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47章 她是色批嗎
  謝宴禮唇角勾著笑,再次輕輕撞了她一下。

  正好身后有另一輛碰碰車過來,朝著樓阮的小跑車前方撞了一下。

  那是一對母子,他們坐在同一輛碰碰車上,兩輛車撞在一起的時候,坐在母親是身邊的小男孩發出咯咯地笑。

  他坐在媽媽身邊拍手,“哇哇!哈哈哈哈哈!”

  沒幾秒,原本一直在旁邊轉來轉去的其他碰碰車也加入了戰場。

  那個原本沒有人踏足的圈子,充滿了歡聲笑語。

  -

  幾分鐘過后,游戲終于停了。

  謝宴禮下車過來,走到她面前,朝著還一臉懵懵的樓阮伸出了手。

  那只手落在樓阮面前,冷白的皮膚被頂燈照著,泛起了一層淡淡的金邊,恍若帶著一層圣光般,顯得潔白如玉。

  樓阮抬起頭,“謝宴禮。”

  謝宴禮耐心等在那里,勾著唇點頭,“嗯。”

  樓阮抬著頭看他,“你和別人一起撞我。”

  謝宴禮仍然沒有收回手,他站在那里,保持著那個姿勢,“哦~可我們不是一個車的啊。”

  樓阮抿起唇,頓時沒有立場譴責他了。

  他說得對,他們又不是一輛車的。

  而且分開坐的時候,她不是也提前想到了嘛,他會撞她。

  她鼓了鼓臉,低下頭伸手解了安全帶。

  謝宴禮緩緩收回手,他站在她車邊,歪頭看著她的動作問道,“我撞你,你也可以撞我啊,你剛怎么不動?”

  樓阮才剛剛解開安全帶,她抬起白軟的小臉,自己都沒注意到,自己的語氣有些可憐兮兮的,好像是在和很親近的人說話,“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這個碰碰車不動,我明明是按照工作人員說的做的呀。”

  她還沒來得及從車上下來,站在身旁的人就彎下了腰,對方冷白的手臂伸過來,修長好看的手指落在方向盤上,輕輕轉動方向盤,嗓音干凈而悅耳,“踩油門。”

  樓阮想也不想就踩下了油門,車子依舊紋絲不動。

  她做完以后才想到,自己安全帶都沒系,這車要是真出去了,可能會有危險。

  她正在懊惱自己怎么就聽著謝宴禮的話照做了,下一秒,對方就慢悠悠收回了手。

  “壞了。”他直起身子說,“下來吧。”

  樓阮有些懵,原來是壞了。

  她打開碰碰車一側的小門,站了起來。

  兩人一起去找了碰碰車場的工作人員,和工作人員說明情況以后,那輛壞掉的蘋果綠被挪出了場子。

  又開始有玩家進場了。

  謝宴禮站在一旁看著,轉眼瞥向樓阮,“還玩嗎,要不要再來一場?”

  樓阮抿起唇,攥著手點了點頭,“嗯!”

  上一場那個是壞的,她只能被動地被裝來裝去,這次一定要“報仇”,一定要撞回去!

  謝宴禮低低笑了一聲,跟在了她身后,一起重新進了場。

  這一次,樓阮選擇了一輛天藍色的碰碰車,剛打開車門坐進去,就發現自己被一道暗影籠住了。

  她抬起頭看向對方,謝宴禮正站在她車邊,唇角掛著勾魂攝魄的笑,“怎么樣,這次要不要和我一車?”

  樓阮微微一怔,她這個視角抬頭看他,覺得這人簡直就像是來勾魂的狐貍精似的,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讓人無法拒絕的氣質。

  她甚至沒有怎么思考,下意識地,就往里挪了挪。

  好在車子夠大。

  謝宴禮長腿跨進來,吊兒郎當地坐在了她身旁。

  他坐下以后,樓阮才覺得他們這樣……好像挨得有些太近了。

  謝宴禮也不知道幾天噴了什么香水,他身上淡淡的烏木香味全都彌漫了過來。

  很好聞,不刺鼻。

  但缺點也是,很好聞,不刺鼻。

  容易讓人沉醉。

  偏偏身旁的貴公子還一副撩人而不自知的模樣,大大咧咧地伸出手,手指勾起了深灰色的安全帶,低頭給自己扣上了。

  他去勾安全帶的時候,指骨不經意間擦了樓阮的手。

  雖然只是很輕很輕的一下,但樓阮卻覺得被擦過的地方像被灼燒了似的,滾燙滾燙。

  她低頭看向兩人并列的腿,默默把腿往另一邊挪了挪。

  剛剛還覺得這碰碰車挺大呢,兩個人坐上來,怎么會這么逼仄。

  這么小的地方,觸碰完全就是難以避免的。

  樓阮抿住唇,她已經很努力了,但卻還是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天。

  她喝多了的那天。

  雖然只有零星的記憶,但是——

  只是那點零星的記憶,就足以擾人心智。

  更別說,她此時坐在這里,看著謝宴禮慢悠悠落在放線盤上的手,就好像沉睡的記憶忽然之間被喚醒了似的,又想到了一些不該在這個時候想起的片段。

  那天她在走廊扯住謝宴禮的時候,快要是摔倒,謝宴禮服了她一把,酒店兩側墻上的不規則鏡子里,謝宴禮扶著她的腰的手指關節泛著淺淺的紅。

  后來她仰頭去咬他喉結的時候,他按著她肩膀的手,似乎也是泛著紅的……

  樓阮輕輕合上眼睛,覺得氣息都在剎那之間變得灼熱起來。

  她一邊努力往旁邊挪,一邊很認真地想,她這種,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渣女+色批啊?

  明明以前對其他人一往情深,怎么忽然之間就開始反復去想另一個男人的身體人?

  怎么看到人家的手,都會胡思亂想一些色批東西啊?

  她這思想是不是發散的太過了些啊?

  這好像已經不是色批了,這是變態啊,變態……

  樓阮一只手抓著碰碰車的側門,一邊重重沉了口氣,要不是謝宴禮還坐在她身邊,她已經低下頭開始無聲嗑額頭了。

  身邊的人似乎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謝宴禮雙手落在方向盤上,指骨關節泛著微紅,他垂下眼睛看她,意味不明道,“謝太太,你再這樣挪下去,就要挪出去了。”

  樓阮耳朵一紅,抿著唇又往回挪,她有些窘迫,聲音低低說,“不好意思,我怕碰到你……”

  完了,更變態了。

  他一開口說話,她甚至都能腦補到對方雪白喉結滾動時的模樣了。

  而且,腦子里還多了些莫名其妙的聲音,是那晚在酒店時親他時候他的喘.息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