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53章 這次和過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樣
  周越添所有的朋友中,只有程磊喜歡發朋友圈,還總帶上周越添。

  程磊總是像個人型雷達一樣,走到哪里發哪里。

  凡是加了程磊的,一刷朋友圈必知道他們今天去干了什么,和誰一起,大概在什么地方。

  這些對別人來說或許不算什么,但對樓阮來說,這是個很重要的了解周越添的途徑。

  周越添臉色難看地抬起手,拿過了程磊的手機。

  他站在白熾燈下,臉部線條變得更加凌厲清晰。

  周越添低著頭,反反復復地用程磊的手機點開樓阮的朋友圈,不管多少次,看到的都是一條直線。

  沒有游樂園的笑容。

  也沒有那兩個開心刺眼的小表情。

  程磊站在那里,安靜看著周越添的臉色,猶豫了一下才低低說,“周哥,咱們那天說的,是不是被她聽到了……”

  周越添低著頭,白皙指尖落在他的手機屏幕上,再一次點開了樓阮的朋友圈。

  還是一條直線。

  程磊微微彎腰,側目觀察著周越添的神色,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就那天那個……養女……”

  而已。

  剩下兩個字他沒敢說出來。

  因為周越添的臉色已經難看到極致了。

  他按著手機邊緣的手指都泛起了不正常的白。

  程磊看著他的動作,眼皮子跳了一下。

  周越添這一系列不正常的反應,正驗證了他心中的想法。

  周氏家大業大,以前當然也請過不少當紅女明星做代言人,但和代言人在這種地方喝酒談合作還是第一次。

  而且他剛趕過來,屁股還沒坐熱,周越添就一直盯著他,半晌才冷不丁冒出一句,這么熱鬧你不發條朋友圈?

  誰會關注他的朋友圈?

  只有樓阮。

  而且他拍了好幾張照片,周越添硬是選出了一張看起來和白楚挨得近的……

  程磊要真是再看不出點什么,就真是傻了。

  他這樣,實在太過反常了。

  當然,樓阮也反常。

  這兩個人這兩天都很反常。

  “不可能,”周越添下顎緊繃,冷著臉把手機重新遞給程磊,“你是不是又得罪她了。”

  程磊正等著挨罵,但沒想到周越添不僅沒罵他,還是這樣的反應。

  他把手機接回去,“沒有,絕對沒有,我最近跟她都沒說過話,周哥,你好好想想,我覺得她有可能真的聽到那個了,你要是在意就……”

  周越添直接轉了身,他長腿邁開走到門口,“聽到又怎么樣?”

  他的背影在門口靜了靜。

  身后的程磊也跟著一起頓住了聲音,他看著門口的周越添,這次沒有和往常一樣把剩下的話咽回去,而是頓了頓,低聲說完:

  “你要是在意她,就好好和她說說。”

  “她心軟,也喜歡你,你只要和她好好說說就行。”

  要是以往,他肯定不會和周越添說這些。

  畢竟樓阮喜歡周越添,周越添什么也不需要做,她就會無條件站在周越添身邊,不管發生什么。

  但這次,他隱隱約約覺得,情況不對。

  這次和過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樣。

  他總覺得這一次,周越添要是不做點什么,樓阮是不會回頭的。

  離開周氏對樓阮來說,真的是大事。

  白熾燈的光芒落在周越添清冷卓越的臉上,他神色冷冷的,有那么一瞬間,他好似有些惱怒,不過那抹情緒一閃而過,并不明顯:

  “我在意她?”

  程磊抬起頭,見他表情冰涼而認真,忽然變得錯愕起來。

  他頓了頓,看周越添的表情也變得格外復雜。

  “嗤,”周越添有些嘲弄地看著他,“喜歡我的人多得是,她有什么特殊的嗎?”

  “還得我親自去和她說,求著她回周氏?”

  “她對周氏來說很重要嗎?”

  “你看沒看到每天來面試的人有多少?”

  周越添抬著眼,定定看著程磊,“你是不是也喝多了,也和他們一樣,覺得樓阮對我來說很特殊?”

  程磊看他的目光越來越復雜了。

  那天晚宴他去得晚,去的時候正好趕上那句“養女而已”,也是后來才從別人口中聽到,有人當著周越添的面兒問他打算什么時候和樓阮辦事,說這么多年了,樓阮總算是拿下他了,連周越添的秘書都做了。

  他那時候還覺得可笑,只是個秘書而已,這工作誰來都行,讓樓阮來又怎么了,畢竟也認得這么多年了,施舍一個職位而已。

  但現在他卻覺得,那人說的對。

  樓阮也許,已經拿下周越添了。

  包廂中靜了幾秒,周越添才沉了口氣說,“明天和白楚那邊簽約。”

  程磊抬起眼睛,目光依舊是有些復雜的,還有一點點……憐憫。

  “以后,樓阮的事情不要再提,她想走就讓她走。”

  他說完后,也不等程磊再說什么,直接就轉身出了門。

  碩大的包廂徹底安靜了下來,程磊拿著手機坐了下去,他陷進柔軟的沙發里,在那兒躺了好一會兒才抬手蓋住了眼睛。

  滿腦子都是周越添剛剛質問他時的神色。

  他長長嘆了口氣,他剛剛真的該找一面鏡子給周越添,讓他看看自己是什么臉色。

  -

  夜。

  周越添坐在車子后座,有些放空地看著外面的天。

  雖說已經過了午夜,但京北卻依舊熱鬧非凡。

  他看著被燈飾映照的江景,忽然輕嗤了一聲。

  他,在意樓阮?

  最近怎么回事,怎么人人都這樣說?

  前面開車的張叔抬起頭看了一眼后視鏡,掃了一眼后面的周越添,又繼續開車了。

  也許是晚上多喝了兩杯,也許是張叔開車技術太好,也許是路途太過遙遠,周越添竟靠在后面睡著了。

  車子安靜停了下來,張叔回頭看他,“少爺,到家了。”

  周越添靠在后面,有些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他點了點頭,抬手打開了車門,“嗯,送她回去。”

  黑色的車門被打開,后半夜的夜風灌了進來,周越添瞬間清醒了不少。

  沒有她。

  她今天沒有陪著他一起回家。

  坐在前座的張叔張了張口,正猶豫要不要說些什么,但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后座的車門就猛地被關上了。

  張叔轉頭看了過去,周越添正在一步一步往家門口的方向走去。

  寂寥的夜風中,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長,不知道為什么,他看起來好像格外孤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