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52章 她是把我刪了嗎
  樓阮有一瞬間有些恍惚。

  他這個語氣,險些讓她以為他們已經結婚很多年,并且感情一直都很好了。

  謝宴禮隨手劃動手機屏幕,“都發給你了。”

  樓阮這才察覺到自己的手機震了幾下。

  她伸手摸出手機,點開微信,果然看到了一連串好看的照片。

  就在她看完后準備退出微信的時候,發現微信里的“發現”那里有個小紅點。

  她平時其實是不怎么看朋友圈的,也不怎么發。

  樓阮手指落在上面,鬼使神差點了進去。

  刷出來的第一條就是謝宴禮的黑色頭像。

  他發了條朋友圈,還配了九張圖!

  樓阮看著那條滿滿是她照片的朋友圈,再一看他配好的文字,落在手機屏幕上方的白皙手指頓了一下。

  謝宴禮:【陪太太來游樂園/心[圖片]】

  樓阮看得心驚肉跳,這個朋友圈的風格,很不謝宴禮。

  夜風拂過滾燙的臉頰,她抬起眼睛,目光落在謝宴禮臉上,“你這個朋友圈,分組了吧?”

  謝宴禮睨過來:“分組?”

  樓阮:“……”

  想來也是,他應該不知道分組這種東西。

  謝宴禮按滅手機,隨手把手機丟進兜里,懶洋洋道,“結婚的朋友圈都發了,這個有什么發不得的,分什么組,沒必要。”

  樓阮驀地抬起頭,有些震驚地看著他,“你知道分組。”

  謝宴禮:“?”

  樓阮看著他的表情,知道自己又有些冒犯他了,又是小聲說道,“我以為你很忙,那種很忙的科學家不都不知道這個嗎……”

  “我呢,倒也沒有忙到那個地步。”謝宴禮瞥了她一眼,語調涼颼颼的,悅耳的聲線沾染上了幾分啞,“謝太太不用擔心,我并不打算隱婚所以不會分組,也有的是時間陪你。”

  樓阮:“……”

  她擔心的哪里是這個啊。

  她只是覺得,謝宴禮這樣的人,忽然發這樣的朋友圈,可能會嚇到他的好友。

  不過謝宴禮本人看起來好像一點也不擔心這個,他垂著眼睛看她,“走吧,回家。”

  …回家,嗎。

  樓阮所思所想在一瞬間消失得干干凈凈,她站在昏黃的路燈下,頭頂的樹葉被夜風吹得沙沙作響。

  她捏著金屬質地的手機邊緣,抬起頭看向站在面前的人。

  他修瘦而矜貴,站姿懶散,那張臉在昏暗的光線下,透著不羈的綺色。

  樓阮看著對方漆黑碎發下的瀲滟雙眸。

  清晰地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

  到家已經是午夜十二點。

  樓阮站在窗邊看著謝宴禮離開以后,才重新摸出了手機。

  她朋友圈人很多,一條一條往下翻看,試圖找到謝宴禮在游樂園發的那條朋友圈。

  可謝宴禮的朋友圈還沒刷到,她就刷到了程磊的朋友圈。

  暗調的照片里,各色美酒擺在桌上,對面有只戴著銀戒的手,格外晃眼。

  樓阮沒有點開那張照片,但依舊看到了那只手旁邊的女士裙擺。

  以往每一次,看到這樣的照片,她都會打電話給程磊,旁敲側擊、小心翼翼地問他們在干什么,和誰吃飯,弄清楚他身邊的人是誰。

  但這一次,她卻一點打電話的欲望都沒有。

  曾經一粒小石子仿佛也能激起千層浪,現在......

