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95章 我和夫人,心有靈犀
  家里。

  謝宴禮靠在沙發邊上,雖然還是靠著,但莫名的,精神氣好像和剛剛不太一樣了。

  手機震了半晌,他總算抽出空看了一眼。

  是季嘉佑的微信,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他發了一大串微信。

  季嘉佑:【阿宴!阿宴!(振聲】

  季嘉佑:【阿宴你還好嗎,都已經快五點了,你怎么還沒有發朋友圈,今天的甜蜜小日記呢,你怎么還沒有發,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季嘉佑:【阿宴,阿宴啊,我的阿宴啊,你怎么了啊!】

  ……

  謝宴禮抬著手,看著手機屏幕上那一串又一串的消息,嘴角輕輕扯了扯,總算給他回了兩條:

  【活著】

  【有事?】

  季嘉佑:【倒也沒有,就是你忽然不發朋友圈了,有點不習慣】

  季嘉佑:【還以為你太粘人被嫌棄了】

  謝宴禮:【?】

  季嘉佑:【開玩笑,開玩笑的哈!】

  謝宴禮瞥了一眼,正要切出去發個朋友圈滿足他的心愿,可還沒來得及,季嘉佑的消息就又來了。

  像是在試探。

  季嘉佑:【……那個,我聽說今天周氏的那個去你那兒了?】

  謝宴禮看著他發來的消息,輕輕蹙起了眉,周越添去華躍是什么業內大新聞嗎?

  季嘉佑:【阿宴,我很擔心你啊,你不會是被情敵打擊的萎靡不振了吧?你肯定不會的對吧~】

  季嘉佑:【沒事,沒事的寶,你老婆都人已經是你的了!我肯定是相信你的好吧,她的心你遲早拿下!】

  季嘉佑:【再給你個消息,周氏董事長今天親臨公司,廢太子了,你情敵被廢了~~】

  謝宴禮垂著眼睛,神色忽然頓住。

  周氏,廢太子?

  季嘉佑:【周氏現在的總裁是周董事長第一任妻子的女兒,長女,周清梨,聽說這姐從小到大最看不慣的就是周越添,她現在上來了,周越添應該不會有什么好日子過了,你放心,周越添以后沒時間找你了~】

  謝宴禮垂著看,說不上來是什么心情。

  他正要動手回復,門口就傳來了滴滴的聲音。

  緊接著,樓阮打開了門。

  她穿著一件棉麻質地的白裙子,柔軟的長發披在腦后,懷中抱著一簇茉莉白玫,另一只手上拎著一個紙袋和蛋糕袋。

  透明的蛋糕袋里,草莓蛋糕的盒子安靜躺在里面。

  手上的手機還在震,謝宴禮卻已經沒什么心情再去看季嘉佑說了什么。

  天氣好像真的變熱了。

  樓阮白皙的額間沁了點細汗,她站在門口看過來,“今天沒什么事嗎,你今天回來好早。”

  謝宴禮靠在那里,微微側著頭看她。

  太陽快要落山了,原本落在沙發邊的光影正好落在了門口的樓阮身上。

  她懷中的茉莉白玫和她一起被金色的光浸著。

  被綠意簇著的白玫瑰被雪梨紙蹭蹭包裹,安靜地躺在她的臂彎里,似有茉莉的淡香彌漫過來。

  謝宴禮微微一怔,看著她在門口換好了鞋子,像他平時一樣,抱著花,拎著蛋糕,走進來。

  她走到他面前,抬手把抱了一路的花遞上來,又朝著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接住。

  謝宴禮終于回了神,他有些遲鈍地把不知道什么時候熄滅屏幕的手機放在一邊,抬起骨節分明的手,把那簇彌漫著香味的花接了過來。

  搭配清雅的花束被抱在懷中,才有了幾分實感,像遲疑了幾秒,他垂下眼睛看她,“……送我的?”

  樓阮瞇起眼睛笑,點頭的時候額間的碎發也跟著一起抖動,像小精靈在跳舞,“對呀。”

  她又抬起手上的蛋糕袋子,淺櫻色的唇瓣彎起來,笑弧更燦爛,“你的草莓蛋糕。”

  像是有什么喜事似的,語調格外輕快。

  明明昨天晚上熬了個大夜,此時應該不太會有這么好的精神……

  謝宴禮薄唇動了動,抬起筋脈微浮的手,接過了她遞上來的草莓蛋糕。

  她手指在他指尖蹭了一下,帶著柔軟的熱意。

  向來很會說話的謝宴禮忽然有些失語,像是被剝奪了什么組織語言的功能似的,有些斷斷續續道,“怎么想起來送我花。”

  樓阮手上還拎著個紙袋,她“喔”了聲,像是認真思考了一下,才說,“入鄉隨俗?禮尚往來?”

  她笑了一下,抬著眼睛看他,“你們家不都是這樣的嗎。”

  謝宴禮抱著花,有些不知道該看花還是該看她。

  他喉結輕輕滾了滾,抱著花的手指輕輕收緊。

  終于在樓阮繞過來坐下的時候垂下眼睛,看向了懷中的花。

  茉莉花葉和還未盛開的小小花苞簇擁著嬌艷的白玫瑰,被一層又一層漂亮的紙張裹著,上面還有個小卡片。

  謝宴禮抬起手指,輕輕推開了藏在花間的卡片。

  卡片上沒寫幾個字。

  【to謝先生】

  下面是一幅夜鶯與玫瑰,畫得簡約,但線條格外流暢用心,反而有種別樣的美。

  樓阮已經繞過來在他身旁坐下了,她的手機被她隨手放在茶幾上,像是很驚喜似的,她看著桌上的鈴蘭和曲奇餅干說道,“這是給我的嗎,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想吃曲奇。”

  “……我和夫人,心有靈犀。”謝宴禮抱著花坐下來,平日里悅耳干凈的嗓音多了幾分細微的啞。

  樓阮笑了聲,“我拆開了。”

  謝宴禮輕輕點頭,目光又重新落在了自己懷中的花上。

  其實幾年前高中畢業典禮的時候,他有看到她送周越添花。

  是和這束一樣的,茉莉白玫。

  周越添他們都沒給她準備的。

  她卻送了他。

  他眼睫閃了閃,微微俯身,鼻尖蹭了蹭嬌艷的花瓣。

  她送得還真是,熟練。

  可他還是好喜歡…

  樓阮把曲奇盒子放在了他們中間,往嘴里扔了兩個,又擦了擦手,“對了,我剛出去買了新書,你要不要看?”

  謝宴禮正準備去找個瓶子把花插好的,他動作又頓下來,轉頭看她。

  樓阮臉上掛著溫軟的笑,“你書架上好像沒有這本,也不知道你會不會看這種。”

  她把紙袋里面的書遞過來。

  謝宴禮垂眼去看。

  是王小波的,《愛你就像愛生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