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23章 你不發個朋友圈嗎
  樓阮連忙搖頭,“不用不用,我們還是快點回家見你爺爺吧,我不想拍。”

  而謝宴禮已經迅速打開了通訊錄,撥通了什么人的電話,他修長漂亮的左手指骨搭在方向盤上,看著外面正在高高興興拍照的小夫妻,語調懶倦惑人,“我想拍。”

  樓阮微微睜大眼睛,她坐在副駕駛上,歪頭看著那張被上天眷顧的英俊臉龐,試圖從他臉上找出一絲不耐。

  但卻什么也沒找到。

  他看起來,好像在真的很想拍……

  電話已經接通,謝宴禮靠在座椅上,懶洋洋道,“幫我找個攝影師,來城東民政局。”

  “給我和我太太拍領證紀念照。”

  “嗯,我們在停車場等。”

  謝宴禮轉過頭來,目光落在了樓阮身上,“她沒有,帶一個過來吧。”

  樓阮有些恍惚,呆呆問道,“帶什么?”

  謝宴禮垂眸看著她,動作懶散地抬起修長的指節,指向外面正在拍照的新婚夫婦,漫不經心道,“頭紗。”

  -

  因為要等攝影師過來,所以謝宴禮又把車子重新開回了附近的停車場。

  等攝影師過來的時候,他靠在那兒翻開了還沒捂熱的小紅本,拿出手機拍了一張。

  樓阮坐在一旁默默看著,她以為謝宴禮這種人,是不會做這種事的。

  尤其是,在他們不太熟悉,就只是為了度過危機而聯姻的情況下。

  謝宴禮打開微信,隨手把照片發在了已經討論了一上午他到底有沒有對象的家族群里,懶洋洋地打字:

  【結婚了。】

  相親相愛一家人:

  【?】

  【????】

  【謝宴禮,你被盜號了嗎?】

  ……

  謝宴禮隨意瞥了一眼,又懶洋洋靠了回去,歪頭看向了樓阮,漂亮的喉結輕滾,“怎么?”

  樓阮搖搖頭,謹慎道,“沒什么。”

  謝宴禮歪頭看她,“覺得我不會做這種事?”

  樓阮捏著結婚證,像是被震了一下,滿眼寫著你怎么知道。

  他懶洋洋靠在那兒,尾音拉長,漫著散漫,像在逗她似的,“我不僅會把結婚照拍下來,還會發給好朋友,還會發朋友圈~”

  還會發微博。

  不過這個他沒說出來。

  樓阮不知道說什么,笑了一下,抬起蔥白的手,把自己的那張遞了上去,“要拿著一起拍嗎?”

  畢竟昨天晚上出了那樣的狀況,也不知道有沒有被人拍到,先發結婚證到朋友圈先發制人是好的。

  謝宴禮盯了她兩秒,又垂下黑睫,目光落在她手上的結婚證上,懶洋洋點了點頭,像是有些勉為其難似的,“那就一起拍一張吧。”

  說完,他也沒有動手接過樓阮手上的那本,而是打開了自己手上的那本,直接將它湊了過來。

  男人修長的指節走勢極其完美,像雕刻家手下完美的藝術品。

  他垂著眼睛,又拿出了手機,對準兩人的手,拍下了照片。

  收回手的那個瞬間,謝宴禮菲薄的唇輕輕勾了勾,合上結婚證,把它放在了一邊。

  樓阮見他拍完了,又合上結婚證,把它裝進包里放好了。

  謝宴禮懶洋洋地翻開微信,打開了朋友圈,人生中第一條朋友圈。

  【結婚。[圖片]】

  樓阮見他唇角彎著,歪頭輕輕道,“我好像還沒有你的聯系方式,要不我們加個微信吧……”

  說著,也不等謝宴禮說話,她就打開了掃一掃,滿眼真誠地等著謝宴禮把手機遞過來,他們互加好友。

  謝宴禮也確實好說話,他打開了二維碼,隨手把手機遞了過來。

  樓阮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機,對準他的手機屏幕掃了一下,在手機發出“滴”聲后,收回了手。

  隨后,她看著手機屏幕凝滯了幾秒,像是有些茫然似的,“……我們已經是好友了,什么時候加的呀。”

  謝宴禮微微抬起眼,“哦,已經是好友了嗎,那你發個消息給我,我不知道你是誰。”

  “可能是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有什么活動加的吧……”樓阮沒多想,點開了發送消息,發了一個句號給謝宴禮。

  謝宴禮那邊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他垂著眼睛,點開了那個帶著紅點的小貓頭像,盯著那個句號看了幾秒以后,才點進去,添加了備注。

  【謝太太。】

  樓阮就坐在一旁,她低著頭,也給謝宴禮打了備注:【謝宴禮】

  打完備注以后,她才點進了朋友圈。

  謝宴禮果然已經發了朋友圈,只有簡簡單單兩個字:結婚。

  她看了兩秒,還是動手給他點了個贊。

  點完贊以后,她又默默歪了歪身子,微微坐正了些,點開了謝宴禮的朋友圈。

  不知道為什么,樓阮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做什么壞事似的,點開他朋友圈那一秒的心情格外隱秘。

  像是在窺探什么似的。

  不過點進去后就徹底沒了那種心情。

  謝宴禮的朋友圈干干凈凈,除了剛剛發出的那條“結婚”以外,什么都沒有。

  也是,大佬日理萬機的,怎么會有時間發朋友圈。

  這樣的朋友圈才符合他的性格。

  參觀完大佬空蕩蕩的朋友圈后,樓阮又看向了他的頭像。

  頭像是純黑色的,什么也沒有。

  而他的微信昵稱就更簡單了,只有一個點。

  這風格……很謝宴禮。

  完全就是她心中的謝宴禮。

  樓阮完全看了一遍以后才發現謝宴禮正在看她,蔥白的手指落在手機邊緣的按鍵上,默默把手機暗滅,她抬起眼睛對他笑了一下,“真沒想到我們以前就有好友了,真巧。”

  謝宴禮幽幽收回視線,看向前方道,“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學,有個微信也不奇怪。”

  樓阮:“……哈哈。”

  她捏著手機的手指微微收緊,其實還是挺奇怪的。

  雖然是同一所高中,也是同一所大學,但他們明明就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兩個世界的人竟然有聯系方式,怎么能不算奇怪呢。

  也許是她笑的太干,謝宴禮又看了過來,那雙漆黑瀲滟的眼眸定定看著她,眼神竟有些幽怨。

  樓阮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錯了,她小聲問道,“……怎么了?”

  “哦。”謝宴禮懶洋洋轉過頭,像是無所謂一般,隨口一問似的,“你不發個朋友圈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