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06章 好看
  樓阮抬著頭,猝不及防地對上他的眸子。

  那張惑人奪目的眼睛微微低下來,緩緩放大。

  形狀漂亮的薄唇就在眼前,泛著淡淡的水光,漂亮又勾人。

  她雙手捏著復古的格紋領帶,目光被那灼灼的紅色吸引。

  樓阮輕輕吸了口氣,收回目光,垂著眼睛替他打好了領帶。

  這才收回纖細的皓腕,毫不吝嗇地夸獎道,“好看。”

  謝宴禮輕輕勾起唇角,轉身看向了身后的鏡子。

  為了選領帶,所以出門的時候,他特意按照樓阮的要求換了身西裝。

  由著名工匠手工剪裁的西裝做工精致,胸前是雅致的竹子刺繡,熨帖昳麗。

  謝宴禮脫下西裝外套,認真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他目光落在那條領帶上,黑睫輕輕閃了下。

  系得很漂亮。

  是很標準的系法。

  應該是系過很多次。

  墨黑色的眸子垂落下去,定定鎖住胸前的領帶。

  他忍不住想,她也給他系過領帶嗎,系過多少次?

  給他系領帶的時候,是不是也離得很近,也會夸他的喉結好看……

  謝宴禮有些沒辦法控制思緒發散,只能由著它們如同失控的藤蔓肆意生長,直到身后的人走到他身邊,歪頭看著鏡子里的他說道,“這條怎么樣,你喜歡嗎?”

  他難得有些不好說話起來,“不喜歡。”

  “嗯?”樓阮愣了一下,“那再多試幾條。”

  她甚至還朝著謝宴禮抬了抬手,示意他低下頭來,要給他解下領帶。

  養尊處優的謝先生緩緩轉過身,單手挎著自己的西裝外套,朝著她低下頭來。

  樓阮抬起手,動作輕慢地給他摘下領帶,“這條太花了嗎?”

  他是只喜歡純色,不喜歡有花樣的嗎?

  謝宴禮垂著眼睛,“沒有。”

  樓阮低低“哦”了聲,那就是單純不喜歡這條。

  領帶被徹底摘下來后,樓阮身后的人才發出聲音。

  “樓阮?”

  樓阮回過頭去,正對上了周清梨的眼睛。

  周清梨穿著一身黑色套裝,同色系的細高跟,長發卷成大卷披在腦后,身后……跟著拎了一大堆購物袋的程磊。

  程磊默默站在周清梨身后,看他們的目光有些復雜。

  看謝宴禮的目光尤其復雜。

  樓阮手上拿著了領帶,歪頭看了過來,“清梨姐。”

  程磊目光有些躲閃,但是前面的周清梨倒是大大方方的,高高興興打招呼道,“好久不見,和你老公一起逛街?”

  “你老公”三個字鉆進耳朵,讓樓阮變得遲鈍起來,她點點頭,“……嗯。”

  周清梨笑了一下,對著她身后的謝宴禮點了點頭,又說,“剛在外面看著像你,沒想到真是你。”

  “那你們接著逛吧,我就過來打個招呼。”

  樓阮拿著領帶點點頭,眼看著她帶著程磊一起離開。

  周清梨沒回頭,但心情看起來似乎不錯,高高興興走出了這家門店。

  倒是程磊,跟在她身后頻頻回頭。

  他每一次回頭,都能看到站在鏡子前的男人駐足看他,漆黑的瞳仁中帶著說不清的情緒。

  程磊替周清梨拎了一大堆東西,直到徹底看不到那家門店才回了頭。

  他心情有些復雜。

  剛開始聽說他們結婚,整個就是不可置信,覺得他們的婚姻是什么交易。

  再后來,聽邵崢說了那顆古董戒指冠冕,再到知道謝宴禮以前……暗戀。

  到這里他還以為是謝宴禮單方面喜歡樓阮,樓阮就算不喜歡周越添了也沒那么快喜歡上他。

  但是剛剛……

  樓阮給他系領帶。

  兩人看起來那樣親昵…

  走在前面的周清梨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回頭看他,“小程,我弟弟這幾天干什么呢?”

  程磊:“……”

  “你拎著這么多東西辛苦了,把東西放下來歇會吧。”周清梨又笑,“他們看起來感情真好,樓阮還給謝宴禮系領帶……”

  “你們以前一塊逛過商場嗎?樓阮給我弟弟系過領帶嗎?”

  程磊:“……”

  沒有。

  沒一起逛過商場,就是一起回家,一起出差。

  系領帶當然也是沒有的。

  像系領帶這么親密曖昧的事情,他們從沒做過。

  “不會沒有吧?”周清梨歪頭問道,“你不會不知道吧,那你要不問問我弟弟吧?”

  程磊怎么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只能如她所愿,回答道:“……沒一起逛過商場,系領帶,也沒有過。”

  “哦,沒有啊~”周清梨若有所思地拿出了手機,在程磊面前找到了周越添的微信號,給他發語音,“弟弟呀,你這兩天怎么樣?姐姐好擔心你。”

  “要不要出來和姐姐吃個飯呀?”

  細細的黑色高跟踩在商場光潔明亮的地板上,周清梨又發了最后一條語音,“我剛剛還看到樓阮和謝宴禮了呢,他們也在這邊逛街~”

  她說完就把手機丟進了自己的限量款包包里,背著手往前走,“小程。”

  程磊沉了口氣:“……周總。”

  周清梨看了一眼一旁的彩妝專柜,語調平靜,“什么該和他說,什么不該和他說,你知道吧?”

  程磊當然明白她的意思。

  能氣死周越添的要說,要夸大其詞、添油加醋地說。

  不能讓周越添生氣的,不說。

  周清梨那只限量款包包里的手機已經劇烈震動了起來,連帶著包外面的鉆石墜子都跟著一起晃了起來。

  她身后把包摘下來,“去歇會吧。”

  程磊沉默地接過她的包,沒說話。

  周清梨又看了過來,“和他隨便說說就行,別真把瘋狗招來,我想安安靜靜逛個街。”

  程磊沉了口氣,只能點頭:“是。”

  周大小姐拿捏人的本事很強。

  周越添離開周氏當天晚上,她就和他爺爺說他在周氏表現很好,在老人家面前給他夸了一通,天花亂墜。

  老爺子難得夸他,還讓他跟著周大小姐好好學。

  現在他根本走不得,只能留下。

  留下也是備受折磨,每天不僅要當牛做馬,既當秘書又當副總,又要給她當司機,時不時還要配合她折磨周越添……

  偏偏周越添也不讓他走,要他留下來好好看著周清梨。

  他完全就是一個人格分裂的狀態,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邊的了。

  程磊看著周清梨走進去,開始大刀闊斧地購物,這才把東西放下,認命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周越添果然打來了電話,他生無可戀地接了起來,“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