上的人回過頭,幽幽看了一眼那邊的娃娃機,像有些不舍似的,在桌邊坐下了。

  “好,先吃飯。”

  那只漂亮的手拿起了筷子,另一只手慢條斯理端起了碗,肌膚冷白,好似泛著一層釉質的光,宛若上好的瓷器。

  第一筷子,先夾給了她。

  第二筷子才是他自己的,他動作看起來不緊不慢,但吃得比平時似乎要大口一些,樓阮第一口還沒吞下去,他碗里原本微微凸起的米飯就已經陷下去了一些。

  樓阮:“……慢點吃。”

  謝宴禮眼尾微垂,因為飲食的緣故,菲薄殷紅的唇染上了一層濃稠的艷色。

  他慢條斯理地頷首,飽滿的喉結滾動,嗓音清雅平靜,不緊不慢地發出聲音,“好。”

  但一筷子下去,還是一大口。

  完全沒在聽的!

  樓阮:“……謝宴禮。”

  謝宴禮都已經快吃完了,他聞聲停了一下,抬起頭看她,右半邊臉頰還輕微地鼓著,“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