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21章 今天的不開心就到此為止吧
  婚禮都不打算去,自然也不打算留他們吃午飯。

  樓阮跟在謝宴禮身后,再次穿過光影斑駁的小院,走出了徐家的大門。

  徐旭澤跟了出來,他站在后面喊了一聲,“樓阮。”

  樓阮停下來,回頭看他。

  徐旭澤抿了抿唇,聲音有些低,“我和她說了。”

  微風拂過,院子里的樹葉被吹得沙沙作響。

  像是怕她沒聽到似的,徐旭澤又補了一句,“我和她說了你要帶人回來。”

  樓阮站在門口,像是有些走神似的,過了幾秒才站在太陽下對他笑,“嗯。”

  徐旭澤站在院子里看她,不知道為什么,覺得好像在看另一個世界的人似的,他不太擅長說安慰人的話,只能挪了挪步子,走出來,走到她身邊,有些別扭道,“你知道的,媽就那樣,她對我也那樣。”

  樓阮點了點頭,聲音還是軟甜軟甜的,白軟的小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嗯,回去吧。”

  -

  樓阮動作有些僵硬地扣上安全帶,對著已經坐上車的人笑了一下,“……我家,就是這樣,讓你見笑了。”

  謝宴禮垂著眼睛,精致的墨眉輕蹙。

  聽到聲音后,他轉頭看過來,原本搭在方向盤上冷白漂亮的指節也收了回來。

  他不笑的時候姿態端方,眉目清雅矜貴,黑漆漆的眸子望著人的時候,很容易讓人生怯。

  那張臉實在太過昳麗。

  冷白的手指抬起,很輕很輕地戳了一下她的額頭,冰冰涼涼的。

  清潤認真的嗓音落下來:“別笑了。”

  樓阮垂下眼睛,嘴角的笑意還沒完全褪去。

  “不想笑就不要笑了,這里沒有別人。”謝宴禮收回了手,不知道從哪摸到了一顆奶糖,他坐在那兒,慢條斯理地剝開糖紙,把糖遞上來,認認真真看著她說,“這是治不開心糖。”

  樓阮懷中還抱著那只裝著首飾和銀行卡的盒子,盒子堅硬的邊緣膈得她胳膊生疼,痛感蔓延到四肢百骸,讓她有些眼眶發熱。

  謝宴禮半張側臉都在光影之下,襯得他眉目格外矜雅溫潤,他抬著修長冷白的指節,懶倦的嗓音沾了點啞,在這一刻變得格外溫和繾綣:

  “吃了它,今天的不開心就到此為止吧。”

  -

  謝宴禮并沒有直接帶著樓阮去民政局,而是帶著她去了一家中式私房菜餐廳。

  雖然他們去接徐旭澤的時候已經吃了一頓早不早午不午的飯,但那頓飯都沒吃多少,午飯還是要吃的。

  謝宴禮雖然沒有問樓阮有無忌口,但他點的菜似乎全都很合樓阮胃口。

  吃了那顆糖以后,樓阮的心情好像真的變好了不少,這會兒也感覺到了餓了,她坐在那兒小口小口吃了起來。

  而謝宴禮則是拿出了手機,他掃了一眼手機上的消息,最后打開了老爺子的對話框。

  也不知道有什么要緊的事,老爺子發了九十多條消息過來,全都是關于樓阮的。

  她是誰,她家住哪,家里多少人,她是做什么的,今年多大,他們倆什么時候認識的,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婚禮的時候都要請誰,婚后住哪里,給她的見面禮送什么好,什么時候帶她回家吃飯,她有沒有時間和他們一起吃個飯什么的……

  謝宴禮翻到頭,從頭開始看下來,最后才靠在那兒懶洋洋回了一句:

  【行,我問問她。】

  謝老爺子秒回:【快問快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