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7章 樓阮從不請假,這么重要的會,她請什么假
  “怎么不接電話。”他問。

  他一靠近,原本寬敞的廚房頓時變得逼仄起來,樓阮覺得有些呼吸不暢,連忙扔下手上的空牛奶盒,和他拉開了距離,“是不認識的號碼。”

  謝宴禮倚靠在門邊,眼尾微挑,“哦。”

  樓阮已經跑到了客廳,她步子很快,正要回頭說什么,就聽到大門滴滴響了兩聲,有人推著衣裳走了進來。

  謝宴禮靠在那兒看著,漆黑的瞳眸中透著散漫,“衣服來了,挑挑不喜歡的,讓他們帶走。”

  樓阮直愣愣地看著一排又一排被推進來的衣服,全都是各個品牌當季的最新款。

  外面的人魚貫而入,不一會兒就占滿了整個客廳。

  而這,還沒完。

  后面還有最新款的包包,鞋子和絲巾……

  樓阮:“……”

  她已經不知道該看那些衣服還是該回頭看身后的人了。

  真的很難不代入小說女主……

  等到人東西都被推進來以后,才有一位同樣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上前,微微笑著道,“樓小姐好,我是謝家的管家,樓小姐可以叫我唐叔。”

  他微微別過身子,又給樓阮介紹身后的人,“這位是李老師,是明麗的造型師,衣裳如果有什么不合適的,他和他的助理會為您改好。”

  明麗,明麗傳媒,是國內目前發展勢頭最好的傳媒公司,而這家公司最能打的就是他家的首席造型師李鶴,國內很多大牌明星想讓他幫忙做造型都請不到……

  樓阮:“……”

  真的不是她沒見過世面,這種場面她在小說里見到過很多次,但現實生活中還真是頭一次。

  內心雖然在顫抖,但她還是朝著兩位伸出了手,落落大方道,“唐叔好,李老師好。”

  -

  周氏大樓。

  二十三樓,總裁辦公室。

  周越添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俯瞰京北的風景。

  程磊站在他身后,低著頭看著手機,眉頭微微擰著,臉色不太好看,“沒接。”

  站在窗前的人轉過身來,冷著一張臉,“再打。”

  樓阮從不請假,今天這么重要的會,她請什么假?

  程磊看著他在辦公桌前坐下,嘴唇動了動,開口道,“她可能真有什么不舒服的,想請假就讓她請吧,總裁辦這么多人,難道離了她還不活了?”

  他實在不懂,不就請天假嗎,為什么非要他給樓阮打電話。

  周越添驀地抬起眼睛,他瞳孔顏色很淡,是淺淺的棕色。

  那雙淺棕色的瞳孔配上那張清冷凌厲的臉,瞬間讓程磊說不出話來。

  他舔了舔唇,低下頭打開通訊錄,“行,再打,再打就再打。”

  不就打個電話嗎,干嘛這樣。

  程磊再次撥通了樓阮的電話。

  周越添坐在辦公桌前,淺棕色的瞳仁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眼角眉梢都帶著濃濃的戾氣。

  像要吃人似的。

  辦公桌的桌角擺放著一簇綠植,是樓阮之前放在那兒的。

  以往,她每天早上都會過來澆水。

  周越添的視線越過它,定定看著程磊,直到對方再次放下手機,“用戶正忙,可能她不舒服睡了?”

  落在辦公桌上的手指微微攏起,周越添的視線落在了那盆綠植上。

  “周哥?”程磊拿著手機看著他,像是有些疑惑。

  周越添終于收回了視線,他看向開會前隨手放在一邊的手機,看了兩秒,把它拿了過來,仍然沒有新消息。

  她以前病了,都會發消息給他,想方設法從他這里得到一句關心。

  今天沒有,今天什么也沒有。

  周越添滑動手機屏幕,解鎖以后手機直接回到了微信界面,他和樓阮上一次發消息是在昨天。

  【出門了。可愛小熊jpg.】

  【到門口了,越添哥,你們在哪里呀?東張西望jpg.】

  這兩條他都沒有回。

  周越添手指落在手機屏幕上,又往前翻了兩條,大多都是樓阮在說話,她說十多句,他偶爾才會回一兩句,大多時候都是“嗯”,“知道了”這種話。

  “周哥,你怎么了?”程磊見他狀態好像有些不對,上前來問道。

  “沒什么。”周越添一把扣上了手機,面無表情道。

  可能真的是不太舒服,所以才沒有發消息。

  應該不是昨天晚上聽到了什么,他和程磊他們說完話后見到她了,那會兒看到他的時候還在笑。

  而且,就算聽到了也沒什么。

  ……對,沒什么,她不會在意這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