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94章 要給你帶個蛋糕嗎,謝先生
  電梯門緩緩打開,謝宴禮走出了電梯。

  手機信號也在一瞬之間變為了滿格。

  白燁的電話適時地打了進來。

  謝宴禮手上還拎著一小盒曲奇餅干,他垂眸看去,手指滑動接聽鍵,接了電話。

  “喂。”他語調漫不經心,“還有什么事兒。”

  電話另一頭的人好像格外得意,“謝宴禮,你老婆加我微信了~”

  謝宴禮踩著臺階走到門前,拎著曲奇餅干的手抬起來,垂眸按密碼開門,“我知道。”

  他微信還是他推過去的。

  按密碼的手指微微一頓,謝宴禮站在那兒停了一下。

  學校官網的那張公告表他看過很多次。

  不認識白燁的時候就經常看到他的名字,看著他的名字掛在另一邊,和她并列,放在一起……

  謝宴禮站在門前合了合眼,垂著眸輕笑了一下,他是不是嫉妒心太重了。

  電話另一頭,白燁身邊充斥著另一種語言,他流暢的中文在他們之間顯得更為清晰,得意洋洋,“哼哼~她還說下下周來意大利看我畫展~”

  謝宴禮手指剛落在門把上,開門的動作驀地頓住,“哪天?”

  “嗯?”電話另一頭,白燁的聲音一頓,又好像有些幸災樂禍起來,“下下周周末啊,你不知道嗎,人家沒跟你說啊?”

  “也是,我們美院人都是自由的靈魂,必不可能被家庭束縛……”

  謝宴禮打開門,正準備掛掉電話,白燁的聲音就再次傳來:

  “阿宴,別惱羞成怒哦,男人脾氣太大會被嫌棄的~”

  謝宴禮拎著曲奇站在門口,精致的透明袋子里還有一小簇鈴蘭花,他手指扣著手機,波瀾不驚道:

  “不會。”

  頓了幾秒,原來意大利的白燁又聽到他說:

  “下下周,我也一起去。”

  -

  樓阮并不在家。

  謝宴禮放下了買來的曲奇餅干和鈴蘭,在沙發邊坐了下來。

  家里靜悄悄的,好像又回到了她沒搬進來的時候。

  他解鎖手機,微信里,她發的最后一條消息是“白夜還挺熱情的”。

  謝宴禮垂下眼睛,眉眼低斂地看了幾秒,菲薄的唇輕抿。

  他修長的手指握著手機,就著沙發緩緩靠了下去,微仰的飽滿喉結輕滾。

  屋外金色的光纖照進來,落在他纖長的眼睫上,纖長的黑睫被染成金色,在眼底落下暗影。

  謝宴禮抬起手腕,蓋住了眼睛。

  家里的沙發并不是很軟的質地,但他卻好像整個人都陷進去了似的,靠在那里一動不動。

  黑色的西裝繼續要和沙發融為一體。

  也不知道靠了多久,他才輕輕放下手。

  他早回家了,她不在家。

  發個消息問一下,應該不會顯得很粘人吧。

  應該,不會被討厭吧…

  -

  樓阮并不是第一次來花店。

  高中畢業典禮的時候,學校很多同學的家長都去了,很多家長都給孩子買了花。

  徐家當然不會有人給她買。

  但她會給自己買。

  那是她第一次走進花店。

  一中附近的花店并不大,也沒有現在這個干凈透亮,甚至還有些逼仄,但那個時候,她還是很開心。

  人生中第一次抱住花,是自己送給自己。

  “小姐,您的花包好了。”

  樓阮從花店精致的椅子邊站起來,瞇起眼睛笑,她伸手接過包好的茉莉白玫,嗓音輕輕軟軟,“謝謝。”

  她選的是茉莉和白玫瑰,茉莉和白玫瑰放在一起很配,有別樣的清雅。

  鮮花芬芳撲鼻。

  她第一次送給自己的,就是茉莉白玫。

  雖然是一樣的花,但心情卻有些不太一樣。

  樓阮抱著懷中的花,帶著和高中畢業時不一樣的愉悅心情走出了花店。

  花買好了,還差什么呢?

  她站在路邊,抬頭看著天上棉花糖一樣的白色云層,認真回想出門前看到的帖子。

  投其所好。

  可是她似乎不太了解謝宴禮的愛好。

  花店的門上掛著一串風鈴,微風一起,它就輕輕擺動起來,發出了泠泠的響聲。

  樓阮抱著花,看著天上一團又一團的云,哦,好像也不是完全不知道。

  她抱著花,伸手摸出手機,還沒來得及打開地圖,就看到了謝宴禮的消息。

  她點開。

  謝宴禮:【去哪兒了?】

  樓阮:“嗯?”

  她直接撥了電話過去,謝宴禮很快就接了。

  “喂?”電話另一頭,干凈悅耳的嗓音傳來,他周圍輕悄悄的,聽不出在什么地方。

  樓阮身后的風鈴輕輕響著,帶著點微風,她嗓音清甜,“我在外面買東西,你回家了嗎?”

  “嗯……”謝宴禮問,“買什么東西,怎么不讓唐叔找人去買。”

  樓阮抱著花往前走,“總不能一直呆在家里。”

  頓了一下,她又說,“我馬上要回去了,你要什么東西嗎?”

  她說得有些緩慢,只因不擅長做這樣的事。

  “蛋糕要不要,”樓阮忽然笑了一下,一本正經道,“我也給你帶個小蛋糕回去?要什么口味的。”

  也不知道怎么了,電話另一頭的人忽然沒了聲。

  樓阮遲遲沒等到回應,抱著花蹙眉,“謝宴禮?”

  她手機壞掉了?

  這不是新手機嗎?

  還是謝家人買的,謝家人的業務能力她還是相信的,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好在謝宴禮終于出了聲。

  他嗓音有些沉,莫名帶了幾分顆粒感,好像是回神之后的遲疑,“嗯……你剛說什么,我沒聽清。”

  樓阮:“……”

  她沉了口氣,重新道,“我說我快要回家了,要給你帶個蛋糕嗎,謝先生。”

  電話另一頭忽然傳來一聲低笑。

  樓阮覺得莫名其妙,還把手機挪開看了一眼屏幕上謝宴禮的名字,確認自己沒有撥錯電話,“笑什么。”

  “帶一個吧。”

  那人好像終于正經了。

  樓阮耐心問道:“要什么口味。”

  謝宴禮像是認真想了一下似的,“草莓的。”

  “行。”

  掛斷電話后,樓阮沿著路往前走,她記得出門的時候有看到蛋糕店和書店來著。

  來的時候沒仔細看,也不知道那個書店里有沒有她想要的書。

  不知道有沒有能送給謝宴禮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