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76章 還睡呢,你情敵偷家了
  程磊聲音一頓,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周越添抿起唇,保持著那個姿勢看了它兩秒,緩緩放下了手上的鋼筆,伸手拿起了手機。

  在伸手去拿手機那短暫的幾秒,他的手心甚至沁出了一層薄汗。

  程磊站在他身邊,短短幾秒,把他的忐忑、遲疑和緊張都看在了眼里。

  他張了張口,還是什么都沒說。

  周越添解鎖屏幕,點進了微信。

  一切希望在剎那之間落空,期望中的好友通過信息并沒有出現。

  剛剛那一聲消息提示音,是來自微信運動。

  滿懷期望的心在一瞬間沉入谷底,他說不上來是什么感受,只能安靜地放下手機,如同行尸走肉。

  程磊在一旁看著,在看清楚周越添手機屏幕上的信息后,微微別過了眼。

  現在輪到周越添了。

  輪到周越添,每分每秒期盼著她的消息。

  輪到他輾轉反側地等待。

  輪到他,次次期望變成失望了。

  “……人的心,怎么能變得那么快。”周越添坐在那里,嗓音干澀道。

  程磊沉默著沒有說話,他忽然想到高二那年冬天。

  那年算是京北最冷的一年,下了大雪。

  他們約好在圖書館寫寒假作業,說是寫寒假作業,其實都是樓阮一個人寫。

  他們的都是樓阮寫。

  他們三個都到了,周越添遲遲沒來。

  他們只能在角落里坐下來,樓阮寫作業,他玩手機,邵崢戴著耳機打游戲。

  在圖書館的時候,樓阮看了不知道多少次手機,但一直都沒等到周越添的消息。

  她寫到最后,寫完了三個人的也沒等到周越添來。

  直到圖書館關門。

  外面雪還在下,他們正準備回家,周越添忽然發了消息說來了。

  他和邵崢都說改天再見,先回家吧。

  樓阮讓他們先回去,她自己登。

  天那么晚,又在下雪,哪能讓她一個人等。

  他們只能跟著一塊等。

  那天的雪實在太大了,冷得他們直哆嗦,邵崢打游戲的手都是僵的,他也冷得手機都玩不下去,抱怨了好幾句。

  周越添幾點去的他忘了,他只記得那天樓阮裹著一條很薄的紅格子圍巾,眼睫上沾著水霧,鼻尖都是紅的。

  但是她看到周越添的時候還是在笑。

  笑著,看著周越添把幾本作業扔給她,讓她幫著寫了。

  程磊抬起手按了按眉心,自那年后,京北就好幾年沒再下過雪。

  再下雪,就是今年。

  今年冬天的時候,京北下了小雪。

  樓阮大四,來周氏實習。

  周家開始替周越添安排相親。

  周越添和那些名媛淑女的飯局,都是樓阮安排的。

  那天很早,他一下車就看到樓阮站在頂層落地窗邊笑著給林氏的人打電話,詢問林悅欣的忌口和喜好。

  那天的雪明明挺小,但好像還是很冷,尤其是樓阮一個人站在窗邊看著它們簌簌落下的時候。

  他那時候常常想,人怎么能這么沒有自尊。

  “也不是吧。”他忽然開口說道,“也不是忽然就變的。”

  一次又一次等待,一次又一次親自安排他和別的女人見面相親,直到現在,他和白楚的緋聞還轟轟烈烈掛在熱搜上。

  周越添驀地抬起頭看他。

  程磊別過臉,頓了一下,低聲說道,“你和白楚的新聞還掛在熱搜上。”

  -

  半夜,掛在熱搜上的熱門詞條#白楚周氏周越添#的忽然被扯了下去。

  一個粉絲八百萬的營銷號忽然發了條微博:【某小花和豪門貴公子那個別嗑了,據說那位真正喜歡的是他的青梅竹馬,昨天熱搜一出他們公司說閑話的被辭退了一大波人……】

  周氏官博也在緊跟其后,連夜發出聲明,表明自家老板和白楚小姐僅為合作關系。

  白天還嗑生嗑死的互聯網瞬間爆炸。

  什么,剛嗑上的cp不是真的?

  周總有喜歡的人,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后半夜,據知情人士透露,周總那位青梅竹馬是華清美院畢業的,畢業以后就進了周氏。

  凌晨,周氏人事部被緊急辭退了一大批員工。

  -

  天還沒亮,謝宴禮放在床頭的手機震個不停。

  他是硬生生被震醒的。

  修長冷白的手按下接聽,惺忪的嗓音中帶著困倦,“喂。”

  電話另一頭傳來謝星沉冷冰冰的聲音:“還睡著呢?你情敵偷家了。”

  謝宴禮驀地睜開了眼睛。

  十幾分鐘后,他踩著臺階上了見春二樓。

  蹦了一晚上的謝大小姐已經坐在那兒了,她面前擺著熱牛奶,還沒喝兩口。

  謝宴禮已經在她面前坐下了。

  謝星沉把面前的手機退給他,“你好好看看,周總真正喜歡的人,青梅竹馬,華清美院。”

  “就差把大名說出來了。”

  謝宴禮拿起她的手機,坐在她對面低頭翻了翻。

  對方眼尾微挑,又把手機給她推了回去,“這就叫偷家?”

  謝星沉:“不然呢,人家青梅竹馬,你算什么。”

  謝宴禮手指搭在桌上,像是認真思考了幾秒似的,“我?法定配偶關系。”

  “我呸!”謝星沉白了他一眼,湊過來道,“人家熱搜都安排上了,怎么樣,要不要我讓人也給你安排幾個,咱不差那點錢,不能被比下去!”

  像是覺得有趣似的,謝宴禮盯著她,“你怎么知道。”

  “都掛上熱搜了還我怎么知道,我用眼睛看的啊,我們公司公關部得隨時關注熱搜的好吧。”謝星沉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拿出手機,美甲砸在手機屏幕上,嗙嗙嗙地響,“我跟你說,你真得買點熱搜,你看,都已經有人嗑起來了。”

  謝宴禮坐在她對面,因為來得匆忙,他隨意套了件衛衣,暗紅色的刺繡在肩頭蜿蜒,他定定看著她,沒說話。

  “……好吧,我淺淺查了一下下。”謝星沉慢慢收回手,“我就是好奇啊,好奇你怎么以前沒追。”

  “說真的,買點熱搜吧,就買那個戒指怎么樣,他買周氏青梅竹馬,咱就買華躍科技謝總購置六億婚戒高調示愛!”

  謝宴禮合了合眼,語調平靜清透:“會嚇到她。”

  謝星沉:“……?”

  她盯了謝宴禮幾秒。

  他們明麗傳媒公關部都已經全員就緒,全都準備好了,絕美愛情的文案她都讓人寫了好幾版了!

  謝宴禮,謝!宴!禮!

  氣死了氣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