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51章 傳染
  樓阮:“……你說得真誠一點,我其實也是會相信的。”

  她跟著謝宴禮一起停了下來,抬著眼睛看他,“不要用那種語氣,我是會相信的,這種罪完全沒必要受。”

  他不知道,過山車停下的時候,她一回頭看他臉色白成那樣,真的有被嚇到。

  謝宴禮手指插在口袋里,依舊是那副懶懶散散的模樣,他朝著前方的小蘑菇飲品站抬了抬下巴,“飲品站,過去吧,不是口渴了嗎。”

  樓阮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見他站在這兒一副不打算動了的樣子,忍不住問,“你不和我一起去嗎?”

  謝宴禮仿佛是累了,眼皮都懶得掀起來,“我不口渴。”

  “……行,那你在這兒等我。”

  她說完就自己朝著那邊去了。

  不遠,也就十來米的樣子,完全不會離開謝宴禮的視線。

  謝宴禮站在樹下等著,他看著樓阮的背影垂下眼。

  怎么會沒有必要呢。

  為了讓她多了解他一點,這點罪他還是受得了的。

  樓阮很快就回來了,她手上端著兩杯飲品,很快就回到了謝宴禮身邊。

  謝宴禮有些怏怏地垂下眼睛看她,見她手上有兩杯不一樣的飲品,散漫道,“我幫你拿著?”

  樓阮抬起手,遞給了他一杯。

  杯子不大,上面貼了可可愛愛的奶牛貼紙。

  是熱的。

  而樓阮自己手上那杯則是冰的,外面已經沁滿了細細小小的小水珠。

  她輕輕搖晃了一下杯子,里面的冰塊嘩啦啦地響。

  謝宴禮端著那杯熱乎乎的可愛奶牛杯,看了一眼她手上的杯子,“喝的什么。”

  樓阮伸手扎了吸管,頭也不抬地回道,“葡萄啵啵。”

  “冰的。”

  謝宴禮磁性的嗓音落了下來。

  樓阮站在她面前,搖晃著里面的冰塊,點了點頭,重復他的話,“冰的。”

  頓了一下,她才咬著吸管,滿滿吸了一大口,白皙的臉都輕輕鼓了起來。

  謝宴禮拿著那只熱乎乎的奶牛杯,“你又喝冰的又喝涼的,對腸胃……”

  樓阮喝了一大口清爽冰涼的葡萄啵啵,舒爽地發出滿足的聲音,“啊~”

  謝宴禮端著杯子,聲音戛然而止。

  端著冰塊滿滿的葡萄啵啵的人抬起頭,清澈的雙眸彎了起來,像兩弧月牙,她臉上帶著靈動甜軟的笑,“我只喝一杯,那杯是給你的。”

  “你喝點熱的。”

  謝宴禮端著杯子,干燥的指腹輕輕蹭著塑料杯子的邊緣,臉上懶倦的神色微頓,他垂眼看著她,盯了幾秒才開了口,“哦,給我的?”

  “謝太太剛剛還說不關心我~”他垂下眼睛,冷白漂亮的手指隨意地摸到吸管,一邊慢條斯理插著吸管,一邊懶洋洋道,“結果走這么遠的路,就為了給我買杯熱牛奶。”

  “其實我也不怎么喜歡喝熱牛奶,”謝宴禮把杯子抬起了,看了一眼塑料杯上的奶牛貼紙,菲薄的唇彎了下,“不過既然是謝太太的心意,那我還是多少喝點。”

  他現在看手上這只廉價塑料杯上的牛,都無端順眼了不少。

  樓阮一只手端著杯子,另一只手輕輕攪動杯子里的冰塊和葡萄果肉,有些茫然地抬頭。

  就給了一杯熱牛奶,他哪來的這么多戲啊?

  謝公子端著那杯和他形象極其不符的廉價飲品杯,咬住吸管喝了一口里面的特牛奶,喟嘆一般道,“還說不關心我,哎~”

  樓阮:“……”

  她低頭咬住吸管,噸噸噸喝了好幾大口,算了。

  算了…

  喝了飲品后,謝宴禮又帶著樓阮去玩了其他的項目。

  好像除了過山車外,謝宴禮玩別的項目都格外享受,沒有再出過問題。

  他們要上跳樓機之前,樓阮反復問他可不可以。

  謝公子答:可以,除了過山車不可以外,別的我都可以。

  這里的跳樓機還是針對兒童的,沒那么高,刺激性也沒那么強。

  下來以后樓阮反復確認謝宴禮的臉色,見他確實沒事,才放了心。

  謝宴禮被她看得有些想笑,他去買了個帶光的小豬氣球給樓阮,漂亮的指節隨意翻轉,小豬氣球被綁在樓阮手腕上,他垂著眼睛一邊拿出手機給她拍照,一邊道,“我倒也沒那么柔弱,你實在不必下來一個項目就看一次我的臉色。”

  樓阮手上綁著個粉色的小豬氣球,白皙的小臉微微鼓起,她回想了一下他之前的語氣,學著他的樣子理直氣壯說道,“我們可是家人,我有義務關注你的身心健康。”

  謝宴禮舉著手機的手微微一頓,他看著手機屏幕上的她,指尖落下去,不小心拍糊了一張。

  他不動聲色地刪掉那張糊掉的照片,一邊懶懶散散拿著手機給她拍照,一邊隨口說道,“行,那你以后就好好履行義務。”

  樓阮抬著手腕,對著鏡頭展示著她手腕上綁著的氣球,臉頰有些莫名的燙。

  只是一晚上的功夫而已!

  她也跟著謝宴禮學壞了,竟然都能說出“一家人”這種話了……

  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一家人……

  她和謝宴禮是一家人。

  樓阮輕輕合了合眼睛,臉頰越發滾燙起來。

  “家人”這個詞,對她來說一直都很特殊。

  并不是她能輕易說出口的詞。

  大概是謝宴禮說得太自然,她也被傳染了吧……

  “好了,”謝宴禮拿著手機,低下頭翻看了一下,又走上前來,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手機遞給樓阮,“你看看。”

  樓阮這回就接得很熟稔自然了,沒有半分遲疑和凝滯。

  她雪白的手腕上綁著氣球,開始低頭翻看謝宴禮剛剛給她拍的照片,她越看越覺得,謝宴禮是真的很會拍照。

  他鏡頭里的她,每一張都非常好看。

  每一張都是樓阮從前從來沒見過的自己。

  “都很好。”樓阮看完以后就抬起手,把手機遞給了謝宴禮,“你拍的都很好看。”

  謝宴禮接過手機,唇角含笑,他垂著眼睛,長指隨意滑動,“多謝太太夸獎。”

  語調溫柔繾綣,格外自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