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31章 是樓阮回消息了吧?
  電話另一頭的人都已經等了一天了,這會兒好不容易等到了這人的電話,答應得格外干脆,“行,我現在就過去,你快點!”

  謝宴禮單手扣上安全帶,看向了前方,“十五分鐘。”

  “你最好是。”電話另一頭傳來聲音。

  謝宴禮唇角勾了一下,掛掉了電話。

  掛了電話以后,他沒有立刻出發,而是拿起了手機,抬起了黑色的手機屏幕。

  車里光線不好,但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喉結上的淺淺紅痕。

  他抬著眼睛,抬起手隨意地蹭了蹭,這才放下手機,啟動了車子。

  -

  京北的夜晚格外熱鬧,雖然此時已經是十一點半,但路上車子仍然不少。

  黑色的庫里南和卡宴擦身而過,坐在車里的人沉著臉看著手機屏幕,半晌沒有動靜。

  還是坐在前面的程磊先開了口,他看著外面那輛疾馳而去的庫里南,“又是謝宴禮,今天第二次見他了。”

  后座的人沒有什么動靜。

  他定定看著手機屏幕上的對話框,樓阮依舊沒有回復。

  程磊也沒指望周越添開口,他自己在前面小聲嘀咕道,“他家不在這邊,公司也不在這邊,往常都沒在這邊見過他的,真奇怪……”

  周越添垂著眼睛,一言不發。

  黑色的車窗上映出了他凌厲的側臉,清冷而陰沉。

  程磊忽然回頭看了一眼,目光掃過他手上的手機,又看向周越添的臉,“周哥,樓阮還沒回你嗎?”

  周越添的臉好像更陰沉了。

  程磊抿了抿唇,小聲道,“她不能是因為徐旭澤那小子跟你生氣吧,不可能啊,以后你倆起過多少次沖突啊,樓阮哪次不是站在你這邊啊……”

  周越添垂著眼睛,像是沒聽到他的話似的,面無表情地看著手機屏幕,一動不動。

  程磊坐在前面,微微歪著身子,又道,“算了,周哥,你也不是不知道她。”

  “她不理你你也別搭理她,就晾著她,過幾天她準自己跑回來跟你說話。”

  周越添眼睫閃了閃,他抬起眼睛,“公司不養閑人。”

  “她明天再不來——”

  周越添聲音一頓,沒有繼續說下去。

  倒是程磊,嬉皮笑臉地把話接了下去,“嘿嘿,周哥放心,她明天要是還不來,我一定告訴她,再不來就等著滾蛋吧~”

  語氣得意洋洋。

  坐在駕駛座上開車的司機轉頭看了他一眼,又不動聲色收回目光,抬起眼睛看向了汽車后視鏡。

  周越添抬著眼睛,在后視鏡中和他對視。

  司機倒是一點不怕,甚至還笑了一下,語氣平常道,“少爺,人有時候好好說話,也行的。”

  他給周家開了幾十年車了,周越添上幼兒園起,就由他接送了。

  上高中的時候自然也是由他接送的。

  那時候還會經常捎上樓阮、程磊他們。

  這幾個孩子,都可以說是他眼看著長大的。

  他們之間的事兒,他看得清清楚楚。

  程磊轉頭看他,像是沒懂,一頭霧水道,“張叔,你說什么呢?”

  張叔開著車,再次看了一眼后視鏡中的周越添,又重新看向前方,“樓小姐敬業,忽然請假確實不正常,少爺要是真擔心,大可以好好問問。”

  “不用說什么公司不養閑人,再不來就滾蛋這種話……”

  他語氣再平常不過,聽著讓人生氣不起來。

  “這種話,是會把人越推越遠的。”

  坐在后座的周越添一頓。

  前面的程磊倒是睜大了眼睛,有些夸張地看著張叔說道,“擔心?張叔,你說周哥擔心樓阮?”

  也不等張叔再說什么,他就立刻擺了擺手,篤定道,“張叔,你看錯了。”

  周越添會擔心樓阮,這不開玩笑嗎?

  從小到大可都是樓阮追著周越添跑,是她喜歡周越添,是她需要周越添。

  周越添對她來說是寶,初戀,是月亮,她對周越添來說可不是。

  程磊回頭看了一眼一言不發的周越添。

  心里暗暗想到,樓阮對周越添來說,是可有可無的。

  她在他心里,是真的沒有一點點分量。

  不然,周越添怎么會在晚宴的時候說那種話?

  養女而已。

  養女而已啊,但凡真的有一點點分量,也說不出這樣的話,哪怕樓阮并不在場。

  張叔笑了笑,抬起眼睛看后視鏡,并沒有立刻否認他,而是再次說道,“沒回微信可能是沒看到,人要是真病了難受都來不及,怎么會看微信。”

  “少爺要是真擔心,可以打個電話問問看。”

  周越添垂下眼睛,目光落在手機屏幕上,兩人的對話框里,依舊沒有新消息。

  要真是病了……

  徐家是沒不會有人去照顧的。

  那她以前生病的時候都是怎么辦的?

  周越添不知道他為什么忽然想這個,但下一秒,他就發現他好像并沒有見過樓阮生病。

  這么多年,她好像從沒有生過病。

  她在他面前,從來都是健健康康,開開心心的。

  “嗐!張叔,我都跟你說了,你看錯了!”程磊道,“還有啊,打電話了,我今天不知道給她打了多少電話,她可一個沒接,你是不知道,今天我們有個特重要的會,她不在,總裁辦亂得那是一鍋粥……”

  “請假也不知道好好交接一下工作,真是的。”

  “人病的急有什么辦法。”張叔平穩地開著車,語氣也是一樣的平穩。

  程磊:“再怎么病得急也能說話吧?都能打電話請假,再怎么也該交代幾聲啊,底下那幾個迷得像團漿糊……”

  周越添安靜坐在后面,忽然抬了抬眉,是啊,再怎么病得急,也該能說話吧,不然是怎么請的假?

  人事部說了,是她自己打電話請的假。

  她根本就是不放心上。

  握著手機的手指微微收緊,周越添合上眼睛,正要按滅手機,掌心就傳來了很輕很輕的震動聲。

  有新消息進來了——

  似乎是聽到了震動聲,前面的程磊驀地回了頭,“是她吧?周哥,她是不是回消息了?”

  周越添心口有些緊,他蹙著眉,緩緩睜開了眼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