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84章 她站在那里,就是一首春天的詩
  華躍生物。

  謝宴禮坐在辦公桌前,抬眼看向窗邊。

  鋼鐵森林,高樓林立。

  天氣似乎很好,和他初見樓阮那天一樣好。

  京北一中的梧桐樹,綠得濃郁枝葉,斑駁的光影,玲瓏小巧的少女。

  很不巧,第一次見她,就遇到了她被表白。

  京北一中寬大的白色短袖校服襯得她白皙乖巧,她抱著畫本,面對的是懷揣惡意的表白。

  【反正周越添也不會選擇你,你天天跟著他跑有用嗎,不如和我試試?】

  任何人聽到這樣的話都會皺眉。

  但她沒有。

  她抱著畫本的手臂纖瘦而漂亮,斑駁的光影映著她的瞳眸,那雙被映成琥珀色瞳眸的眼睛定定看著面前的人,軟甜的嗓音平穩從容:

  【我沒有在等著被他選擇,我不是等待著被選擇的客體。】

  【我不認識你,不會和你“試試”,再見。】

  謝宴禮站在臺階上看著他們,當時還只是覺得有趣。

  她不是被選擇的客體,她是選擇周越添的主體。

  她心里很清楚,她才是第一位。

  她不是被選擇者,她是選擇者。

  雖然在別人口中是她追著誰跑,但她自己似乎很清楚,他們之間,她才是主導者,主導者可以選擇追著跑,也可以選擇隨時抽身離去。

  那個時候,她越過那人,抱著畫本離開,不知道為什么忽然回了頭。

  繁郁的綠枝下,他看清了她的臉。

  斑駁的光影像金色的蝴蝶,在她臉上游曳。

  明明只是簡單隨意的一瞥,他卻覺得強烈的宿命感接踵而來。

  她是濃郁綠意里玲瓏小巧的白,只站在那里,就是一首春天的詩。

  春風拂過她發絲,那一刻,他心底的金色蝴蝶迷失于春日的玲瓏詩篇。

  第二次見她,還是在同樣的地方。

  露天體育場的臺階上,周圍到處是三三兩兩坐著的人。

  她提著畫本在樹蔭下坐下,拿著畫筆的手指蔥白漂亮。

  也不知道畫了多久,有三個穿著一中校服的男孩出現,她收起沒畫完的畫本,起身和他們一起走了。

  那個時候,謝宴禮靜靜看著他們,第一次見到周越添。

  她和他并肩走著,那張白軟乖巧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

  外表乖巧嬌小像只小貓,但內核卻十分強大。

  在那一刻,謝宴禮是有些竊喜,他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只有他知道。

  好像他們之間有了秘密。

  也是在那一天,從不和人比較的他,站在臺階上看著他們一起離開的背影,認真地比較著他和周越添。

  僅僅只是外貌上的。

  至于其他,他自信不會輸。

  在后來,他在一中大大小小的角落,見到過她很多次,也聽到過很多次她的名字。

  聽得最多的就是,別,追不上,她喜歡周越添,他們倆以前就認識……

  但還是有人嘗試。

  謝宴禮坐在教室里,安靜地聽著他們的笑鬧聲。

  【都說了她喜歡周越添,讓他別追,他還不聽,非要去聽人家親口說一句有喜歡的人嗎?】

  手上的書頁嘩啦啦劃過掌心,謝宴禮看著窗外逐漸枯黃的樹葉,心底不斷重復那句話。

  ——非要,去聽人家說一句有喜歡的人嗎。

  面對懷揣惡意的告白,她會說我不認識你,不會和你“試試”,再見。

  面對真心的告白,她會說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了,謝謝你。

  前車之鑒,皆在眼前。

  是謝宴禮又怎么樣,謝宴禮也會畏怯,畏怯那句“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了。”

  他害怕,害怕也會其他人一樣,得到一句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了。

  而且,他是比其他追求者更了解她的人。

  她是選擇者。

  他決定等,等一個最佳時機,等她抽身離開,等她——

  選擇他。

  他想了很多辦法,試圖讓她看到他的辦法。

  她似乎也看到了,她似乎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可她仍然沒有抽身離開。

  她仍然,會對著周越添笑,仍然會在有人問出尖銳問題的時候,堅定地選周越添。

  曾經有人原話轉述給他:

  【這個謝宴禮很出名啊,好像全校女生都喜歡他,軟軟妹妹,你不會也要拋棄我們越哥喜歡他了吧?】

  【怎么可能,我只喜歡周越添。】

  他們調笑著說,原來也不是全校女生都喜歡謝宴禮啊。

  他們以為他不會在意。

  其實他在意死了。

  他不要全校女生喜歡,只想要她的喜歡。

  她什么時候才能抽身離開,看向其他人呢。

  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一定會有那么一天的,他要等,要耐心地等。

  謝宴禮修長冷白的手指落在手機屏幕上,他看著窗外奇形怪狀的云微微偏了偏頭,漫不經心拿起手機拍了下來。

  這才垂下眼睛,回復邵崢的消息:

  【你不是知道嗎,你們以前問過她的。】

  回了一句后,他又切出來把剛剛拍下的云發給樓阮:

  【漂亮的云,分享給夫人。】

  -

  醫院病房里,邵崢和程磊兩人等了半天,終于等來了這么一句。

  邵崢看著手機屏幕,“什么啊,問過她什么啊?”

  謝宴禮這消息怎么回得莫名奇妙的。

  “不知道啊,”程磊也是一臉茫然,“你再問問。”

  邵崢:“?”

  程磊抿了抿唇,“你都問了這么多了,也不差這一點半點了。”

  邵崢沉了口氣,下意識打了個問號,又趕緊刪了,重新打字:【什么啊,問過什么?】

  這是謝宴禮,這可不是他的沙雕隊友!

  可不能給他隨便打問號。

  謝宴禮這會兒好像很閑,消息回得很快,還是兩大段:

  【你們一起回家的不是有個姓程的?他當時問過她,說什么,這個謝宴禮很出名啊,好像全校女生都喜歡他,軟軟妹妹,你不會也要拋棄我們越哥喜歡他了吧?】

  【她不是和你們說了嗎,她只喜歡周越添。】

  邵崢手一滑,手機再次從指尖掉了下去。

  他驀地轉頭看向程磊。

  程磊死去的記憶忽然被喚醒,他張了張口,覺得匪夷所思,“我確實問過,這是我原話,他還在這兒裝模作樣說什么說什么啊,記得這么清楚!這就是我原話,一字不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