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26章 反正現在我們也沒婚戒
  謝宴禮仍然是那副神色淡淡的模樣,漆黑的眼眸睨著面前的人,沒出聲。

  謝星沉挑著眉梢問道,“用了什么手段啊,這么著急就把婚結了,嘖。”

  謝宴禮瞥了她一眼,抬腳就要往里面走,但卻被攔住了去路。

  謝星沉笑吟吟的臉出現在面前,“我知道你很急,但你先別急。”

  謝宴禮一改往常的散漫慵懶,狹長的眼眸落下來,帶著不動聲色的壓迫感,“你很閑?”

  謝星沉再次攔著他,眨了眨眼睛,“她知道嗎?”

  雖然只是堂兄妹,但兩人的眉眼卻如出一轍,同樣帶著無限瑰麗惑人之色。

  謝宴禮抬起手,動作優雅驕矜,冷白修長的指尖拂過她的肩頭,“需要我給你找點事做?”

  “嘖。”謝星沉輕嗤了一聲,雙手抱胸靠在了一旁,“謝家怎么生出你這么沒出息的。”

  謝宴禮像是沒聽到她在說什么似的,直接抬腳進了門。

  里面熱鬧地像過年。

  他站在門口頓了一下,目光望向正乖巧坐在最中間的樓阮。

  小小一只,臉上帶著淺淺的無措,像只鵪鶉。

  那只被圍觀的小鵪鶉終于看到了他,她抬起眼睛,滿眼都是求救。

  謝宴禮勾起唇角,大步走了過去,將手上拎著的東西放在了桌上,對著笑得一臉柔軟的老爺子道,“爺爺,這是軟軟給你們準備的禮物。”

  謝老爺子頭也不抬,動手打開了一只絲絨質地的戒指盒,笑呵呵地把戒指盒遞到樓阮面前,隨口敷衍謝宴禮,道,“嗯嗯,禮物。”

  他打開了那只戒指盒,一枚碩大精美的祖母綠寶石戒指安靜地躺在里面,散發著濃郁的綠意。

  一看就是好東西。

  “囡囡看,這個就是爺爺跟你說的那個戒指,你試試?”

  語氣像在哄孩子。

  謝宴禮站在桌前,眼皮子跳了又跳。

  驀地回頭看向了站在角落里的唐叔。

  攝人的目光望過來,唐叔立刻別過了眼睛,不關他的事!

  他只是例行告訴老爺子少爺的狀況而已!

  樓阮低頭去看那枚戒指,眉心抖了一下,連忙道,“爺爺,這太貴重了。”

  謝老爺子擺了擺手道,“不貴重不貴重,你試試,你先試試!”

  謝媽媽坐在她另一邊,直接伸手將那枚戒指拿了出來,拉過了樓阮的手,替她戴上了,“爺爺給你就是你的,你這孩子,跟家里人客氣什么。”

  “瞧,真合適。”

  樓阮看著手指上那顆復古的祖母綠戒指,覺得手都沉了起來,她的動作格外小心,生怕磕了碰了。

  謝老爺子一喜,胸前的鎏金質地的懷表鏈條抖了抖,“好看,也合適,就跟量身定做的似的!”

  樓阮再次抬起頭,澄澈的黑色雙眸中映著水光,滿是求救。

  謝宴禮懶洋洋站在那兒,修長的手指插進西褲口袋里,目光落在她柔白的手上。

  手指纖長漂亮,指甲修剪得整齊干凈,泛著淡淡的粉色光澤。

  這雙手戴什么都好看。

  “確實合適,”謝宴禮好整以暇道,“爺爺給你你就收著吧,反正現在我們也沒婚戒。”

  謝老爺子和謝媽媽立刻抬起眼睛,兩人的臉色出奇的一致,似乎都很想上前打死他。

  謝老爺子道:“我送的是我送的,你的那份別忘了!”

  坐在一旁穿著個小紅裙子的堂妹謝京京抬起小臉,她還小,擠在一旁只有小小一團,腦袋上的紅色大蝴蝶結歪著,嗓音天真稚氣,“就是!你的那份也別忘了!”

  謝宴禮看過去,似乎在說,你懂什么。

  小家伙鼓鼓臉,像是不服,她蘿卜似的小白腿耷拉在沙發邊緣,輕輕晃著紅色的小皮鞋,小聲咕噥道,“我們幼兒園做游戲的時候,新郎都會給新娘送大鉆戒的,哥哥你好小氣噢……”

  她板著小臉重重嘆了口氣,像是對他很失望似的,“怎么能厚著臉皮說出這種話呢。”

  謝宴禮散漫地笑了一聲,目光似有似無地掃過樓阮,“我又沒說不準備。”

  小家伙頂著著巨大的蝴蝶結,抬著小腦袋認真看他,像是在辨別他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謝媽媽掃他一眼,“你最好用點心。”

  一屋子的人都盯著他。

  “行。”謝宴禮喉結滾了滾,隨意地在一旁坐下,揚起臉笑道,“準備好以后我帶她回來給你們檢查,這樣行嗎?”

  樓阮坐在中間一臉茫然,怎么,就發展成這樣了……

  謝媽媽輕哼一聲,拉著樓阮的手道,“阮阮,他從小到大就是這樣,沒個正形!他以后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媽,媽媽替你教訓他!”

  樓阮抿住唇,養母性子冷淡,不僅是對她,就是對徐旭澤也很少會有這樣的時候。

  這樣被人拉著說話,還是第一次。

  媽媽……

  這個詞對她來說,其實是有些陌生的。

  謝家人實在太多了,他們圍著樓阮,你一句我一句,不一會兒,謝宴禮又被隔絕在外了。

  “阮阮,你家住在哪里呀,家里還有什么人?我們都沒有提前見見親家,實在太失禮了。”

  樓阮戴著名貴的祖母綠戒指的柔白手指輕輕抓住衣角,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說她家里的情況。

  謝宴禮靠在那兒道,“媽,能不能先讓她吃口東西。”

  “喔~”謝媽媽拉著樓阮的手,歪著頭道,“阮阮,家里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就簡單準備了一些。”

  “你喜歡吃什么喝什么都告訴媽媽,下次媽媽都給你準備。”

  謝宴禮往后靠了靠,坐在對面的謝媽媽瞥了一眼,嗔怪道,“阿宴不懂事,也沒提前告訴我們你喜歡……”

  說著,她的聲音忽然突兀地一頓,目光掃過謝宴禮印著紅痕的喉結,瞳孔地震,“吃、什么。”

  她慢慢把話接了下去,看謝宴禮的眼神忽然變得復雜了起來。

  樓阮就坐在她身邊,自然能察覺到她的情緒變化。

  她順著謝媽媽的目光看過去,目光落在了謝宴禮的喉結上,那抹淺紅好像變得更加明顯曖昧了。

  樓阮頓時有些不自在起來,謝媽媽會不會覺得她……不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