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25章 回謝家
  謝宴禮的朋友圈徹底炸了。

  他以前從不會發朋友圈,十幾年了,身邊也一直沒有關系特別親近的女孩。

  這忽然一發朋友圈,還發得是結婚的內容,朋友圈可不得炸。

  謝家老爺子坐在沉香木椅上,把謝宴禮那條朋友圈看了一遍又一遍,嘴角都快翹上天了。

  老宅也忽然來了不少人,烏泱泱地坐了一屋子。

  大多數都是高興又期待的,只有角落里一個女孩子有些不屑地嗤了一聲。

  謝老爺子耳朵仿佛在一瞬間變靈了許多,抬起眼睛看了過去,“干什么,你堂哥結婚你不高興啊?”

  女孩抬手拿起桌上沏好的伯爵紅茶,有些陰陽怪氣地開口,“高興啊,我可太高興了,結婚之前完全沒聽過他說起人家,也不帶人來見見我們,急急忙忙地就把婚結了,真有規矩。”

  她垂下眼睛,散漫優雅地喝茶,目光落在精致的玫瑰茶杯上,“人家女方家里都不知道怎么看咱們。”

  老爺子一頓,她放下漫著茶香的杯子,又開了口,“戒指都沒有,哪有他這么辦事兒的…”

  那張臉繼承了謝家最優良的基因,和謝宴禮的臉不相上下,都是被上天眷顧的人。

  而現在,那張漂亮的臉上卻帶著滿滿的嫌棄,顯然是覺得謝宴禮沒辦好這件事,委屈了人家。

  謝老爺子拿著手機,動作微頓,他一想,覺得也是。

  他光顧著高興了,都忘了這回事了。

  于是,老爺子認認真真把手機裝起來,站了起來。

  滿屋子的人都抬起了頭。

  “爸,你干什么去。”謝媽媽抬頭說道。

  謝老爺子擺了擺手,踩著樓梯上了二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從柜子里找到了好幾個盒子,全都抱了出來。

  抱出來的首飾盒每一只都格外精致,充滿年代感。

  謝老爺子認真看了看,最后將一個最小的盒子拿起來,打開看了看,里面是一枚雕刻著海棠花的銀鐲子。

  不算值錢。

  他又合上蓋子,把它單獨放回了柜子里,這才歪頭對著門外喊道,“老唐,老唐!”

  唐叔從外面進來,看著擺在一旁大大小小的盒子,愣了一下,“這……”

  謝老爺子瞇起眼睛笑了一下,“這些都給孫媳婦~”

  唐叔在謝家幾十年了,當然知道這些盒子里都裝著什么,他知道老爺子既然已經都拿了出來,就肯定是要給,但還是低聲問道,“全都要給嗎?”

  這些東西的價值,不在于它們本身的價值,而在于老爺子和老夫人的情義。

  謝老爺子手背過去,揚著臉點點頭道,“誰讓謝宴禮那小子不會辦事兒呢,只好由我這個老頭子來給他收場啦。”

  “都拿下去吧。”

  -

  謝家老宅。

  汽車引擎的聲音格外明顯。

  黑色的庫里南駛進了院子,在他進門的那個瞬間,窗邊已經不知道多了多少雙眼睛。

  謝老爺子更是直接站到了門口,帶上老花鏡望了過去。

  車門被打開,一雙纖細的高跟鞋在石子路上落下。

  身著淺黃色裙子的女孩從車上下來,墨黑色的長發柔軟地披在腦后,天邊淡淡的橘色光芒落在她身上,將她的發絲染成了淺淺的金色。

  謝宴禮從另一邊下來,走到了她身邊,正垂著眼睛和她說話。

  剛剛在里面還一臉嫌棄的女孩子不知道何時站在了謝老爺子身邊,她漂亮的臉上露出驚艷的神色,“謝宴禮能娶到這樣的?”

  謝老爺子“嘖”了聲,回頭看她,“你嫂子第一次回家,你別嚇到人家了。”

  謝星沉目光落在院子里那道纖細的身影上,若有所思地“嗯”了聲,“我知道。”

  說話的功夫,謝宴禮已經帶著人進來了。

  雖然他已經提前說了,謝家人多,但樓阮還是不由自主緊張了起來,她站在謝宴禮身邊,拎著東西的手心浸滿了薄汗。

  謝家基因優越,也家大業大,子孫后代遍布各行各業,個個都是行業翹楚。

  一下子被這么多人盯著,她實在沒法不緊張。

  謝宴禮走到門前,盯著站在最前面的謝老爺子,表情有些一言難盡,“怎么穿上這個了。”

  謝老爺子帶著一副銀邊老花鏡,手上拄著拐杖,身上穿著一身規整的灰色中山裝,金色的懷表鏈子在胸前微微晃動,一頭已經花白的頭發也已經全都規整地向后梳了過去,莊重地好似要去參加國宴。

  站在老爺子身邊的謝星沉瞧著他微微笑著開口,“第一次見嫂子,當然要鄭重一些,我們家總不能個個都像哥哥一樣……”

  雖然她話說到這里就頓住了,但謝宴禮知道,她后面要說的三個字是沒規矩。

  略微一頓,她才朝著樓阮伸出了手,“嫂子好,初次見面,我是謝星沉。”

  謝家二房的獨女,明麗傳媒的ceo,樓阮早就聽過她的名字。

  她伸出手,嗓音清軟,宛若春日里的江南流水,動聽悅耳,“你好。”

  “家里人多,你別害怕,以后熟起來就好了。”兩只手短暫地觸碰了一下,謝星沉精致完美的臉上帶著淺笑,給樓阮介紹身旁的人,“這是爺爺。”

  拄著拐杖的謝老爺子一輩子見了不知道多少大場面,但在此時,手心卻還是起了薄汗。

  樓阮垂下眼睛,微微低頭道,“爺爺好。”

  她嘴角掛著淺淺的、恰到好處的笑。

  嗓音也宛若江南婉約的流水一般,清甜溫婉。

  “好好、好,你好。”謝老爺子一見就特別喜歡,眼里已經沒有謝宴禮了,他別過身子,笑著看她,“囡囡,爺爺可以這么叫你吧?”

  “今天結婚累不累?是不是太倉促了,哎,謝宴禮那小子不會做人,他是不是戒指都沒給你準備?”謝老爺子人已經在她身邊了,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道,“我老伴兒啊,就是你奶奶,以前有只祖母綠的戒指,爺爺給你找出來啦,先用它充個數~回頭再找設計師給你設計個好的。”

  說著,他就直接將人帶了進去。

  而周圍其他人也一股腦圍了上去,倒是謝宴禮本人,被堵在了外面。

  他手上還拎著東西,目光淡淡地掃了一眼站在門前的堂妹。

  謝星沉雙手抱胸,湊過來,臉上帶著意味不明的笑意,“謝宴禮,是她吧?是高中時候的那個,樓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