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34章 就是她
  京北,見春。

  酒吧的門被一只瘦削修長的手推開,謝宴禮穿過人群,直接上了二樓。

  見春的二樓外圍用隔音玻璃圍了起來,另一面工業風的墻上貼滿了來客的心愿。

  【和xx長長久久。】

  【新的一年發大財!】

  【希望家人們都能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

  比起熱鬧的一樓,二樓安靜的更像是另外一個世界。

  謝宴禮踩著臺階上樓,墨黑色的西裝外套已經被他脫下來掛在了臂彎上,白色的襯衫上帶著小小的細節,同樣色系的水工刺繡圖案蜿蜒而下,為主人添加了幾分神秘清冷感。

  襯衫的領口微微開了幾分,冷白的肌膚清晰可見。

  謝宴禮的步調透著懶洋洋的散漫,他嘴角漫著淺笑,走到角落里那桌坐了下來,“怎么坐這兒了?”

  桌子對面的人像是忽然對他的婚事失去了興趣一般,有些迷戀地看著下面舞池中搖曳的男男女女,目光仍然沒有挪開,指著下面說道,“美女,有個美女!”

  謝宴禮:“……”

  他放下西裝外套,點了單。

  再抬眼,坐在對面的人已經挪到了玻璃跟前,雙手貼上了玻璃,好像恨不得從這里穿過去,眼珠子都放到人家身上。

  像個喪尸。

  他雙手貼在玻璃上,聲音低低地道,“整容美女。”

  謝宴禮輕嗤一聲,“整容美女也不影響你盯著人家看。”

  “整容美女也是美女啊……”季嘉佑終于轉過了頭,挪開眼睛,視線落在了謝宴禮身上,“沒整容的是天然美女,整了容的是勇敢美女,都是美女,我都喜……”

  “等等,你抬一下脖子。”

  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

  謝宴禮靠在那兒,眼尾微微挑了挑,輕抬下巴,露出了雪白喉結上靡麗的胭脂色。

  他動作端方斯文,大大方方,“怎么?”

  季嘉佑盯著他喉結上那抹緋色,仔細看看,又飛速瞥一眼謝宴禮的臉,“……蚊子盯的吧?”

  謝宴禮唇角的笑意微微收了收,“蚊子?”

  季嘉佑點點頭,“對,蚊子。”

  這要是別人身上的,那一定是吻痕。

  但在謝宴禮身上,那就是蟲子咬的!百分之百蟲子咬的!

  謝宴禮定定看了他兩秒,微微收回下巴,那雙瀲滟的黑色瞳眸小幅度地彎了彎,殷紅菲薄的唇角一勾,緩緩道,“你嫂子咬的,見笑了。”

  季嘉佑:“?”

  只頓了一下,他就立刻開口,“不信。”

  “你跟那個女的結婚只是因為迫于家里的壓力,對不對?”季嘉佑身子往前湊了湊,聲音壓得低低的,“你不是有白月光的嘛,高中時候那個白月光,你之前不是還想著她的嘛!”

  “你跟她一定只是為了家族,然后你不會和她有任何親密舉動,你要為了白月光妹妹守身如玉的!對不對,對不對對不對?”

  謝宴禮抬起手,重新拿起了剛剛隨手放在手邊的高級定制西裝。

  季嘉佑簡直太熟悉他這個動作了,他整個人迅速地往身后閃了閃,蜷縮在桌子對面,盡量拉遠他和謝宴禮的距離,抱住了自己的雙臂,“只是說兩句而已,別動手!”

  “而且我也沒說什么啊,你急什么!”

  謝宴禮見他已經閃遠了,慢條斯理地放下西裝,那張俊美雅致的面容上透著淡淡的懶散,他垂著眼睛,纖長的黑睫映出了兩道暗影,“對你嫂子尊重點,別女的女的地叫。”

  季嘉佑:“?”

  他有些難以接受地看了謝宴禮一眼。

  此時,侍者已經把謝宴禮要的橘子伏特加端了上來。

  橙色的液體里,冰塊輕輕地碰撞,杯子外圍沁出了細小的水珠。

  一瓣橘子卡在杯口。

  一只修長的手伸出來,從杯口拿下了它。

  謝宴禮隨意地將它丟在了口中,微微凸起的雪白喉結輕輕滾動。

  那里的緋色也更加靡麗曖昧起來。

  季嘉佑看著他的動作,像是對他很失望似的,“你變心了。”

  謝宴禮口中的那瓣橘子有些酸澀,沒有一點甜味。

  恰如他的暗戀,從頭至尾都是酸澀的,從頭至尾都是他站在角落里看著她,看著她的目光始終追隨著另一個人。

  季嘉佑甚至想開始鬧了,“你怎么能這個樣子,默默喜歡了這么多年,說放下就放下,我對你很失望。”

  謝宴禮吃著酸澀的橘子,依舊面不改色,完全不像是吃了個酸橘子似的面容皺裂,失去表情管理。

  他慢條斯理地掀起黑睫,淡淡睨了對面的人一眼,像是在說,有你什么事,你看看你是什么樣子,還有臉對我失望。

  季大少爺立馬不樂意了,他揚著下巴,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雖然我人是花了一些,但她們喜歡的可從來不是我。”

  季嘉佑抬起手,雙手捧住了臉,像是忽然有些難過似的,“他們喜歡的都是我的錢,我季家繼承人的身份,從來沒有人是真的喜歡我這個人的。”

  “我多向往純愛啊,我身邊就你一個純愛戰神,你還這樣……我以為你會一直等她的,你太讓我失望了。”

  對面,冷白如玉的手指捏住沁滿水珠的玻璃杯,冰涼的水珠順著他的手指滾了下去。

  謝宴禮抬起杯子,淺淺飲了一口。

  他放下杯子,水波瀲滟的瞳眸盯著杯子里被搗碎的橘瓣,暖燈落下來,他喉結輕滾,像一副氛圍感十足的美人畫卷。

  “就是她。”

  盯了幾秒后,他放下了手上冰涼的酒杯,抬起了眼睛,緩緩吐出了幾個字。

  季嘉佑動作一頓,猛地抬起頭看他,聲音一下子拔高了許多,“就是她!?”

  “就是她??”

  像是忽然酒醒了似的,他伸出手,著急忙慌地去摸手機。

  雖然那是謝宴禮第一次發朋友圈,還是結婚朋友圈,他已經看了好多遍了,但此時此刻,卻還是忍不住再拿出來看一遍,再仔細看看照片上的新娘長什么樣。

  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才能讓謝宴禮這樣的人,多年如一日地等待。

  多年如一日地,念念不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