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17章 意大利時間?
  樓阮嚴重懷疑,謝宴禮會勾魂。

  只是飛機起飛前發了幾條消息而已,她坐在飛機上幾乎沒干別的了,除了看著窗外的云發呆,就是看謝宴禮那兩張照片。

  有點后悔訂了四天行程了。

  四天是不是太漫長了……

  -

  國內,謝宴禮跟在導師身后,聽著頭發花白的老人講自己最新的發現,修長玉白的手指一直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

  口袋里的手機一直都沒動靜,安靜得可怕。

  他抬起手拉了拉領帶,矜貴英俊的面龐上沒有表情。

  跟在他身后的師弟妹們認真聽著導師的話,沒人注意他,直到他們年邁的導師回頭看他,老教授推了推眼鏡,有些疑惑地看他:

  “小謝,你不舒服?”

  印象中,他這個學生很少有像現在這樣心不在焉的時候。

  在眾人面前被教授點名對謝宴禮來說著實是新奇的體驗。

  “沒有,”謝宴禮低笑,“抱歉,有點走神,您繼續。”

  老教授還是頭一次聽到他說這樣的話,臉上的疑惑轉情緒轉變為驚奇,他多看了謝宴禮兩眼,才繼續講了下去。

  走出實驗室后,謝宴禮才拿出了一直沒有動靜的手機。

  雖然知道她一直沒發來消息,還是忍不住打開看。

  樓阮最后發給他的一條消息是“好。”

  就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好字。

  他反復盯著看了好幾秒,最后才站在窗邊看著外面被微風拂過的樹枝輕笑。

  虧他認認真真選了襯衫和領帶,還難得戴了眼鏡,拍了十幾張照片精挑細選選出了兩張發給她。

  她倒好,隨便幾個字就敷衍了。

  “意大利時間?”頭發花白的導師忽然站到了他身邊,端著泡了毛尖的雙層玻璃杯歪頭看他手上的腕表。

  腕表表面上,一上一下顯示了兩個時間。

  一個是中國時間,一個是意大利時間。

  謝宴禮轉頭看過來,又笑,“是,您怎么知道。”

  據他所知,他這位把一生都獻給科研和教育事業的導師幾乎沒出過國。

  他幾乎把一生都獻給了華清大學生物學院。

  “哦,”頭發花白的老教授板著臉,“你師母經常去意大利。”

  “就是這個時差。”

  謝宴禮偏頭看他,這還是第一次聽導師說起師母。

  這位安教授是華清大學最古板的教授。

  他幾乎從未和他們提起過家屬。

  安教授把泡著毛尖的茶杯放在窗臺上,雙手背后,看著窗外語氣平靜問,“你太太去意大利了?”

  一口猜中。

  謝宴禮笑,“對,您怎么知道。”

  他還沒正式告訴導師他結婚的事情,他是想著結婚的時候正式下請帖的。

  而安教授這樣的人,也不太可能會刷朋友圈。

  “你不是發了朋友圈的嗎?”安教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看得到。”

  謝宴禮定定站在那里,表情頓時有些微妙。

  安教授瞇起眼睛,背著手問,“她去幾天?”

  謝宴禮:“……四天。”

  安教授轉過頭,像有些不可思議似的:“四天。”

  也不知道他是在驚嘆四天這個時間太長,還是太短。

  不過他都已經刷到那些朋友圈了,謝宴禮索性開口,“既然老師已經知道了,那可不可以先放我兩天假,合作的事情等我回來我們再談。”

  “不可以,”安教授像是知道他要開口說什么似的,直接道,“男人要獨立。”

  “你這樣子,不行。”

  “老師,我們是新婚。”

  “不管你是新婚還是金婚,都要獨立!”

  “……”

  閑聊了幾句后,安教授轉過身,拿出了字體巨大的手機,刷出了夫人最新的游客照:

  【五月的三亞~[圖片]】

  安教授先點贊再評論:【親愛的,你什么時候回來呀,都兩天了,三亞是不是該回來啦!開心/開心/】

  -

  意大利。

  私人飛機抵達機場。

  白燁已經在機場等著了。

  他是在樓阮即將抵達前的兩個小時,才知道了對方叫什么。

  原來是樓阮!

  他雖然不認識,但同樣作為專業第一進入華清美院,他當然是知道對方的名字的。

  以前怎么就沒注意過這個人!

  怎么就沒想過謝宴禮當初看到他名字時候的微妙表情!

  白燁坐在機場來來回回地復盤,最后腦子亂成了一團漿糊。

  樓阮快要抵達的時候,白燁再次收到謝宴禮的消息。

  謝宴禮:【我夫人有點社恐,你多和她說點話,別讓她尷尬。】

  白燁翹著腿等在機場,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上的消息:“6。”

  弗洛倫薩時間晚上十點鐘,白燁接到了樓阮。

  在學校的時候他只注意過樓阮的名字、排名和她的作品,沒注意過對方的長相。

  謝宴禮甚至一張照片都沒給他發。

  白燁還帶著人舉了個牌子。

  他一直盯著那邊,可太期待太期待了。

  樓阮出來的時候身旁還跟著人,是謝宴禮派來的人。

  她沒注意到這邊的牌子,她身旁的人也沒注意到。

  白燁幾乎一眼認出來,“是那個,一定是。”

  他唯一見過的關于樓阮的照片,就是被謝宴禮珍藏著的那張照片,《暗戀她》的靈感來源。

  圖片里的女孩子雖然只有小小一個,小到只能看到臉部輪廓看不到五官,但白燁還是一眼認出來了。

  是那個,一定是那個。

  一張完美又毫無攻擊性的臉,完全符合東方人對初戀定義的臉。

  樓阮抬頭看了過來,她似乎看到了這邊的牌子,手上還舉著手機,像是在和謝宴禮打電話。

  她一邊往這邊走,一邊朝著他們這邊揮了揮手。

  “我看到了。”她看著另一頭的東方面孔,語氣有些驚奇,“長得好漂亮。”

  白燁就站在另一頭,身上松松垮垮套著一件灰色衛衣,頂著一頭微卷的金發,皮膚白瓷一樣,五官不像謝宴禮那樣具有攻擊性,而是更一種極端的好看,無害又純良。

  是一種毫無攻擊性,看著很好接近的好看,用漂亮來形容最合適不過。

  又是一件女媧得意之作。

  電話另一頭的謝宴禮頓了一下,“漂亮?”

  “對,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怎么也沒見過……”

  機場,白燁已經和身后的人一起上了前。

  兩方人會合,白燁率先露出笑容,“酸橘老師好,遠道而來給我捧場,辛苦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