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05章 這是夫人的賠罪方式?
  樓阮站在外面,耳尖唰地紅了一下。

  謝宴禮站在廚房里,和她只隔著幾步,他抬起手蹭了一下自己的喉結,“確實很喜歡這里?”

  雖然是逆著光,但她的目光還是不受控制地隨著他的手移動,落在了他指腹剛剛蹭過的地方。

  謝宴禮站在廚房里,抬起手“啪”地一聲打開了廚房的頂燈,冷白色的光芒落下來,她看得更清晰了些。

  樓阮心跳快了不少,但面上卻很冷靜,她聲音大了些,好像很理直氣壯似的,“對,確實很喜歡!”

  謝宴禮動作一頓,眸色好像深了些。

  不知道為什么,被他這樣看著,她有些莫名的心虛,她低下頭,小小聲道,“那就是很好看嘛。”

  有點不敢抬頭看廚房里的人。

  謝宴禮保持著那個動作站在那里,眸色深湛。

  修長的掌心頓時起了層薄汗。

  他看著她,若有所思地問,“昨天晚上,你都記得?”

  樓阮想了想,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開始臉紅,她誠實道,“倒也不是全都記得。”

  “哦?”謝宴禮轉過身,像是不經意似的,隨口問道,“那夫人說說,都記得什么。”

  樓阮驀地抬起頭,看著謝宴禮的背影睜大眼睛,他在說什么?

  還要說都記得什么?

  上次也沒這個流程啊。

  喝多了以后還要考試?

  他想聽什么,她對他投懷送抱,獻上親吻?

  怎么這么變態,還要人親口說!

  謝宴禮站在廚房,替她加熱醒酒湯,從頭至尾沒有回頭。

  半晌,他才聽到身后的人小聲說:

  “就,和上次一樣?”

  謝宴禮看著面前滋滋的火苗,黑眸深湛。

  上一次的晚禮服,是多層,分量很足。

  而她昨天穿的那件睡衣,薄如蟬翼,領口也開得大,她隨便掙扎一下就會移位。

  他不僅能感受到她的體溫,還能——

  謝宴禮驀地合上眼睛,雙手撐在大理石的桌面上,終于回頭看她,微妙的啞藏在嗓音里,“比上次過分。”

  樓阮呆若木雞,比上次過分嗎?

  可是她昨天晚上動作明明很輕。

  喝了酒以后容易沖動,會把比平時更大膽。

  酒精的驅使她,很想咬,但一想到會咬出痕跡,已經很克制了呀!

  他喉結……

  今天看著也沒什么事啊,至少是沒有留痕跡的。

  怎么就比上次過分了呢!

  “……那,那我請你吃飯,給你賠罪。”樓阮想也沒想就說道。

  反正吃飯,她是不虧的!

  謝宴禮喉結滾動,“領帶也被你扯壞了。”

  樓阮:“?”

  她這么大勁兒嗎?領帶能給他扯壞?

  不會吧。

  只是兩秒的功夫,她抬起頭,大氣道,“賠你,我賠你一條!”

  不就是一條領帶!

  她還是有點積蓄的。

  謝宴禮靠在那兒,眼尾微微挑起,“一條?”

  樓阮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依舊大氣,“十條,給你買!”

  生意人不做虧本的買賣。

  謝宴禮也是生意人。

  沒關系,她明白!

  謝宴禮像滿意了似的,微微頷首,轉了身,“坐著吧,醒酒湯馬上就好。”

  -

  京北,京江購物中心。

  樓阮是實打實的網購狂魔,她幾乎不逛商場。

  她走在謝宴禮身邊,左看看右看看,莫名有些興奮。

  原來逛街是這種感覺。

  原來逛街有人陪著是這種感覺。

  她看到一家西裝店,想也不想就伸出手,拉住了身旁的人的手腕:

  “這家。”

  謝宴禮垂下眼睛,看向了被她拉著的手腕,遲遲沒有收回目光。

  樓阮拉著他走了進去,導購很熱情地迎了上來。

  他在一旁坐了下來,看著樓阮和對方溝通。

  她眼眸微微彎著,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嗓音輕盈而甜軟。

  “啊,色系,我也不知道我先生喜歡什么色系……”

  她好像被問住了,轉過頭來看他,“謝宴禮,你喜歡什么色系的?我看你之前的好像都是黑色的,要不要試試別的顏色?”

  謝宴禮坐在那里,狹長瀲滟的黑眸中閃過茫然的恍惚。

  【我先生。】

  這幾個字像是有生命似的,他的心也跟著這三個字一起鼓動。

  “謝宴禮?”見他不回答,樓阮又喊了聲。

  謝宴禮抬起頭,黑眸中泛著微妙的漣漪,他站起來,在店內導購小姐的目光中走向她,在她身旁站定,“好。”

  他從不逛商場。

  就是以前陪談女士或者謝星沉來商場,也都請包場清空,由模特為他們展示商品。

  其余大多數時間,唐叔都會派人把服飾送進家里。

  導購小姐已經在幾分鐘之內分清了這個家誰做主,她動作熟練地走到樓阮身側,為她介紹本季新品。

  樓阮好像興致很高,一直歪著頭和對方聊天。

  謝宴禮默默跟在她身旁,直到她從一排領帶中選中了一條格紋領帶。

  她回頭看向他,臉上依舊帶著淺淺的笑,那雙眼眸微微彎著,明亮干凈,“這條喜不喜歡?”

  謝宴禮忽然想起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這雙眼睛流過眼淚。

  她笑的時候好看,哭的時候也好看。

  今天很好看,每天都很好看。

  他垂眸看向她手上那條領帶,聲線平平,“不知道,要試試。”

  樓阮抬起手,把領帶遞給他。

  謝宴禮垂眸看著,沒接。

  樓阮:“?”

  不是說要試試嗎,怎么不動。

  終于,謝宴禮緩緩掀起眼睫,漆黑的瞳仁宛若平靜的湖泊,他看著她問道,“這就是夫人的賠罪方式?”

  樓阮:“……?”

  不然呢?

  一旁的導購小姐忍不住笑了一下,捂著嘴說道,“女士,您幫您先生系一下吧。”

  謝宴禮慢條斯理地抬起手,修長雙手落在他黑色的領帶上,垂眼把它摘了下來。

  樓阮:“……行。”

  原來是要她給他戴。

  也不問問她會不會戴。

  還好她以前看視頻學過,想著和……

  想著以后結婚了給未來的老公系。

  她走到他面前,謝宴禮輕輕低下了頭。

  復古的格紋領帶被套了上去,那人又直起了身子,樓阮抬起手,一邊給他系領帶一邊看他。

  謝宴禮長而密的黑睫微微垂著,目光落在她手指上。

  樓阮手指有些發燙,她忽然發現,這個視角看喉結非常清楚……

  微微凸起的冷白喉結就在眼前,正在隨著謝宴禮的動作細微地滾動。

  樓阮替他系著領帶,一時間被美色吸引住了,直到上方悅耳的聲音落下來,帶著幾分懶散,“好看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