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91章 職務暫停
  程磊站在一旁看著周越添的大姐,她每一句話都聽得他心驚肉跳,忍不住去看周越添。

  周越添眼皮子跳了一下,神色倒還算正常,沒有出現特別明顯的波動,只是那雙眼睛在一瞬間紅了一個度。

  周清梨嘴角掛著笑,像嬌嗔,她看著周越添,繼續道,“有什么事這么急,還得讓樓阮去辦,害得我和爸爸都喝不上口能喝的。”

  周父的目光也落在周越添身上,雖然還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但鏡片后的眼眸中卻帶著審視。

  程磊看了周越添一眼,眼看著他臉色越來越差,可卻偏偏什么都不能說。

  樓阮的離職報告被駁回了。

  她現在人雖然走了,但工作關系還在這里。

  周越添這幾天精神狀態不好,沒提前交代過這事兒,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周越添定定看著周清梨,略微猩紅的眸子波瀾不驚,一字一句道,“她有事,請假了。”

  “哦?”周清梨像認真思考了一下似的,“請假了?也是,我聽人說她結婚了。”

  “你給了她幾天婚假啊?”周清梨看著周越添的臉,似笑非笑,“怎么也得給個十天半個月的吧,好歹認識這么多年。”

  她看著周越添緊繃的下頜,把“好歹認識這么多年”幾個字咬得很重。

  語氣輕快得,不知道的還以為新婚的人是她。

  程磊驀地看向了周越添。

  確認了,周越添這大姐是知道了什么特意過來找事的。

  她的每一句話,都是故意說的。

  周父卻像不知道似的,原本一直沒有表情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表情,他緩緩皺了皺眉,“結婚?”

  周清梨笑得開心,“是呀爸爸,樓阮嫁得挺好的,我聽說她是老公是華躍生物的謝……”

  周越添定定看著周清梨,仿佛已經到了忍耐極限。

  偏偏周清梨一點也不怕他,還特意笑著看了他一眼,尾音拉長道:“是華躍生物的謝宴禮哦。”

  “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程磊站在周越添斜后方,輕輕沉了口氣。

  不愧是和周越添當初掰過手腕搶過繼承權的周家長女,真是句句戳心。

  每一句都在戳肺管子。

  周越添當初之所以能更勝一籌拿到繼承權,也就因為周清梨是女的,不然以當初周氏一半的高層都偏向周清梨的情況,周氏現在是誰的還不知道呢……

  周父微微蹙眉,掃了周越添一眼,再看坐在對面似笑非笑的女兒,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清梨,你先出去,我和你弟弟說說話。”

  周清梨拍了拍手,站了起來,反正她想說的也都說了。

  能看到周越添臉色差成這樣,她也差不多滿意了。

  周大小姐走到周越添身邊,嘴角含笑,伸出手拂了拂周越添的肩,一副很擔心他的模樣,“小添,你可要多注意身體啊,看見你這樣,姐姐擔心啊。”

  周越添抬著眼睛,雙眸中的鮮紅血絲清晰可見。

  周清梨勾唇笑了笑,“嗯……工作之余,也該想想人生大事了,你們一起長大,人家樓阮都結婚了,你也盡快吧,別人家到時候孩子都有了,你還單身。”

  周越添看著她,太陽穴跳了跳。

  周清梨適時地收回手,看向程磊,“小程,你也是哈,別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好像真的很擔心他們的人生大事似的。

  周父抬起頭,并沒有打斷。

  周清梨笑了笑,回頭對周父道,“那爸爸快一點哦,人家已經餓了。”

  周父點了點頭。

  周清梨這才轉過頭,真的往外走了。

  程磊對著周父低了低頭,也跟著一起出去了。

  辦公室里徹底安靜了下來。

  周越添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

  周父這才看向了他,語氣嚴肅道,“坐。”

  周越添在他對面,周清梨剛剛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他面前還擺著那杯被周清梨稱之為“不能入口”的咖啡。

  已經徹底涼了,白色的咖啡杯邊緣只有一層淺淺的口紅印,看樣子確實是只喝了一口也沒再碰。

  周越添看著那杯咖啡,很難得的,在周父面前失了神。

  周父定定看著他道,“公司的情況我已經了解了。”

  周越添這才回過神來,目光從那只咖啡杯上收回,低下頭說,“是。”

  “最近辭退了不少人。”周父語氣平靜。

  “是。”周越添聲音很低,仿佛凝滯了兩秒似的,他才解釋道,“那些人工作期間……”

  周父看著他的樣子,忽然笑了一聲。

  周越添的聲音徹底止住。

  周父抬起下顎,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沒用的東西,你去照照鏡子,心里想的什么全寫在臉上了!”

  “你姐姐才說了幾句你就經不住了,生怕別人不知道什么?”

  “我沒有……”周越添猛地抬起頭,下意識地反駁,但一抬眼就對上了對面那雙眼睛。

  對面的人戴著眼鏡,鏡片下的眸子雖然渾濁,但卻好像能完完全全看透他似的。

  讓他躲無可躲。

  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東西也在一瞬之間徹底遁形,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對方眼前。

  “爸,我……”周越添猩紅的雙眼閃了閃,他張開干澀的唇,試圖解釋什么,但一開口卻立刻頓在了原地,徹底不知道說什么。

  眼前這個人是他的父親,在商場縱橫幾十年。

  他結過三次婚,情婦情人數不勝數。

  什么事都瞞不過他的眼睛,什么事都瞞不過。

  周越添頓在那里,好像全身脫了力,無力感撲面而來。

  他身體逐漸軟了下去,忽然想到了邵崢說的話。

  他好像真的……

  兩頭都沒抓住,兩頭都要失去了……

  周父臉色難看地看著他,實在沒忍住,抄起手邊的文件砸了過去,“從現在起,你在公司的一切職務,暫停。”

  他扔過來的文件冊準確無誤地砸在周越添的額頭上,順著他的臉落了下去。

  周父驀地站了起來,起身就要走,他說出的話殘忍冰冷,沒有一絲感情,“既然你累了,狀態不好,就先讓你姐姐替你。”

  “父親……”周越添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他驀地站了起來,追上前拉住了周父,“父親,是我錯了,是我錯了,再給我一次機會,沒有以后了,以后真的不會了……”

  周父還是停了下來,他轉頭看著自己雙目血紅的兒子,他這個兒子,自小到大都是八風不動,不管什么時候,都是以最好的狀態出現在所有人眼前的,很少有這樣狼狽憔悴的時候。

  他抬起手,一點一點掰開周越添的手,“不會什么?小添,我教過你,人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你沒搞明白你想要什么。”

  “那個丫頭是學美術的,她來公司給你做秘書,我沒說過什么,沒干涉過什么,這種小事上,我從不干涉你。我不管你有多少女朋友、女伴,女秘書。”周父聲音平靜,“但你不能因為女人,把自己搞成這樣。”

  “一個集團的管理人,不能因為身邊一個秘書結婚,就管理不好自己的精神狀態。”

  “這一點,你姐姐比你強得多,她的能力你知道,會替你管理好集團。”他看著周越添,面容冷肅,“等會我就會讓人出具人事公告,你先休息一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