  原來巨石落下來的時候,她心里也可以只泛起一圈漣漪啊。

  微微頓了會兒,樓阮點開程磊的頭像,快速選擇了僅聊天。

  程磊的朋友圈,她以后不會看到了。

  周越添和他身邊的人,只有程磊喜歡發朋友圈。

  以后周越添相關,她再也看不到了。

  做完以后,樓阮才退出來,繼續往下翻。

  謝宴禮的朋友圈很快就出現在了眼前。

  他們的共同好友依舊很少,所以樓阮只能看到零零星星幾個點贊和評論,幾乎都是謝家和華清大的。

  華清大的那幾位她其實也不太熟,僅僅只是有好友位而已。

  不過他們看起來和謝宴禮倒挺熟。

  【?你這種人竟然也會陪女孩子去游樂場,震驚我全家】

  謝宴禮在底下回復:【?帶老婆去游樂場怎么了,你不會沒帶老婆去過游樂園吧?】

  樓阮看著他的回復,忍不住輕輕笑了一聲。

  她完全能腦補到謝宴禮的語氣。

  樓阮想了想,點開謝宴禮朋友圈里的照片,把他們全都保存了下來,又向上劃,選中了那幾張照片,發了條朋友圈。

  她不知道發什么文案,所以就只發了兩個開心的小表情。

  發完以后,樓阮才放下手機去洗漱了。

  -

  京北,suuuo。

  昏暗的包廂中,有人打開了燈。

  整個包廂一下子亮了起來,白熾燈映出了周越添難看的臉。

  他坐在那里,低頭冷著臉看著手機屏幕,面若冰霜。

  坐在他身旁的女明星不敢去看他的手機屏幕,只能噤若寒蟬地坐著,也不知道忽然間發生了什么,身邊的人怎么就變了臉。

  還是程磊覺得不對,擺了擺手,“你們都出去。”

  包廂里其他人連忙站了起來,客套了兩句就要離開。

  “白小姐,您也移步吧,合作的事情我們改天再談。”

  周越添身旁的女明星看了一眼身旁一言不發的周越添,點了點頭,和周越添說了再見,站起來離開了包廂。

  人全都走干凈后,程磊才上前問道,“周哥,怎么了。”

  周越添冷著臉,抬起手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他,他抬起眼睛,那張臉上全是冷意,“你不是說這招有用嗎?”

  程磊有些茫然地把接過了他的手機,一眼就看到了樓阮的朋友圈。

  樓阮:【/開心/開心[圖片][圖片]】

  程磊心一驚,“她這是……”

  “這什么地方,她哪來的朋友和她一起去這種地方?”周越添聲音冷颼颼的。

  程磊哪里知道這個,他都多少年沒去過游樂場了。

  “查清楚。”周越添忽然沉下眼睛,幾乎是咬著牙擠出的這幾個字。

  程磊捏著周越添的手機,有些莫名的發怔。

  周哥以前,從不會過問樓阮的事情的。

  她去哪里玩,她和誰玩……

  他以前是從不會關注這些的。

  只有樓阮會做這些,樓阮會關注他們在哪里吃飯,和誰吃飯,在哪里喝酒,和誰喝酒,在哪里唱歌,和誰唱歌……

  現在怎么這樣了,怎么就,完全反過來了。

  不對,這不對。

  程磊覺得這很不對勁,他心里有個可怕的猜想,但又覺得不可能。

  他安靜了半晌,才默默挪到周越添身邊,小心翼翼地坐下來看著他道,“周哥……”

  周越添沉了口氣,戴著銀戒的手微微一抬,從他手上抽走了自己的手機。

  手機屏幕上微弱的光影映著他的眼眸,那雙眼眸和往常一樣,微沉著,帶著清冷的碎光。

  但和平時不太一樣的是,他正在定定盯著一個人的朋友圈。

  這是往常他從來不會做的事情。

  程磊眼睜睜看著他點開了樓阮朋友圈的照片,正仔細地看著那張照片,神色比平時看報表的時候還要認真幾分。

  周越添以前,從不會發朋友圈,也從不會看朋友圈的。

  程磊忍了又忍,終于忍不住小聲道,“周哥,你……”

  周越添看著那張照片,忽然說道,“女的拍的。”

  程磊要說的話生生咽了回去,他滿臉都是小心,聽到他說這話,臉上的無措和驚恐又多了幾分,“……什么?”

  “這照片是女的拍的。”周越添坐在那里,抬手拿起了一杯顏色漂亮的雞尾酒,仰頭一飲而盡,語調格外淡漠疏離,好像也,很理性。

  但程磊知道,他現在肯定沒有理性這種東西。

  理性的周越添,是不會看樓阮的朋友圈,也不會打開她的照片仔細看,更不會分析拍照片的人是男是女。

  程磊顫顫巍巍地伸出手,拿到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杯雞尾酒,喝了兩口,穩了一下心神以后才說道,“……有可能是公司同事吧。”

  “她住的那個小區,不是很多咱們公司同事嘛,住在一起又在同一個公司上班,都是女孩子,關系忽然就好起來了也有可能。”

  他嘴上雖然是這樣說的,但心里卻不是這樣想的。

  程磊心里想的是,樓阮以前不管有什么新朋友,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都會和周越添說的。

