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18章 您關注的@X發微博了
  這已經不是樓阮第一次來弗洛倫薩。

  她完全可以適應這里的氣候和食物,再加上有白燁作陪,謝宴禮安排的人保駕護航,整個旅途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她有史以來最舒暢的旅途。

  這里和國內時差約六個小時,雖然清醒的時候一直都在互發消息,但樓阮還是有點想家。

  想家,想回家。

  家里有人在等她。

  這對她來說都是非常奇妙的體驗。

  不過謝宴禮也很忙,不可能隨時隨地地和她互通信息。

  所以樓阮把旅行的強度提高了不少。

  白夜的畫展沒開始之前,她帶著謝宴禮派來的人一起去了圣母百花大教堂、烏菲茲美術館、學院美術館和碧提宮,并且充當了講解,給謝宴禮的人講解了美術館里的名畫、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頂上的精美壁畫。

  跟著她的人不懂藝術,只能恍恍惚惚地聽著她講。

  因為似烏菲茲美術館、學院美術館和碧提宮均不可以拍照,所以謝宴禮派來的小秦只能尋找可以拍攝的區域,錄下視頻發給了謝宴禮。

  順便還附帶了一些彩虹屁:

  【夫人懂好多!好厲害!在美術館的時候她一直在講解,也不嫌我煩!】

  【夫人真的好厲害!】

  【天吶謝總,夫人太厲害了!】

  ……

  國內已是深夜。

  謝宴禮坐在臥室的辦公桌前點開了工作人員發來的信息。

  一條一條看過他發來的視頻后,才垂著眼睛看向了后面幾條消息。

  無一不是在夸她學識淵博,耐心溫柔。

  謝宴禮合了合眼,他坐在電腦前,唇角很輕很輕地彎了彎。

  兩天了。

  加上去時的飛機,已經接近六十個小時。

  她好像有些樂不思蜀了。

  謝宴禮把數位板和筆往前推了推,很輕地笑了一下。

  開心就好。

  被放在桌上的手機輕輕震了震。

  這一次,是樂不思蜀的人發來的消息。

  謝太太:【弗洛倫薩的夕陽[圖片]】

  謝太太:【[語音消息]】

  謝宴禮點開那條語音,她清軟的聲音里帶著笑,夾雜了微風和周圍的隱約可聞的笑鬧聲:

  “晚安哦,謝宴禮。”

  謝宴禮彎起唇角回她:

  【晚安】

  樓阮的電話很快就打了過來,“你怎么還沒睡,國內都幾點了。”

  謝宴禮握著薄薄的手機,垂眼看向腕表。

  腕表表盤上一上一下顯示著兩個時間。

  現在是京北時間十一點四十分,接近午夜。

  他垂著眼睛低低地笑,“夫人沒發消息給我,夜不能寐。”

  電話另一頭靜了一瞬。

  緊接著,她甜軟又有些嚴肅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那你現在收到了,可以睡覺了。”

  “好,”謝宴禮答應得干脆,“那夫人呢?”

  樓阮認真想了一下,回道,“我們在廣場上走一走就去直接回酒店了,晚飯在酒店吃,吃完也不出來了,明天就是白夜的展了。”

  “嗯。”

  “你朋友的展,你怎么這么冷淡,不期待嗎?”電話另一頭,樓阮忍不住笑。

  謝宴禮沉默了兩秒,他垂下眼睫,“期待。”

  “哼,我就知道你們關系很好。”樓阮笑了聲,像撒嬌似地,低聲說道,“我問白夜你的微博id是什么他都不告訴我,表面上說我們都是美院人,其實還是你那邊的……”

  她頓了下,又覺得自己說太多了,京北現在已經很晚了,于是飛快地切斷話題:“好啦,時間不早了,你早點睡吧,我和小張要回去了。”

  “嗯。”

  “晚安。”

  “晚安。”

  ……

  掛斷電話后,謝宴禮手指落在鼠標上,打開了許久沒有更新的微博。

  最新一條微博下面已經催更遍地。

  【你小子,兄弟姐妹們陪你酸酸甜甜暗戀十年,你暗戀成真了你甜蜜蜜了就忘了兄弟姐妹們了嗎?】

  【速更!夜不能寐!】

  【?婚后小甜餅呢?】

  【我老公說他臨死前想看您更新】

  【婚后小漫畫呢!?】

  【什么時候更新啊?】

  ……

  謝宴禮簡單看了了一眼,挑了一條問什么時候更新的回復:【明天】

  雖然京北現在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了,但熬夜修仙的不少。

  很快就有人發現,并且截圖發去了x人數不多的超話里。

  【喜大普奔,太太明天要更新了!!婚后小甜餅它要來了要來了家人們!![圖片]】

  超話里人雖然不多,但個個都是氣氛組,不管怎么樣都先把氣氛搞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期待!】

  【期待子!】

  【啊啊啊啊啊我為什么不是明天看到,為什么為什么!一個婚后小甜餅而已,他怎么還開始吊起人胃口了,他在外面這樣他老婆知道嗎,能不能管管啊!】

  ……

  在異國他鄉玩得開心的樓阮還沒看到這些。

  她和隨行的小張一起回了酒店。

  也沒有去酒店餐廳吃飯,而是直接回房間叫了餐。

  樓阮換好衣服、吃完飯,洗漱完畢,又美美欣賞了臨行前謝宴禮發給她的照片,然后才樂滋滋躺下了。

  有個好帥的人在家等她,嘿嘿,嘿嘿嘿!

  -

  國內,第二天。

  今天有個謝氏的會議要參加,謝宴禮打算參加完會議就直接去機場。

  他穿著一件改良中山裝出了門,領口風紀扣一絲不茍地系著。

  因為覺得樓阮好像挺喜歡他戴眼鏡,所以出門前謝宴禮特意選了一副無框眼鏡。

  黑色的行李箱被放置后備箱,謝宴禮彎腰坐在了后座。

  他垂眼看著手機屏幕,那條已經定時了的微博還沒有發出。

  狹長的黑眸一眨不眨地盯著那條定時微博,掌心不知道什么時候起了一層薄汗。

  謝宴禮合上眼睛,熄滅了手機。

  他安靜靠在車上,喉結輕滾。

  -

  意大利,弗洛倫薩。

  白夜的展于早上十點鐘開始。

  樓阮是在酒店吃了早餐,準備好一切以后才和小張一起,坐著白夜的車出發了。

  她坐在后座,弗洛倫薩的建筑的在車窗外一閃而過。

  樓阮坐在窗邊看了會兒,摸出了手機,想給謝宴禮發條消息。

  手機頂端有提示。

  【您關注的@x發微博了!】

  樓阮看了一眼,沒有直接點進去,而是先點開微信,就著車窗拍了張照,給謝宴禮發了過去:

  【去看展的路上![圖片]】

  給他發完消息后,樓阮才慢慢悠悠退了出來,點進了那條消息提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