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27章 我那是忙
  樓阮下意識抿住唇,她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

  謝媽媽正輕輕拉著她。

  她甚至有些不敢去看謝媽媽的表情。

  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謝宴禮,在那樣的地方留下曖昧的痕跡,怎么看都會讓人覺得留下痕跡的人沒有那么端方。

  謝家這樣的人家,應該不喜歡這樣。

  在樓阮胡思亂想的這一瞬,謝媽媽不動聲色地收回了落在謝宴禮身上的目光,又笑瞇瞇看向樓阮,“孩子,嘗嘗這個,玫瑰蛋糕。”

  “老爺子這兒的都是中式點心,這個是媽媽特意給你帶來的~”

  謝媽媽年輕的時候是芭蕾舞團的首席,嫁進謝家以后就一直在打理謝家的公司,工作使她的原本清冷姣好的氣質變得格外凌厲。

  在外的時候,誰看到都要恭恭敬敬上前喊一聲周總。可她歪頭朝著樓阮笑的時候,卻仿佛褪去了所有得凌厲,變得極具有親和力。

  甚至在樓阮僵硬的那幾秒的時候,她還靠過來,伸出手臂親熱地摟了摟樓阮的腰,在她耳邊輕聲說道,“看到你們感情好,媽媽就放心啦。”

  她靠過來的時候,身上干凈香甜的味道也跟著一起籠罩了過來。

  是像少女一樣,活躍、充滿生機的味道。

  樓阮屏住呼吸,被她摟著腰,小心翼翼地看她。

  女人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沒有絲毫不悅。

  -

  樓阮在謝家老宅坐了很長時間,謝家人很多很多,她在很努力地記住每一個人。

  一直被排除在外的謝宴禮終于有機會坐在她身邊。

  他睡著靠下來,長腿隨意搭著,他看著眼前那些人,聲音很輕,漫著淡淡的散漫,“記不住也沒關系。”

  樓阮轉過頭來。

  謝宴禮靠著沙發:“別太用心,家里人多,以后慢慢就認識了。”

  “你靠那兒干嘛,”謝老爺子跟人說完話回來,重新在沙發上坐下,“也不知道給你媳婦削個蘋果。”

  樓阮連忙開口,是習慣性的,“不用的,爺爺,我……”

  誰知她話還沒說完,懶洋洋靠在身上的謝宴禮就直起了身子,他伸出手,拿到了一個蘋果,嘴角掛著淺笑,“行,削一個。”

  樓阮:“……”

  修長冷白手已經拿到了水果刀,他看過來,菲薄唇角彎了一下,微微湊過來,溫熱的氣息落在她的肩臂上,聲音很低,“我削一個意思意思,你吃不吃都行。”

  樓阮輕輕點了點頭,“好。”

  謝老爺子這才滿意,他哼了一聲,身子微微前傾,“你們打算住哪兒啊?”

  “你那破爛地方肯定不行。”

  謝媽媽端了一盤洗好的葡萄過來,葡萄顆顆飽滿,散發著誘人的的果香。

  她把盤子放在樓阮面前,對謝宴禮道。

  謝宴禮已經開始削蘋果了,冷白的手背上青筋微起,蘋果皮掛在手上,像是氣笑了一般,他抬起頭,“破爛地方?”

  謝老爺子也跟著點頭,“對,破爛地方,裝修不好,結構也不好,阮阮可不能住那兒!”

  而且,哪有婚房住舊房子的!肯定要住新房子!

  樓阮:“……”她覺得,謝宴禮那個房子,雖然不算京北特別好的,但那個地理位置,怎么也算不上破爛地方。

  那里的房價貴的離譜,在她讀書的時候一平方就已經超過十二萬人民幣了,這兩年睡著周圍的開發,房價又不知道蹭蹭蹭漲了多少。

  謝宴禮垂著眼睛削蘋果,“那您二位想讓她住哪兒啊?”

  “楓林公館。”

  “楓和苑。”

  兩人一起開了口,不過說出來的地方卻不一樣。

  楓林公館距離謝媽媽住的地方近些,而老爺子說的楓和苑則距離老宅近些。

  樓阮當然知道這兩個地方,兩處都是好地方,房價都高得離譜。

  “阮阮,聽爺爺說,楓和苑那個房子是新房子,已經裝修好的,有個小院,院子里種了垂絲海棠,花一開可漂亮啦,還有個小水池……你媽說的那個也行,但是院子太小,不好看。”謝老爺子已經推銷了起來。

  謝媽媽完全沒想到他會說這樣的話,“爸,楓和苑好是好,但是裝修太中式了,全都是按照您的喜好來的,阮阮不一定喜歡。”

  “那可以砸了重新裝啊。”

  “那多麻煩啊。”

  “裝修肯定還是要按照阮阮的喜好來啊。”

  ……

  謝宴禮安靜地削完了蘋果,他把水果刀放好,全程沒斷過一次的蘋果皮也被他拿下去丟了。

  他把削好的蘋果遞給樓阮,抽出紙巾擦手,看著為了房子爭論不休的兩位,笑道,“別爭了,讓她選。”

  兩人這才回頭看向了樓阮:

  “對,阮阮選吧。”

  “阮阮,明天媽媽帶你去楓林公館看看那個房子吧,你要是不喜歡媽再帶你去看別的,媽房子很多的!”

  謝老爺子不服了,誰還沒幾個房子呢,“明天爺爺也和你去看,爺爺房子比你媽多!”

  謝宴禮:“她明天還要上班呢,別為難人啊。”

  謝媽媽和謝老爺子一起看了過來。

  謝宴禮倒一點也不在意他們的目光,“我們有自己的打算,別管了。”

  在謝媽媽和謝老爺子開口之際,謝宴禮手指撐著額角,補充道,“我房子也多得很,她要是都不喜歡,還可以再買。”

  謝老爺子很顯然不是很相信他,“你連個戒指不準備……”

  謝宴禮笑眼掠過樓阮,眼尾微微挑著,像帶著鉤子似的,“我那是忙。”

  樓阮輕輕咬了一口蘋果,甜脆的蘋果味道在口中彌漫,她輕輕垂下了眼睛。

  其實在來謝家老宅的路上,謝宴禮有說戒指這件事,但是她覺得沒必要。

  沒想到因為這事兒他被家里說了這么久。

  早知道就該聽他的,在路上買一對了…

  “嘁。”

  謝老爺子還是不信。

  謝宴禮再三承諾,一定會好好準備婚戒,準備好了還會帶著樓阮回來給謝老爺子看,謝老爺子這才放過了他。

  他們晚上留在謝家老宅吃了飯,謝家老宅并不像別家有錢人家那么大,餐廳也比較小,這么多人坐在餐桌上顯得有些擠,不過這頓飯倒是吃得熱熱鬧鬧,格外融洽。

  飯桌上,謝媽媽幾次想開口問問親家的事,但卻都被謝宴禮不動聲色堵了回去。

  飯后的間隙,謝媽媽終于在外面抓到了謝宴禮,她把人拉到院子里的葡萄藤下,抬著眼睛問,“怎么回事兒啊,阮阮家里出了什么事嗎,為什么一直不讓我提親家,我和你爸總是要見人家的啊,婚禮的時候怎么辦,那時候再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