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87章 畫里的兩位主人公,結婚了
  樓阮抬起手,接過了他手里的小蛋糕。

  而那幾個搬東西的人也悄悄收拾好垃圾,出去了。

  謝宴禮站在那兒仔細看了看那三幅畫,目光落在了最后一幅綠意濃郁的畫作上,“掛在哪兒好?”

  樓阮放下懷中的花,回頭看了過去,謝宴禮站在那三幅畫前,唇角輕輕勾著,神情格外專注。

  她把蛋糕盒放在桌上,很輕很輕的一聲。

  “……客廳?”樓阮低聲提議,“沙發這邊。”

  家里實在簡約得過分,什么裝飾品都沒有,沙發后面這片地方,全是空擋。

  謝宴禮輕輕笑了笑,轉過頭來看她,“好,聽夫人的。”

  他嗓音悅耳清澈,帶著讓人如沐春風的調子。

  只回了她一句,就重新轉過頭去,冷白修長的手落下去,拿起了畫。

  柔軟朦朧色調的油畫襯著那雙猶如白瓷的手,已經不知道誰更美些。

  樓阮站在餐桌邊,還是抬腳過去,“我幫你。”

  “不用,你去吃蛋糕吧。”謝宴禮笑,“掛畫我還是在行的。”

  他家里雖然沒有,但老爺子那邊挺多,他沒少過去做苦力。

  樓阮又停下動作,澄澈的瞳眸中映著他優越的身形。

  她坐下來,打開了蛋糕盒子。

  新鮮的草莓蛋糕味道誘人。

  樓阮拿起塑料叉子,開始享用它。

  好像完全不需要她似的,謝宴禮自己就把畫掛好了。

  三幅大小不一的畫被錯落有致地掛在墻上,色調不同,但看起來卻有別樣的美。

  樓阮舔了舔唇,微微歪頭看著掛在墻上的畫。

  和她同級,2009年就能畫出《海島玫瑰》這樣的作品,真是厲害。

  難怪可以和謝宴禮做朋友,都是天才啊……

  2009年,她才十幾歲,還在讀初中,雖然也已經開始畫畫了,但也就是興趣班隨便學學的水平……

  她看著那幾幅畫,有些出神。

  -

  此時此刻,海城,海城國立畫廊。

  身著白色襯衣的青年畫家抬起手,悄無聲息地打了個哈欠。

  坐在他對面的負責人繼續問道:

  “那我們看到您的作品大多是暗戀題材,請問這些都是您的真實經歷嗎?”

  膚色蒼白病態的畫家抬起眼睛,琥珀色的瞳眸因為困倦凝滯,短暫地失去了聚焦,過了幾秒,他才像回過神了似的,“哦,不是,是我朋友的。”

  “我和我朋友是在大學選修課認識的,他是學生物的,但我們學院每一門選修課上,我都能看到他。”說到這里,頂著一頭金色卷發的青年畫家終于笑了笑,“他暗戀的女孩子在我們美術學院。”

  “哇,為了喜歡的女孩子去你們學院上課嗎?”

  “對。”畫家抬起手,支住因為缺乏陽光照射而蒼白的臉,“那副《暗戀她》就是畫的他們。”

  “哇!是您之前在微博上發過的那幅吧,您說是定制作品,是您的朋友讓您畫的嗎?”

  “不是,是我看到他存起來的照片,自己要畫的。”他笑道,“我看到的照片……和我那幅畫不太一樣。”

  “在那張照片里,樹下其實坐了很多人,但他眼里只有她。”

  女負責人眼睛亮了一下,“很浪漫,期待這次展出可以看到那幅畫。”

  年輕的畫家唇角彎起淡弧,手指支著臉搖頭,“恐怕要讓大家失望了,《暗戀她》不能展出了,它在今天早上,坐趕飛機去了京北。”

  “這會兒,應該已經到了吧。”

  “啊?”負責人低頭翻看了一下手上的表格,“您之前說……”

  “之前是打算展出的,臨時出了些意外。”他收回手,直起身子道,“我會和你們喬總說的。”

  “……能冒昧問一下,出了什么意外嗎。”

  “畫里的兩位主人公,結婚了。”年輕的畫家直起身子,緩緩露出笑容,“我把畫賣給了男主人公,作為他們的新婚禮物。”

  坐在他面前的負責人:“???”

  她看著面前的人,金色卷發,完美雪白的面孔,絢麗的笑容,像是有些難以接受似的,聲音艱澀說道,“……您看起來不像是會把畫賣給朋友的人。”

  其實,她想說的,您看起來不像是缺錢的人。

  明明畫的是人家的故事,怎么還賣給人家了!

  白燁打了個哈欠,眼淚都出來了,他揉著眼睛道,“沒事,他不差錢的。”

  理所當然,理直氣壯。

  他在最需要靈感的時候認識了謝宴禮,總覺得他身上故事感很強,后來知道了一些。

  于是畫了很多很多謝宴禮,什么謝宴禮窗邊畫小漫畫啦,謝宴禮看著窗外出神啦,謝宴禮在他們美院銀杏下漫步啦……

  全都取名《想念她》、《等待她》、《想見她》……

  他發誓全都是他最好的作品,他簡直用盡了畢生所學,情感和技巧統統都有,每一張都極具故事感。

  原本是想發到微博的,結果謝宴禮一張也不讓發。

  有什么辦法,有什么辦法,他只恨他畫的太好,能讓人一看就知道是謝宴禮,侵犯了他的肖像權。

  所以一大堆作品沒發。

  現在賣給他賺的這筆錢,是他的福報!

  是他該得的!

  藝術家的朋友可不是那么好當的!呵!

  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謝宴禮老婆是他們院誰呢,是師妹還是師姐還是同級,學國畫還是雕塑還是油畫還是水彩還是什么的統統不知道,還想讓他白給?

  還想讓他白送?

  必不可能。

  -

  京北,八點半。

  樓阮忽然想到,她換了微信后還沒加謝家人。

  那個號也不是很想登了,于是拿著手機站了起來,走出了房門。

  她走到謝宴禮的房門口,輕輕叩了叩門,“謝宴禮?”

  房門沒關,小小的縫隙里透著一絲光亮。

  樓阮看著那個小縫,沒有直接推門,再次叩了叩門,安靜在門外等。

  里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在穿衣服。

  沒幾秒,房門被打開,濕著頭發的謝宴禮出現在門口,身上還帶著淡淡的沐浴液的香味,“怎么了?”

  樓阮下意識往后退了一下。

  他身上的衣裳像是剛套上去的,領口有些歪,還有水珠從鎖骨往下滾,下身是條寬松的灰色運動褲,是很常見的那種,他穿起來顯得身形格外高挑修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