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60章 樓阮結婚了
  設計師好像更羨慕了。

  樓阮:“……”

  她很努力地忽視了設計師的目光,轉頭看向了謝宴禮。

  他坐在她身旁,慵懶漆黑的眉目間透著讓人心跳加速的繾綣綺色。

  和他對視的那個瞬間,她的心跳短暫地停滯了一瞬。

  確實,她很喜歡楓和苑的垂絲茉莉和紅山茶。

  從小到大,很少有人在意她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

  更別提只是多看了一眼就記下來,并且立刻詢問。

  安靜了好幾秒后,樓阮才看著那雙眼睛,很輕很輕地點了頭,嗓音輕而甜軟,“好。”

  -

  坐落于京江邊的九號公館的別墅還需要裝修,工期三個月,裝修好以后還需要散味,所以樓阮決定先搬到謝宴禮現在住的家里。

  就是當初被謝媽媽稱為“破爛地方”的那個房子。

  他們總不能一直這樣分開住,謝家人肯定會說謝宴禮的。

  樓阮說了自己的想法后,又小心地問謝宴禮,“你會介意嗎?”

  雖然謝宴禮之前有過讓她住去那邊的想法,但畢竟他們也沒認識幾天,讓陌生人進入自己的領地,想想是有些讓人難以接受的。

  謝宴禮像有些好奇似的,挑眉看過來,“介意什么?”

  樓阮張了張口,正想說些什么,謝宴禮就站了起來,純黑色的手機在修長冷白的指尖轉了一圈兒,“今天就搬吧。”

  今天?

  樓阮有些詫異地抬了頭。

  那雙漆黑的眼睛望過來,仿佛在問怎么了,今天不行么。

  樓阮下意識地點頭,“那就今天搬。”

  反正也是遲早的事。

  婚都結了,同居怕什么。

  雖然不是多么熟悉,但謝宴禮的人品,她還是放心的。

  有謝宴禮在,樓阮幾乎是不用操什么心的。

  她點頭以后,他就打電話找了收納公司的人。

  他們會去家里把東西都收納好,然后搬到謝宴禮家。

  樓阮把一些私人物品整理好后,就看到收納師們正在井井有條地收納整理著她的東西。

  他們把物品保護的很好,分門別類地放進了貼著標簽的箱子里,易碎物品全都用泡沫和防震珍珠棉裹好了,完全不用擔心。

  樓阮走了過去,站在那幾個紙箱子前垂眼看著,忽然伸出手,把里面已經放好的東西重新拿了出來。

  是個陶土小人,已經被收納師包上了厚厚的珍珠棉。

  樓阮拿著它,仍然能透過厚厚的珍珠棉隱約看到里面的小人。

  這是她剛入職那年,她和周越添他們一起去西安出差的時候,周越添隨手買給她的。

  樓阮身旁的收納師抬起頭,還以為這是很重要的東西,于是輕聲問道,“這個要再仔細包一下,給您單獨裝箱嗎?”

  站在收納師身旁的少女垂著眼睛,指腹輕輕摩挲著那層珍珠棉,半晌才輕聲道,“不用。”

  “給我個大點的箱子吧,裝垃圾用的那種。”

  -

  周氏,頂層。

  程磊在外面等的實在有些不耐煩了,周越添辦公室里的人遲遲沒有出來,樓阮也一直都沒有回復消息。

  他站起來在外面踱步,走了不知道多少圈,眼睛不住地看著那扇門,面色越來越沉。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希望里面的人離開的心愿太過強烈,那扇門終于被打開了。

  和周越添談事情的是白楚的經紀人。

  那人走出來,臉色不太好。

  程磊掃了一眼,直接朝著周越添辦公室走去,他和白楚的經紀人擦身而過,站在辦公室門前不耐地敲了敲門。

  里面很快就有了聲音,周越添清冷疏離的嗓音從里面傳來:

  “進。”

  程磊推門進去,他隨手帶上門,還沒走到周越添跟前就開了口,“樓阮結婚了。”

  穿著黑色襯衫的人正坐在辦公桌前看著面前的文件,他手上握著一根鋼筆。

  是樓阮以前買給他的,筆桿是玉石質地,摸起來卻格外溫潤舒適。

  金色的筆尖顏色貴氣,出水利落。

  這支鋼筆質量很好,周越添用了它很多年,一直沒有換過。

  因為早就習慣了它,也因為它好用,所以懶得再換。

  程磊聲音落下來,周越添握著筆坐在那里,沒有回頭。

  金色的筆尖落在文件末尾,微頓了一瞬,白色的紙張上沁出了一個突兀的墨點。

  短暫地凝滯了一秒后,周越添才握著那支筆,安靜地在文件末尾寫完了自己的名字。

  只是周字最邊上那一撇的末尾,多了個突兀的墨點。

  他抬起頭看程磊,覺得荒謬,“你說什么。”

  程磊走到他面前,聲音很低,“我聽法務部的人說的,說是在小區遇到了,樓阮親口說的,她身邊的人……是她先生。”

  周越添手上還握著筆,他保持著那個動作,抬頭盯著他,滿眼都是不可思議,“你自己覺得這可能嗎?”

  程磊當然覺得不可能,但是法務部的人沒必要騙他。

  他動了動嘴唇,“法務部的人就是這樣說的。”

  周越添抬著眼睛,定定看了他幾秒,淺色的瞳眸籠上了一層暗色,聲音微涼,“誰,把人叫來。”

  程磊正準備說話,手上的手機就震了一下,是條微信消息。

  他低頭掃了一眼,原本是打算開勿擾模式好好和周越添說說這事兒的,但眼睛望下去的瞬間,卻呆在了那里。

  樓阮:【對,結婚了。】

  “程磊,”周越添見他在走神,聲音染上了幾分冷意,“立刻把人叫來,這些人一天到晚正經事不干都在……”

  程磊站在他辦公桌前,腦子嗡了一下,隨后才抬起眼睛看他。

  他緩緩抬起手,解鎖,點開了和樓阮的對話框,把手機推到了周越添面前。

  “啪——”

  周越添手上那只玉石質地的鋼筆陡然砸了下去,黑色的墨水自金色的筆尖濺出來,在潔白的地板上落下了幾滴色調濃郁的墨花。

  玉石質地的筆桿也摔出了細小的裂痕,染上了黑色的墨汁。

  他盯著面前的手機屏幕,頓了一瞬以后,又像立刻冷靜了下來,沉聲道,“不可能。”

  “嗡嗡——”

  桌面的手機再次震了一下。

  是一張結婚證的照片。

  結婚證上,樓阮臉上掛著淺笑,她身邊的男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