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66章 反正她都已經和謝宴禮結婚了
  電話另一頭安靜了一瞬,幾秒以后,電話直接被掛斷了。

  邵崢握著手機,半晌才反應過來。

  他掛了?

  他把電話掛了?

  被掛斷電話后,邵崢坐在那兒沉思了幾秒,努力回憶剛剛那聲“軟軟”。

  想著想著,他就不自覺地抖了一下,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周越添什么時候這么叫過樓阮啊。

  這也太玄幻了,難怪程磊著急忙慌地讓他快點回來,跟催命似的。

  邵崢靠在那兒想了想,打開了微信。

  他已經好一陣子沒用過微信了。

  邵崢原本是想給程磊悄悄發消息問問怎么回事兒的,但他剛一點進去,就看到了幾條明晃晃的消息,手上的動作驀地頓住了。

  【邵崢,謝宴禮朋友圈發的那是樓阮吧?你不是跟樓阮挺熟嗎,那個是她吧?】

  【看到沒,謝宴禮竟然結婚了,有生之年!他發的那個是樓阮嗎,看著好像啊……】

  邵崢靠在車上,看著“謝宴禮”三個字陷入了沉思。

  這幾個人說的這個“謝宴禮”,是他知道的那個謝宴禮嗎?

  還有,結婚,結什么婚,謝宴禮和樓阮結婚?

  這幾個人開什么玩笑,他們雖然高中一個學校大學也是一個學校,但樓阮一直喜歡周越添,他們可是一點交集都沒有的。

  邵崢一邊想一邊點開了其中一個人的消息,他手指落在手機屏幕上,還沒來得及回復,就看到了上面的結婚證照片。

  他動作一頓,點開那張照片認真看了看。

  名字沒露出來,但照片上的那人分明就是樓阮和謝宴禮!

  邵崢看著那張照片,半晌沒反應過來。

  樓阮,和謝宴禮,結婚了。

  周越添現在好像后悔了……

  好像是這么個情況。

  邵崢坐在車上,整個人都不好了,他甚至想讓司機指教掉頭回機場。

  叫他回來有什么用啊!他回來是能讓樓阮和謝宴禮離婚還是怎么的!

  邵崢合了合眼。

  因為家族合作的關系,他好像是有謝宴禮的好友的。

  他退出聊天框,搜索謝宴禮的名字,點進了他的朋友圈。

  “嚯…”他看著謝宴禮朋友圈里明晃晃的樓阮忍不住嘆了一聲,他滑動手機,一張一張翻看謝宴禮朋友圈里的照片。

  好家伙,陪太太來游樂園,好家伙,后面還有個小心心……

  “我的媽耶!”邵崢一邊翻看一邊低低說道,“別太荒謬。”

  他有謝宴禮的好友好幾年了,從沒見過他發朋友圈。

  這頭兩條,又是官宣結婚,又是“陪太太逛游樂園”的,簡直恨不得把我結婚了我有老婆寫在腦門上……

  真是奇了。

  他是真的好奇,樓阮是怎么跟他湊到一塊去的。

  毫不夸張地說,從小到大,追謝宴禮的人猶如過江之鯽,什么千金名媛,明星模特,什么樣的沒有,怎么就被樓阮拿下了,還發這種朋友圈……

  真懷疑謝宴禮是不是中蠱了。

  司機轉頭看了邵崢好幾眼,默默加快了速度,程總說了,一定要把人帶到周總跟前……

  在去周氏的路上,邵崢硬是撐著眼皮把謝宴禮那兩條朋友圈來來回回看了幾十遍。

  車子停在了周氏地下停車場。

  邵崢跟著司機從車上下來,手指一滑,發現謝宴禮又發了兩條朋友圈。

  他們已經走到了電梯跟前,手機信號不好,圖片半天加載不出來,所以邵崢只能看到文字。

  【婚戒/心/玫瑰】

  【/一朵小花】

  電梯門緩緩打開,邵崢抬腳走進電梯,他低頭看著那兩條還沒加載出圖片的朋友圈,“真是中蠱了啊,中蠱了……”

  震驚他全家,真的。

  電梯里另一個人一直看著上方的顯示屏,沒有接話。

  電梯抵達頂層的時候,那人才微微送了口氣,抬起手做了個請的姿勢,“您里面請。”

  邵崢“嗯”了聲,注意力仍在手機上。

  他走出電梯,外面已經有人等著了。

  頂層的實習秘書微微彎腰:“邵先生里面請,程總和周總都在里面。”

  出了電梯后,那幾張沒有加載出的圖片瞬間出來了。

  邵崢點開一看,是一捧玫瑰和兩枚戒指,一枚鉆石璀璨,一枚簡約大氣,下面還擺放著一張小卡片,卡片上是謝宴禮的字:新婚快樂,謝太太。

  邵崢跟著前面的人走到周越添辦公室前,牙都酸了。

  這謝宴禮,十幾年的朋友圈都在這幾天發完了吧。

  華躍不忙嗎,他哪來的時間整這么多,又是游樂場又是玫瑰的。

  原來天之驕子談戀愛也和普通人一樣啊…

  面前的門被打開,耳邊傳來了秘書的聲音:

  “邵先生,里面請。”

  邵崢這才抬起了頭,朝里面看了過去。

  程磊和周越添就坐在里面的茶幾邊上,周越添背對著他,沒有回頭。

  而程磊則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連忙站了起來,“你可算回來了!快進來!”

  邵崢身旁的秘書微微低了低頭,關上門退了出去。

  周越添依舊安安靜靜坐在那里看著落地窗外,沒有回頭。

  程磊過來拽了拽他的衣裳,低聲道,“勸勸。”

  邵崢握著手機,站在原地看了他幾秒,這才拿著手機緩步上前。

  干凈的茶幾上擺放著不少東西,有陶土玩偶、鑰匙扣、首飾盒……還有些莫名的小東西。

  邵崢沒注意,他走到周越添跟前,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嘆了口氣,“哎,你也別太難過。”

  “反正你以前也不喜歡她,她現在……”

  定定看著落地窗外的人終于緩緩抬起了眼睛,那雙清冷的淺色雙眸中掛著鮮紅的血絲,看起來格外嚇人,他的嗓音也格外干澀,“不是。”

  邵崢頓了一下,有些被他的樣子嚇到。

  他已經一天一夜沒怎么睡了,就在飛機上睡了一小會兒,原本覺得自己已經格外憔悴嚇人了,但現在一看周越添,還真比不出他倆誰更嚇人。

  他拍了拍周越添的肩膀,安慰道,“哎,不管是不是,看淡點吧,她都已經和謝宴禮結婚了,難道你還能讓她離婚嗎?樓阮喜歡你這么多年,人家都能放下,你肯定也你能……”

  邵崢說得沉浸,完全沒發現被他搭著胳膊的人已經重新抬起了眼睛。

  “她和誰,結婚?”

  頓了幾秒,他聽到了周越添干澀壓抑的聲音。

  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