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62章 樓阮,不要他了
  程磊一聽到對方說搬家,眼皮子跳了一下,立刻轉頭看向了身旁的周越添。

  周越添果然微微變了臉,他看著面前的人問重復道,“搬家?”

  那姑娘見周越添臉色不對,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但話已經說到這兒了,只能硬著頭皮點頭,“對,搬家……”

  周越添看向她身后的電梯,眼神有些可怕。

  程磊想說些什么,但礙于他們身邊還有人,只能干笑了一聲,“嗐,她也真是,搬家都不說一聲,我們來幫幫忙多好。”

  站在他們面前的姑娘不知道該不該走,聽到程磊忽然來一句這個,抬起頭詫異地看了他一眼。

  程總和樓阮姐的關系原來沒有那么糟糕的嗎?

  怎么公司其他人都說他們水火不容……

  周越添完全沒有看他們兩個,他上前一步,伸手按了電梯。

  顯示屏上的數字開始遞減。

  他這是想上去看看。

  程磊看著周越添的動作,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他聲音依舊很干很不自然,對著面前的女同事笑道,“那行你先去忙吧,我們上去看看。”

  女同事立刻點了點頭,逃也似地跑了。

  電梯顯示屏上的數字終于變成了“1”,那扇門緩緩打開,周越添走了進去。

  程磊只能沉默著跟了進去。

  他不知道他們上去有什么用,樓阮已經走了,他們也進不去她家門。

  上去干什么,就在外面看看她的家門嗎?

  這要是以前,這些話他早就說了,但現在和以前不一樣。

  樓阮不對勁,周越添也不對勁。

  增光瓦亮的電梯門映出兩人的臉,周越添面無表情地站在那里,那張平日里清冷沉著的臉上帶著難得一見的倦色。

  顯示屏上的數字變為11的時候,程磊明顯感覺到身旁的人周身的氣壓變了。

  他抬起眼,略微猩紅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那扇緩緩打開的門,好像格外希望它快一點,開得再快一點。

  那扇門終于開出了一個足夠讓人出去的口子,周越添踏了出去。

  他看向距離自己最近的門牌號,隨后轉過頭,想找1101,但他發現根本不用找,有一家門前放著廢棄物品和紙箱,擺得整整齊齊,等著保潔過來收掉。

  這一看就是剛搬家的。

  周越添定定站在那里,雙眼猩紅地看著那些東西,沒動。

  程磊也看到了,他遲疑了一下,走了過去。

  過了幾秒,周越添聽到了他微顫的聲音:

  “……周哥。”

  程磊看著擺在地上的箱子,里面的東西他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但只看那幾件認識的就知道了。

  那些都是周越添送的東西。

  周越添定定站在那里,雙腿像被灌了鉛似的,有千斤重,怎么也邁不開步子。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于邁開步子,走到了那些箱子跟前。

  走到它們跟前之前,他一直在看著它們。

  這幾步路,他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每一步都格外漫長。

  他垂下眼睛,目光落在角落里的紙箱上,那里面滿滿一箱,全都是他送給她的東西,值錢的,不值錢的,全都在。

  周越添站在那里,脊背變得僵直無比,一瞬間鮮血逆流,像是踩在了懸崖邊上。

  扔了……

  全都扔了。

  樓阮,不要他了。

  耳邊嗡嗡作響,程磊在旁邊說什么他已經聽不清楚了。

  一向沉穩的人忽然控制不住地捂住胸口,喘著氣蹲了下去。

  這一次,它不再悶脹,而是絞痛。

  無法克制的絞痛。

  “周哥……周哥,你怎么樣,要不要去醫院,我給醫院打電話吧……”

  周圍天旋地轉,程磊的聲音就好像是從另一個世界傳來的。

  周越添抬起頭,那雙清冷的眼眸中染著凌凌碎光,帶著幾分無措和茫然,“她把東西都扔了…”

  程磊說什么他依舊聽不清楚,只覺得好像有人猝不及防往他身上澆了一盆冰水,寒意浩浩蕩蕩地往身體里滲,他完全沒有抵擋之力。

  “周哥,去醫院吧……”

  周越添終于聽清了一句,他驀地抬起手,修長的指尖青筋暴起,他抬著眼睛,神志近乎潰散,絞痛和寒意幾乎將他吞噬,“這是假的,是不是,她是故意的。”

  “因為聽到了,所以就故意這樣,想報復。”

  “周哥……”

  周越添猛地站起來,盡管心里有個聲音一直在告訴他,樓阮聽到了她傷心了她不要他了,但卻還是撕扯著理智,咬牙道,“是假的!一定是假的!她喜歡我十幾年怎么可能說放棄就放棄,人的感情怎么可能說沒有就沒有,這是故意的,是她故意的……”

  說到最后,已經變成了低低的呢喃。

  這些話也不知道是說給他自己聽的,還是說給程磊聽的。

  程磊跟他認識這么多年,哪里見過他這個樣子,他怕的不行,連忙道,“周哥,周哥你先冷靜冷靜,咱們先回去,先回去想辦法聯系到人,你再好好跟她道個歉……”

  說著,他便拉著周越添轉了身,試圖把他從這個地方帶走。

  但沒想到,周越添剛被他拉著轉過來,就驀地回了頭。

  他低頭看著擺在角落里那些她不要的東西,覺得格外刺眼。

  心里的疼痛頓時變得迫切又尖銳起來,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來。

  她怎么能,怎么能扔了它們……

  周越添定定看了它們一眼,又慢慢走到它們面前,彎腰,緩緩將角落里的紙箱抱了起來。

  他抱起它們的每一個瞬間,都會想起她收到禮物時的樣子。

  它們從心底最秘密的角落里冒出來,原來是那么清晰,清晰到連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

  樓阮驚喜地接過禮物的每個瞬間,都在不斷撕扯他的神經。

  “周哥,我幫你拿吧……”程磊站在他身邊,小心翼翼道。

  周越添抱著那箱東西,喉嚨窒悶,嗓音干澀道,“我自己來。”

  他自己來拿。

  他好像恢復地很快,一下子就又變回了平日里沉穩冷靜地模樣。

  但程磊走在他身邊,可以清晰地看到周越添混亂恍惚的步子。

  他這兩天想過,想過周越添可能喜歡樓阮,但卻完全沒想到會到這種程度……

  實在,讓人唏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