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26章 夫人就是我的生日禮物
  幾分鐘后,那根原本被綁在蛋糕盒上的藍色絲帶被系在了樓阮脖子上,還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樓阮有些忍無可忍:“……謝宴禮。”

  他垂著眼睛,似乎是在欣賞那根被系好的絲帶,手指似有似無地蹭過她雪白的脖頸,慢條斯理地開口,“嗯?”

  她抬起手,拉住他的領口,把人拉下來,盯著他看了兩秒才敗下陣來,“……還疼呢。”

  “今天不可以了。”

  謝宴禮:“……”

  他頓了兩秒才笑,“夫人把我當什么,我是人。”

  他指尖漫過藍色蝴蝶結尾端,伸手把人抱起來,一手扣住她的后頸,磁性低沉的嗓音落下來,“只是想體驗一下拆禮物的感覺。”

  “夫人就是我的生日禮物。”

  -

  因為實在太累,樓阮還是沒撐到十二點就睡了過去。

  快到午夜十二點的時候,謝宴禮垂著眼睛,在床頭昏暗的燈光下,按住打火機,點亮了蠟燭。

  他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度過,她均勻的呼吸聲就在耳畔。

  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

  零點。

  蛋糕上的蠟燭映著謝宴禮的臉,他垂下眼睛輕輕吹滅蠟燭。

  ——今年貪婪一點,希望她永遠愛他。

  那個蛋糕謝宴禮沒吃,他輕手輕腳將它放回了房間的小冰箱里。

  又回到了床邊。

  掀開被子躺進去的時候,樓阮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抱住了他,聲音斷斷續續,像睡夢中的囈語:

  “謝宴禮……生日……快樂。”

  她纖細雪白的脖子上還系著那根漂亮的藍色絲帶。

  謝宴禮垂下眼睛,伸出手,輕輕拉開藍色蝴蝶結,在她額間落下輕吻,“嗯,謝謝夫人。”

  -

  第二天。

  謝宴禮驀地睜開眼睛,懷中還躺著溫軟的人。

  他轉頭去看身旁的人,幾秒后意識才逐漸恢復,神色清明起來。

  剛醒來的那個瞬間,還以為昨天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樓阮早就醒了,她抬著眼睛看他,“醒了?”

  謝宴禮垂眸看她,終于有了實感,他啞聲道,“嗯,很早就醒了嗎?”

  樓阮抬著眼,“沒有多早。”

  她想了想才問,“昨天怎么不叫醒我。”

  一覺醒來都天亮了,還想著十二點給他唱生日歌的。

  都沒唱成!

  下一次就要等明年了。

  謝宴禮垂眼親她,剛睡醒的嗓音沙啞惺忪,帶著幾分顆粒感,“看夫人睡得香,沒舍得。”

  “我自己吹了蠟燭,也拆過禮物了。”

  樓阮環著他的腰,抬著白凈的小臉,“沒許愿?”

  “許了,”謝宴禮慢條斯理地掀開被子,“你再睡會兒?”

  樓阮松開手,心安理得地躺回去。

  那人起了身,站起來后還俯身給她掖好了被子。

  他走進洗手間,洗漱完畢以后才重新出來。

  樓阮躺在床上,被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顆腦袋,她看著走去衣柜那邊拿衣服的謝宴禮,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歪著頭問,“許的什么愿,不告訴我嗎?”

  謝宴禮打開衣柜,從里面拿出襯衫和套裝,回頭看她,“愿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樓阮見他拿著衣服走過來,又伸出手一顆一顆紐扣地解扣子,“哦,不是和我有關的愿望啊。”

  她語氣平常,眼睛一眨不眨地落在他解扣子的手指上。

  這種睡衣,真的需要一顆一顆解開扣子嗎?

  直接扒拉下來不就行了。

  不過,看著是挺賞心悅目的。

  他身上的黑色睡衣被脫下來,腹部肌理漂亮,線條流暢。

  謝宴禮看著她,見她好像沒有要回避的意思,好心地提醒,“我要換衣服了。”

  “我知道啊。”

  “……”

  他拎著那件薄薄的真絲睡衣,漂亮的線條于腰間隱沒。

  樓阮眼睜睜看著他的耳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她唇角忍不住彎起來,“要我閉眼啊?”

  她點點頭,“行,那你告訴我你許了什么愿。”

  謝宴禮:“?”

  樓阮嫩白的手指抓著被子,眼睛亮亮地看他,“說出來的話,我可以勉強做你一天阿拉丁神燈,滿足你的小小心愿哦。”

  謝宴禮低下頭,慢條斯理地轉過身,換了衣裳。

  他轉身的時候,樓阮正好看到他后背的指甲劃痕。

  看著也,沒比她好到哪里去。

  樓阮:“……”

  她緩緩伸出手,張開纖細柔白的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指甲。

  這也沒有很長啊,明明就只有一點點!

  等她抬頭,謝宴禮已經穿好了襯衫。

  他走到衣柜邊,拉開配飾抽屜,找到了一塊腕表,垂眼戴上。

  然后是袖扣。

  最后是領帶。

  他剛拿出一條領帶,身后的樓阮就伸出了手,“我給你系!”

  謝宴禮拿著領帶回頭看她。

  她已經從床上爬了起來,屈膝挪到了床邊,折腿坐在床尾朝著他伸手,“我來給你系領帶!”

  她甚至還伸手拍了拍床,“快來快來!”

  謝宴禮關上配飾抽屜,拿著領帶走了過去。

  他把那條格紋領帶遞給了她,正是上回他們一起去買的那條。

  樓阮接過領帶,先把領帶套在他脖子上,認真思索,“給你系溫莎結?”

  謝宴禮還沒說話,她又說,“交叉結、十字結,還是平結?”

  “……你都會?”

  “嗯?”樓阮看著他的領口,想到了昨天晚上那個“過期不候”,趁著他不注意,湊上去,飛速啵唧一口,又嚴肅地退回來,小手拉著領帶點頭,“嗯,都會的。”

  謝宴禮黑睫垂著,“……什么都行。”

  樓阮抬起頭看他,蔥白纖細的手指繞著復古的格紋領帶,一絲不茍地打結。

  打好了結以后,才拽著領帶輕輕拉了一下,把人拉到了自己面前。

  她有些好笑地看著他,“沒給別人系過。”

  被拉到面前的人眼瞳微微抬起來,慢慢翹起唇角,修長的指節拉住她落在領帶上的手,“我又沒問這個。”

  樓阮瞇起眼睛,甜甜勾起唇角,湊上前親了一下,“嗯嗯,你沒問,不過我今天是你的神燈,就算你不說,也會滿足你一些小小心愿。”

  謝宴禮嘴角上揚,但卻仍然說,“這可不是我的心愿。”

  “我的心愿嘛……”

  樓阮抬著眼睛,盯著他的目光認真而專注,“是什么?”

  他微微頓了一下,垂著瀲滟的瞳眸看她,嗓音平緩磁性,徐徐道,“比較貪心。”

  “希望神燈姐姐,永遠偏愛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