  這一次,她沒有說。

  這不對勁。

  程磊坐在周越添身邊,輕輕放下了那杯雞尾酒,腦子里把最近的事情都過了一遍。

  可他不管怎么想,都覺得該是那晚那句“養女而已”。

  那夜之前,樓阮明明還是好好的。

  從那夜開始就變了。

  以前晚宴,不管發生什么,樓阮都會在會場堅持最后,把周越添送上車,送回家以后,她才會回家。

  雖然別人的秘書也是這樣,會在宴會結束以后送老板回家,但樓阮是不一樣的。

  他們都認識這么多年了。

  樓阮是公事公辦還是有私心,誰都清楚。

  對送周越添回家這樣的事,她一向認真。

  可那天晚上,他們轉個身樓阮就不見了。

  剛開始他以為是周越添和徐旭澤打架鬧到局子里去,樓阮沒找到他們,所以才沒送周越添回家。

  但現在想,不對。

  很不對,如果真的是那樣,那不該沒有電話。

  樓阮不能沒找到他們還電話都沒給他們打一個。

  程磊手心冒了一層薄汗,他轉頭看向周越添,聲音有些低,醞釀了一下才開口,“周哥,你對她……”

  他還沒說完,周越添就忽然收回目光,按滅了手機。

  他的手機屏幕瞬間熄滅,再也看不到樓阮坐在娛樂設施上笑得開心的照片。

  周越添手一抬,把手機隨意地丟在茶幾上,冷著聲說,“我對她太縱容了。”

  程磊愣了一下。

  周越添合了合眼,繼續說道,“明天和白楚那邊聯系一下,就是她了。”

  程磊臉上的表情幾乎轉為了錯愕,在周越添起身的一瞬間,他猛地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周越添。

  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膽子。

  在周越添低頭看過來之前,程磊連忙松開手,低聲說道,“周哥,慎重。”

  白楚是內娛一個女明星,就是剛剛坐在周越添身旁的那位。

  她剛憑著一部青春校園劇爆紅,一躍成為今年最火的小花旦。

  按道理說,他們周氏的確需要這樣的代言人,他們需要白楚,白楚也需要他們。

  但,這位白楚小姐,和周越添是有些淵源的。

  她沒爆紅之前,曾參加過一場酒會。

  年輕貌美,無權無勢,又身處魚龍混雜的圈子里,自然容易被一些豺狼虎豹盯上。

  被人逼酒的時候,是周越添輕飄飄的一句“為難人小姑娘干什么”替她解了圍。

  后來不知道怎么,兩人就傳出了緋聞,有人說白楚身后有金主,她的金主就是周越添。

  流言并不是擺在明面上的,白楚方自然也沒有公開否認過。

  “你和白小姐是有緋聞的,你忘了?”程磊說道,“要是真簽了白楚,樓阮……”

  他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可能就不會回來了。”

  “周哥,你可要想清楚。”

  周越添就站在他面前,他身后的桌上還擺著各式各樣的雞尾酒。

  白楚剛剛還坐在這里,她的口紅印還留在那杯淺粉色的雞尾酒杯上。

  空氣中也還殘存著她身上的香水味道。

  周越添站在他面前,眼皮子都沒跳一下,他目光平靜地盯著他說道,“不會回來了?”

  程磊緩緩松開了手,點了點頭,他聲音低低道,“樓阮之前問過我白楚的事。”

  周越添垂著眼睛,抬起手拍了拍袖子,神色清清冷冷,語氣篤定,“她不會。”

  程磊動作凝滯了一下,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他,樓阮都已經這樣了,周越添這么聰明的人就沒發現什么不對嗎?

  這就是當局者迷嗎?

  他都能兩天就想清楚的事情,他怎么就想不清楚呢!

  程磊見他好像又要走,連忙說道,“別,周哥,你先別走,我們再好好說說,代言的事不急。”

  周越添彎腰,撈起剛剛被他丟在桌面上的手機,轉身就要走。

  程磊連忙站起來道:“周哥,朋友圈,樓阮那個朋友圈,我們再看看,再探討探討!”

  說著,他還伸手摸出了自己的手機,急急忙忙戳著自己的手機屏幕,點進了朋友圈,往下掃了掃,沒有看到樓阮的朋友圈。

  他蹙起眉,還以為是自己朋友圈人太多,所以特意退出來搜索了樓阮的名字,點進了她的朋友圈,但卻只看到了一條直線——

  程磊原本想好的鑒賞她朋友圈照片的話通通說不出口了,他站在那里滑來滑去,“怎么回事,我怎么看不到樓阮的朋友圈?”

  “她是把我刪了嗎?”

  “不可能吧!她刪了我還怎么知道你的消……”

  程磊話已出口,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

  他看向周越添,看著他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沉了下去,陡然間寒意料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