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43章 現在開始,重新看看我是什么樣的人
  他湊得很近,鼻尖幾乎要貼上她的鼻尖。

  樓阮下意識地屏住呼吸,近距離看這張臉的時候,她心跳得更快了。

  而且不只是臉,他一彎腰,領口的縫隙更大,她眼睛一垂,白襯衫下的風景就一覽無余地展現在眼前。

  別說腹肌了,兩條若隱若現的人魚線也給她看到了。

  一些死去的醉后回憶再次攻擊她。

  樓阮:“!”

  她驀地后退,和他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隨后,才在那雙似乎帶著鉤子的瀲滟黑瞳下,認認真真點了頭,“對,挺快。”

  謝宴禮保持著那個姿勢,殷紅的唇角微微上翹,戴在右耳上的黑曜石耳釘起耀眼的光芒,“怎么忽然就離職了。”

  他慢騰騰地抱著懷中的東西直起身子,語氣慵懶隨意。

  樓阮抬起眼睛看他,似乎是在想要認認真真回答,還是開個玩笑,讓氣氛活躍點。

  最后,她還是選擇了前者,畢竟她實在不算幽默。

  “我以前,和周越添的事情,你知道吧?”

  謝宴禮抱著東西站在那兒,唇角噙著懶洋洋的笑,在她開口的瞬間,他臉上的笑容凝滯了一瞬。

  隨后,他單手抱住箱子,打開了后車門,彎腰把樓阮的東西放了進去。

  關上車門后,他直起身子看她,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語氣,“不知道,什么事兒?”

  樓阮抬著眼睛看他,她清澈的眼瞳中出現了一絲錯愕,不過轉瞬即逝,又在下一秒變成了了然。

  她自顧自地點點頭,“也是,像你這樣的人,自然不會關注那些事情。”

  謝宴禮替她打開了車門,斜睨著她問道,“我這樣的人?”

  樓阮看著他的動作,還是彎腰坐了進去,自己扣好了安全帶。

  謝宴禮很快就上了車,他扣上安全帶,看著前方啟動車子,“我是什么樣的人。”

  “就……”樓阮坐在那里看他,他自己不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嗎?她斟酌了一下,認真道,“天之驕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和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嗯,不會關注八卦,也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在玩上。”

  “嗤。”謝宴禮忽然笑了一聲。

  樓阮好奇地看過去,她說的不對嗎?

  這種天才的人生,不都是這樣嗎?

  她真沒見過哪個天才天天八卦,天天玩這個玩那個的,一般智商超高的天才,都不會過度沉溺玩樂吧?

  “你聽誰說的?”謝宴禮問。

  “……還用聽誰說嗎?誰都看得出來啊,這難道不是有目共睹的嗎?”樓阮茫然道。

  不管是高中還是大學,她和同學每一次聽到他的名字,都是他什么什么競賽第一,幾校聯考第一,什么什么辯論賽第一,獲得了什么什么專利……

  謝宴禮轉過頭來,“不對。”

  “不對?”樓阮輕輕重復他的話,似是在呢喃。

  謝宴禮坐在駕駛座上,身后是京北的高樓大廈,他脖頸上夸張的銀鏈子正安靜躺在漂亮雪白的鎖骨上,男人黑眸沉沉,語氣認真,“樓阮,你以前看到的不對。”

  “現在開始,重新看看我是什么樣的人。”

  “和你,是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

  那輛黑色賓利被謝宴禮開回了家,樓阮的東西也被放在了上面。

  他帶著樓阮走向了車庫另一端。

  車庫另一端,藍色的燈帶下,十多輛機車整齊擺放在那里,安靜等待著它的主人。

  謝宴禮回頭看身后的人,側目道,“喜歡哪一輛?”

  樓阮完全不懂機車,完全看不出好壞,只能看出顏色和大小不同,不過她知道,謝宴禮的東西一定不會不好。

  她以前從沒有坐過機車,偶爾見到有人騎機車也是在京北的深夜。

  謝宴禮見她不說話,又問道:“選不出來?”

  樓阮:“……嗯。”

  謝宴禮歪了歪頭,像是隨手指了一輛,“那就這輛。”

  樓阮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一輛白色的機車,上面帶著些黑色地小涂鴉,還有一些簡單的英文字母,不過看起來像是亂畫的、

  謝宴禮走過去,不知道按了什么開關,藍色燈帶下,黃色燈光驟然亮了起來。

  樓阮定睛看過去,是一格又一格的柜子,一格里面一個摩托車頭盔,五顏六色的,全都安安靜靜地躺在里面。

  謝宴禮站在那兒,似乎是認真挑選了一下,最后打開了一扇柜門,從里面拿出了一只白色的女士頭盔,上面還帶著兩只同樣色系的小耳朵。

  像貓耳。

  “這么怎么樣?”他拎著它回頭問。

  樓阮就是再不懂,也能看出它是女士專屬,一瞬間有些猶豫,她想到了很多種可能,“……我可以戴這個?”

  藍調的燈光映在謝宴禮臉上,不僅沒有顯得很死亡,反而顯得那張臉更加完美精致,無可挑剔。

  謝宴禮像是想到了她心中所想似的,拎著那只頭盔低低笑了幾聲,他回頭看過去,對樓阮介紹身旁的柜子們,“這些都是新加的,我讓唐叔特意給你準備的。”

  頓了一下,像開玩笑似的,他勾著唇角說,“我的機車后座,只載謝太太。”

  樓阮腦子嗡了一下,輕軟的嗓音中帶著一絲錯愕,“讓唐叔,特意準備的?”

  她看過去,擺放頭盔的柜子的確有新有舊,左邊的明顯比右邊的舊一些。

  “你……”

  她以為他們的聯姻,只會是那種……相敬如賓的聯姻,等到不需要的時候就會離婚,好聚好散。

  就像養父和養母那樣,一年之中所有的見面都只是為了相互幫助應付家人。

  可他竟然還讓唐叔做了這些……

  樓阮一時間竟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

  心中騰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是過往二十多年都從未有過的。

  她站在光線幽暗停車場里,無比清晰地聽到了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跳聲。

  “嗯,特意讓唐叔準備的,”謝宴禮拎著那只小貓耳朵頭盔走上前來,把頭盔扣在她腦袋上,垂著眼睛給她戴好,他唇角勾起,慢條斯理地拉長了語調,“不過呢,你也別太感動。”

  “我有條件。”

  戴上頭盔以后,樓阮覺得整個腦袋都沉壓壓的,她被裹在里面,可以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但因為有了頭盔的掩飾,似乎也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看他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