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10章 我和外面的山茶一樣,會自己掉落,不用你摘
  謝宴禮保持著那個姿勢站在那里,瞳孔微縮。

  她好像朝著他心口開了一槍。

  樓阮靠在他懷中,已經徹底閉上了眼睛,纖長濃密的眼睫微垂著,纖細的藕臂軟塌塌勾著他,很乖。

  沒有前面兩次喝多的時候那么磨人,又好像比前面兩次還要磨人。

  謝宴禮垂下眼睛,下巴蹭過她額間的柔軟的發絲,很輕很輕的一下。

  他聲音很低很低,帶著啞,像在自言自語:

  “你不用做什么。”

  “我和外面的山茶一樣,會自己掉落,不用你摘。”

  -

  謝家雖是豪門世家,但家里每個人行事都格外低調,除了謝宴禮。

  他是謝家第一個走向人前,走向大眾視野的人。

  過去十年,每次獲得大大小小的榮譽時,學校和媒體的宣傳,他從沒有拒絕過,每一次都禮貌配合。

  他要走上神壇,要他的名字隨處可見,要,讓他的仙子看到他。

  十年過去,纖塵不染的月色終于落在了他身上,他的仙子看向了他。

  謝宴禮眼尾微紅,他看著靠在枕頭上已經熟睡的人,第一次起了壞心。

  “樓阮。”

  他輕聲喊她。

  她睡得很沉。

  “樓阮。”

  她還是沒醒。

  謝宴禮微微俯身,修長的指尖拂過她的發絲,聲音很輕很輕道,“夫人…”

  她落在睡臉旁的手臂瑩白如玉,細得不堪一握。

  他掌心落在她漂亮的腕骨上,眸光在昏暗的房間里暈著濃稠的墨色,他垂下眼,在她唇角落下輕吻,“夫人。”

  樓阮抬起手蹭了蹭嘴角,無意識地發出鼻音,“……嗯?”

  謝宴禮眼睫閃了閃,聲音很輕,在寂靜的夜里響起的時候,宛若海上的鮫人之歌,蠱惑人心:

  “你說,要勾引我?”

  -

  宿醉后,樓阮整個就是一個頭疼。

  她睜開眼睛盯著天花板看了幾秒,哦,昨天又喝多了。

  謝宴禮回來以后,她好像又撲上去了。

  然后……

  她揉了揉頭發,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九點了。

  今天周二,謝宴禮應該已經走了。

  她掀開被子跑下來,噔噔噔跑去洗漱。

  洗完衣服也沒換一件就揣著手機跑下樓了。

  餓了,真的有點餓了。

  先吃點東西再想……

  樓阮噔噔噔跑下去,還沒踩下最后一級臺階,眼睛一瞥就看到了坐在那邊的謝宴禮。

  樓阮:“?”

  怎么回事。

  時間倒流?

  今天是周六?

  還是穿越,她又回到了上一次喝酒后?

  坐在那邊的人也抬眼看了過來,狹長的黑眸挑著,似乎心情不錯。

  “夫人醒了。”

  嗓音里的愉悅情緒幾乎要溢出來。

  樓阮:“……醒了,你怎么沒去上班,今天不是周二?”

  “哦,”謝宴禮慢條斯理道,“請假了。”

  樓阮驀地清醒了幾分,請假了?

  為什么請假,生病了嗎?

  她走過去,站在謝宴禮面前仔細看他,“為什么,生病了?”

  眼尾很紅,眼底好像是有點青黑,像一夜沒睡。

  但再怎么,氣色看起來都比她好多了。

  也不像是生病的樣子啊。

  謝宴禮抬著眼睛,微紅的眼尾輕挑,眉梢帶笑,“夫人昨天喝多了。”

  樓阮:“……”

  她抿起唇,盯了他兩秒才理直氣壯說道,“是多喝了一點點,但不是在家里嗎,喝多一點又……”

  “嗯。”謝宴禮微微頷首,修長冷白的手指輕輕曲起,在桌面上很輕很輕地敲了敲,“所以昨天說了什么,做了什么,都忘了,是吧?”

  樓阮忽然就沒那么理直氣壯了,她盯著那雙漆黑眼瞳看了幾秒,“……和上次一樣?”

  她覺得應該和之前差不多。

  謝宴禮抬著眼,朝著她勾了勾唇,“還有別的。”

  樓阮:“……?”

  還有什么?

  謝宴禮見她好像真的不記得了,才慢條斯理拿起手邊的手機道,“夫人不記得沒關系,我可以幫夫人回憶。”

  樓阮看著他的動作睜大眼睛,他拿手機干什么?

  還錄像了?

  不會吧?

  還帶保留證據的?

  謝宴禮倒也沒給她看什么錄像,而是把手機放在一旁,輕輕點開了播放鍵。

  是錄音。

  樓阮看向謝宴禮。

  對方氣定神閑地坐在那里,微微抬著眼,似笑非笑。

  她帶著醉意的聲音從手機聽筒里彌漫出來,恍若囈語:

  “要……勾引你。”

  樓阮:“!”

  謝宴禮仍然抬眼看著她,聽到這聲后,他菲薄的唇輕輕勾了勾,喉嚨里溢出輕笑,輕而愉悅,撩撥著人的心弦。

  手機里斷斷續續地傳來聲響。

  “謝宴禮……你到底喜歡什么……”

  “我要怎么才能勾引到你啊。”

  “清純……學院……”

  “喜歡嘛?”

  ……

  清純學院……

  她想說什么啊,清純制服學院風嗎?

  樓阮恍恍惚惚地站在那里,腦子嗡嗡嗡的,時間仿佛都靜止了。

  勾、引。

  她忍不住合了合眼,不應該喝酒的。

  勾引聽起來,不是那么好聽。

  她有些發散性地想著,直到謝宴禮熄滅手機屏幕,站起來,繞過茶幾,在她面前站定。

  幾乎是下意識的,樓阮微微往后退了一下,但卻被一只修瘦的手抓住了手臂。

  帶著淡啞的悅耳聲音從上方落下來,他聲音很輕,帶著淺笑,“夫人,喜歡我也不是那么丟人的事,可以直接告訴我的。”

  說著,他又低笑一聲,說道,“畢竟我在招人喜歡這件事上,的確天賦異稟。”

  樓阮被抓著胳膊,腦子有些混沌,她混沌的大腦飛速運轉,有些語無倫次,“我之前……我怕你覺得……”

  怕他覺得,她用他來療傷,治療上段單戀的傷。

  謝宴禮抬起手,微微曲起的修長指節微張,掌心里的芍藥花朵紋理綻開。

  抓著她手臂的手指輕輕松開,他垂著眼睛,樓阮兩個字被他念得格外繾綣好聽:

  “沒什么好怕的,樓阮,我也喜歡你。”

  樓阮垂眼看著他掌心的芍藥花紋紋理,身子微微僵了一下,她驀地抬起頭。

  那雙瀲滟惑人的黑眸垂著,眼尾染著淡紅。

  他看著她,一字一句說道,“很早之前,就喜歡你了。”

  “夫人在招人喜歡這方面,也是天才。”

  頓了一下,他又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