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24章 以后你也是我故事的主角啦
  “好,”他又湊上來親她,“要吃什么?”

  樓阮確實餓了,但卻不知道吃什么,“什么都行。”

  “要手機。”

  她又說。

  “好,”謝宴禮笑著轉身,“先給你把手機拿來。”

  “先玩我的,”他頓了一下,把床頭上他的手機遞給她,“你的在哪。”

  “……樓下,包里。”

  “好。”

  她從他手里接過對方的手機,但卻沒有打開,而是靠在那里繼續小口小口地喝水。

  按照原本的計劃,她是要在今早看完展再坐飛機回來的。

  回來的時候差不多就是晚上,剛好趕上謝宴禮的生日。

  她倒是買了襯衫給他,但那個作為生日禮物,好像多少有些簡單了。

  蛋糕也沒來得及準備。

  她輕抿唇瓣,頓了一會兒,又開始小口小口地喝水。

  按開謝宴禮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八點半了。

  謝宴禮回來得很快,他不僅把手機給她帶了上來,還把娃娃機里盒子全都取了出來,都裝在袋子里拎了上來。

  那只冷白得如同瓷器般的手落下來,掌心躺著她的白色手機。

  樓阮目光落在他手上,默默抿唇,拿走了自己的手機。

  娃娃機里的漂亮盒子也被遞了上來。

  “先拆著玩。”謝宴禮輕笑。

  樓阮剛剛解鎖手機屏幕,就猝不及防地看到了一堆漂亮盒子。

  雖然不知道里面具體是什么,但根據之前那幾個稍微猜一下也知道了,應該都是大差不差的東西。

  她抬起眼睛,那人站在身邊,笑容炫目,容貌完美得無可挑剔。

  樓阮捏著手上薄薄的白色手機,嘴角輕輕扯了扯。

  不知道為什么,好像莫名的有一種,他在給她嫖資的感覺。

  “怎么了?”謝宴禮垂著眼睛,菲薄的唇緩緩勾起,“下面的我可全拿來了。”

  “那娃娃機空了?”樓阮抬著眼睛問。

  “空了,”謝宴禮在她身邊坐下來,偏頭湊過來,薄唇蹭過她的唇瓣,“我明天讓人補滿。”

  “今天確實親夠了,不過明天……”

  樓阮偏過頭,抱著那只喝了一大半的透明水瓶往后縮了縮,躲開他的吻,“明天不要補。”

  謝宴禮聲音頓住,他保持著那個動作偏著頭,“……你睡覺之前,還說喜歡我的。”

  “……”

  睡覺之前。

  睡覺之前那是以什么精神狀態說的他自己心里沒數嗎!

  光說喜歡他都不知道被說了多少遍。

  她抿了抿唇,抱著透明瓶子低聲說,“現在也喜歡你…”

  坐在她身邊的人一秒也裝不下去,又低低笑了起來。

  “不過,補娃娃機就不用了。”她抱著水瓶,粉白的小臉繃起來,蔥白柔軟的手指伸出來,戳了戳他的胳膊,“我來補。”

  “嗯?”謝宴禮順手拉住她的手,視線落在她臉上。

  雖然覺得危險,但樓阮還是輕輕往過蹭了蹭,抬起下巴貼了貼他的唇瓣,“我也有禮物要送你。”

  她微微拉開一點距離,溫熱的氣息落在他下巴上。

  那雙抬著看他的眼睛閃著狡黠的碎光,聲音還是啞的,但非但沒有影響音色的好聽,還為她原本甜軟的嗓音染上了絲不一樣的味道:

  “當然,我和你一樣,也有條件。”

  “條件還沒想好……明天再說,反正是要你自己抓。”

  -

  謝宴禮又下樓了。

  下樓拿吃的給她,順便,拿娃娃機的鑰匙。

  樓阮已經拿著手機躺下來了。

  她先是拿著外賣軟件給謝宴禮點了個蛋糕,然后才第一次聯系唐叔,麻煩他讓人明天送一些稍大的娃娃機禮盒過來。

  謝宴禮還沒上來。

  她又摸上了微博。

  因為謝宴禮那條微博,她的消息欄里,轉贊評都到了99+。

  她重新找到了那條微博。

  看著文案上那行矚目的文案,認認真真地給他點贊。

  在意大利的時候只顧著哭了,都都回應他。

  點了贊以后,她又點了評論,想了想,輕輕敲字:

  @酸橘:【以后你也是我故事的主角啦~親親/親親/】

  評論完以后,她盯著“酸橘”那兩個字看了幾秒,飛速退了出來,改了個id。

  @甜橘:【以后是甜橘子啦!/張開手臂/開心】

  謝宴禮發了微博以后,很多人都來她這里圍觀,她今天一天都沒什么動靜,大家已經等了一天,好不容易見了她發了新微博,立刻評論:

  【酸橘老師……不是,甜橘老師終于發微博了!!】

  【嗚嗚嗚嗚甜橘老師畫的是x吧,以后還會畫x嗎,太吃老師的畫風了,老師畫的x太好看了。】

  樓阮翻了個身,原本帶笑的小臉忽然變得扭曲起來,好痛…

  她輕輕“嘶”了聲,緩了兩秒才回復最后看到的那條評論:

  【還會畫的。】

  頓了一下,她又補了一條:

  【他本人比我畫的好看/笑】

  門外傳來腳步聲,好像是謝宴禮上樓了。

  樓阮回過頭,過了幾秒,他果然端著食物出現在了門口。

  霸道的食物香味彌漫進來,樓阮的饞蟲瞬間被勾起來。

  她丟下手機就坐了起來。

  雖然有那么一絲絲不適,疼痛。

  不過影響不大!

  要開始吃飯了!

  “是什么,好香。”

  她抬著眼睛,雙眸亮亮地抬著,滿眼都是期待。

  謝宴禮端著湯盅和小砂鍋進來,“我睡前讓阿姨來做了飯,沒告訴她做什么,她燉了玉米排骨湯,做了春筍香腸燜飯,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樓阮原本就有些餓了,一聞這個味道,更是餓得七竅生煙,她種種點頭,“喜歡喜歡!”

  甚至還朝著謝宴禮伸出了手,想讓他把東西遞給她。

  謝宴禮在床邊站定,冷白的手指扣在梨花木托盤上,垂著眼睛看她。

  他好似是笑了笑,把托盤放在床頭柜上,掀開了小砂鍋的蓋子,“以前沒有在床上吃飯的習慣,家里也沒有床上桌。”

  在樓阮的目光下,他慢條斯理地盛了勺飯,用小砂鍋的蓋子接著,送到樓阮唇邊,“明天我讓人送一個過來,下次……”

  樓阮剛張開嘴吃下那口飯,聽到這話差點嗆住,抬起眼睛看他,“下次?還有下次?”

  “你剛剛不是這么說的,你那時候是不是說下次不會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