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59章 全聽我太太的
  程磊乘電梯上了周氏頂層。

  總裁辦的人告訴他周越添在忙,正在和人談事情,讓他先在外面等等。

  他就只能揣著剛得到的消息在外面等。

  等著等著,程磊就等不住了。

  他摸出手機,想找個人問問,但一番列表就發現,他們這一圈兒人,和樓阮關系最好的還是周越添。

  周越添都不知道,他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問這些人是問不出什么的。

  程磊翻到了樓阮的微信,他點進樓阮的朋友圈,里面還是空蕩蕩的一條直線,什么也沒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刪了。

  程磊坐在頂樓的茶幾邊上,幾乎是抱著會看到紅色感嘆號的心態,發了條消息給樓阮:

  【聽說你結婚了?】

  咦,發出去了?

  程磊有些驚奇地看著那條發出去了的消息,只是屏蔽,沒刪。

  不過樓阮還沒回復。

  程磊耐心地坐在那里等,等周越添辦公室的人出來,也等樓阮回復消息。

  -

  黑色的庫里南在一座中式宅院門前停下。

  樓阮見他停了下來,伸手解開了安全帶。

  謝宴禮偏頭看了一眼,“到了,先進去看看。”

  “這是老爺子以前找人修的,修好以后就沒住過。”

  樓阮打開車門,謝宴禮也下了車。

  他從她身后繞過來,站在門前的密碼鎖前輸入了一串數字,門鎖滴了一聲,開了。

  “這里有人定期打掃,這個時候茉莉應該開了……”

  謝宴禮一邊說一邊打開了古樸的宅院大門,樓阮望進去,入眼便是小石子了盡頭的垂絲茉莉。

  它們開在巨大的菩提樹陰影下,斑駁的光影落在身上,花序下垂,葉片狹長。

  “好漂亮。”樓阮看著它們,忍不住開口道。

  謝宴禮笑了一下,提醒道,“門檻。”

  樓阮“嗯”了聲,跨過了門檻,踏進了院子。

  不比謝家老宅古樸大氣的風格,這間宅院是偏向蘇州園林的設計。

  轉頭便是圓拱形的門,有紅色的山茶落下來,爭先恐后地開在枝頭,白墻清風,花影婆娑。

  樓阮跟著謝宴禮往前走,看到了庭院的池沼,清澈的池水中有樓阮不知道品種的各色魚類游動。

  池沼引用活水,流水潺潺。有垂絲茉莉的花瓣落在水面上,白的花瓣,綠的水,紅的魚,閑適而靜謐。

  “去上面看看?”謝宴禮回過頭看她。

  樓阮站在水邊,纖細的倒影映在水面上,她輕輕掠過發絲,點了點頭。

  她和謝宴禮并肩走上臺階,好奇道,“這個宅子好像比老宅大一些,也好一些,爺爺怎么不住到這邊來。”

  實在不是她好奇心太重。

  是兩個宅子對比巨大。

  謝家老宅絕對是她見過的最樸素的豪門老宅。

  謝宴禮推開門,微微笑了一下,“這個宅子是奶奶生病那年買下來的,她很喜歡這里的,爺爺就找了人重金打造,還找人種了她最喜歡的紅色山茶和垂絲茉莉。”

  “宅子建好以后,奶奶就走了。”

  “這宅子就一直空著了。”

  樓阮低低“啊”了聲,跟在謝宴禮身側,小聲道,“那這里我們怎么好住……”

  謝宴禮走在她身旁,轉頭看她。

  她抬著眼睛,細細的眉輕輕蹙著,一張白皙的小臉變得皺巴巴的。

  他是想抬手撫平的,但想到他們似乎沒到那個關系,就放棄了。

  “他開口了,”謝宴禮微微抬起頭道,“我們就看看,住不住看你的意思。”

  樓阮連忙道:“不行不行,我們不能住這兒,這宅子對爺爺來說這么有意義,我們不能住。”

  謝宴禮笑了一下,“他要是知道你聽了這些不住這兒了,回去非得打死我。”

  樓阮歪頭看他,“爺爺不會打人的吧。”

  “怎么不會,”謝宴禮隨手推開一扇門,“我以前沒少挨打。”

  說完,他又轉頭看向里面,簡單地介紹道,“奶奶以前是建筑設計師,這間屋子當初本來是要給她做工作室的。”

  樓阮跟著他走,看到了巨大的沉木書桌和各類書籍。

  一本已經泛黃的《西方建筑史》安安靜靜地躺在手邊。

  上面沒有灰塵,是有人定期打掃過的。

  樓阮站在那本書前,輕輕掀開了書頁。

  扉頁寫著清秀的小篆:

  【華清大學建筑系

  顧凝婉】

  很美的名字,字寫得也很漂亮。

  謝宴禮垂著眼睛看過來,唇角勾笑,嗓音雅致動聽,“知道老爺子為什么喜歡你了吧?”

  樓阮轉頭看他。

  謝宴禮微微歪頭,漆黑狹長的眼眸微微瞇起,開玩笑般地輕笑道:“你是他夫人的師妹呢。”

  -

  樓阮和謝宴禮跑了好幾處地方,看了好幾個房子,眼睛都快看花了。

  除了對爺爺奶奶有特殊意義的那間,他們每一套都認真考慮了。

  每一套都有每一套的優點,都是好房子,根本選不出來。

  最后還是謝宴禮拍板,選擇了臨江的一套別墅。

  前面是江,身后的鵝山公園,稍微偏遠一些,但勝在環境優美。

  而且樓阮也不打算去工作了,她打算在家畫畫,那一套房子很適合創作。

  定好房子后,謝宴禮就找來了設計師。

  樓阮坐在設計師面前,輕聲細語地說著需求和想要的風格。

  謝宴禮在一旁看了一會兒,出去打了個電話。

  等他回來的時候,樓阮已經和設計師討論完了。

  見他走進來,兩個人一起問他的意思。

  “我的都講完了,你和設計師說你的想法吧,有什么不喜歡的我們再討論。”樓阮抬著頭看他,白凈的臉微微抬著,目光清澈而干凈,像只漂亮乖巧的貓。

  有那么一瞬間,謝宴禮想伸手捏捏她的臉。

  坐在樓阮對面的設計師也放下了茶杯,看向了謝宴禮,“謝先生,這是我們目前的議案,您看看。”

  說著,他把一份文件推到了謝宴禮面前。

  謝宴禮在樓阮身邊坐下來,看都沒看一眼那份議案,他勾起唇角微微一笑,“不用看了,全聽我太太的。”

  樓阮和設計師一起看向他。

  設計師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羨慕,“兩位感情真好。”

  謝宴禮笑了一下,歪頭看向樓阮,完美的輪廓仿佛被鍍上了一層柔光,格外溫和勾顫,“看你好像很喜歡楓和苑的垂絲茉莉和山茶,我讓人送了些過來種在后院,好不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