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20章 他求的,如你所見
  展廳里的油畫筆觸濃重,色彩鮮艷而豐富,光影運用自然。

  但這些畫里,沒有一張正臉。

  都是側臉和背影。

  畫里的主人公永遠偏頭看向畫外,目光又深又沉,像在找什么人。

  白燁一張一張給她介紹,介紹每一幅畫的時間和地點,最后又說,“阿宴經常去我們學院,次數太多太多了,有課的時候去,沒課的時候也會去銀杏林那邊坐著看書發呆,所以銀杏那邊的比較多。”

  說多,其實也不多。

  只有四幅,都是同一個人,同一個地方,同一把長椅上,同一棵銀杏樹下。

  不同的是,那棵樹好像一直在變。

  春天淺綠滿枝時,他在樹下。

  夏日深綠蔥郁時,他在樹下。

  秋日金黃炫目時,他在樹下。

  冬日碎雪綴枝時,他還在樹下。

  ……

  春夏秋冬,四季來而往復,他一直在。

  “他其實沒主動和我講過你,”白燁站在她身旁看著那組畫,“是我自己發現的。”

  “我有次去他們宿舍,看到他桌上擺了張照片,那照片真就是……烏泱泱的全是人,完全沒有重點,壓根分不清主角,”他回憶著說道,“我還挺好奇他怎么會放這種照片在桌上,就拿起來看了一眼。”

  “挺神奇的,一眼就看到他在看你。”

  “回去以后,我就畫了《暗戀她》,那幅畫你應該已經見過了,就在你們家。”

  “微博上說是私人訂制,但其實是我自己要畫的。”白燁笑起來,金色的卷發微微遮擋住眼睛,誠懇道,“故事感很強,宿命感也很強,真的很難不產生創作欲。”

  樓阮沒說話,她鼻子越發紅了,眼眶也越來越模糊,有些看不清那組圖。

  像嘗了口還沒熟透的橘子,不光是口腔,她的鼻尖,她的心,都快被酸瘋了。

  又難過又心疼。

  熱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手上的紙巾洇著淚,已經濕得不能再濕。

  她不斷擦拭,眼尾都被擦得泛紅。

  白燁轉頭看她,有些不忍心,但還是帶她去看了最后幾幅。

  講起最后幾幅畫的時候,盡管他語氣已經平淡克制了不少,但樓阮還是止不住地哭。

  “這是在峨山。”白燁看著最后兩幅展出圖說道,“咱們美院傳統,峨山寫生。”

  最后兩幅展出圖上沒有人像,只有雨后寺廟被點燃的高香和寺院里百年老樹上的紅綢。

  每一條紅綢上都寫著人們的心愿。

  其他的心愿都被模糊,只有一條,白燁在如實寫了出來。

  紅綢上寫的是:【愿她平平安安,得償所愿。】

  “峨山上的金華寺不知道你去過沒有,聽說求姻緣很靈,我要去寫生的時候就喊上了阿宴,爬山的時候我還開玩笑說要是來場大雨就更戲劇性了,沒想到半道真的下了雨,只能就著雨往上爬。”

  “爬上去的時候我還和他說,下大雨爬山,更苦情了,菩薩一定看到誠意了,這個時候求什么都靈,”白燁看著那兩幅色調濃烈的畫,聲音微低了一下,說,“……我讓他快求個姻緣,但他沒有。”

  其實他當時的原話是,快求個她移情別戀,不喜歡那個人了,以后永永遠遠喜歡你。

  白燁微頓了一下,轉過頭看樓阮,輕聲說道,“他求的,如你所見。”

  -

  機場。

  樓阮眼眶紅得嚇人。

  飛機起飛前,她撥通了謝宴禮的電話。

  電話那頭,他很快接了。

  “喂。”

  “謝宴禮,”她聲音平靜,帶著些微不可聞的啞,“我在機場,要回家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頓了一下,帶著淺淺的笑,“怎么要回來了,不是還有展要看?”

  她握著手機,眼淚流下來,聲音很輕地說道,“我想你了,也想家。”

  電話另一頭徹底頓住,過了幾秒才很輕很輕地說,“好,我在家等你。”

  -

  私人飛機起飛,將于十幾個小時后在京北降落。

  樓阮垂著眼睛,低頭看手機屏幕。

  從展廳過來的路上,她一直在翻謝宴禮以前的微博。

  往前翻了很多很多,從最開始還沒人看的時候開始翻看,很多都是高中時候的。

  剛剛看過的圖片依舊可以點開。

  她點開已經看過的微博圖片,小漫畫里的少年在人群中一眼發現她,看著她和身旁的人一起走進學校附近的早餐店。

  樓阮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她手指滑動,繼續翻看。

  十六歲的他站在學校的優秀作品展示窗前看著她的畫,小心地拿出手機拍攝作品下方學生信息處她的證件照。

  競賽獲獎的他被媒體采訪,回頭看向樓上她的班級,見她趴在上面,主動和媒體提議在那里拍照……

  看著看著就不能再看了,沒有網絡了。

  她只能又倒回去,一遍一遍翻看那些能看的東西。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她才頭疼地睡了過去。

  樓阮睡過去的時候臉上還掛著眼淚,她混混沌沌地睡了很久,睡醒的時候飛機已經在中國境內了。

  樓阮披著毯子呆呆看著外面的云,這一覺她睡了很久很久,顛三倒四地夢到了很多很久以前的事。

  空姐詢問她需不需要吃晚飯。

  樓阮實在沒什么胃口,只要了杯水。

  她拍了拍臉,心想不能再哭了,臉都哭腫了。

  他回去看到,會難受。

  想到這里,她又喊了空姐,要了晚餐。

  囫圇吃了晚餐以后,樓阮有氣無力地靠了回去,她猶豫了很久,還是沒有打開手機繼續看那些漫畫。

  腦子里事情很多,很亂,又剛睡了一覺,她有些睡不著了,索性從包里拿出了來時隨手放進去的《夜鶯與玫瑰》

  這本書看起來已經有些年歲了。

  書封已經有些褪色,有了細微的毛邊。

  樓阮翻了一下,索性拿下了書本外圍的包封。

  一頁硬卡紙落了下來,落在了她裙子上。

  樓阮垂眼看下去,透著粉白光澤的手指落了下去,撿起了它。

  卡紙被翻過來,正面的素描人像和角落里的小詩出現在眼前。

  她動作猛地頓住,目光落在角落里那幾行字上,心臟像被一只大手抓緊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