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6章 你什么時候下來的
  樓阮目光落在他漂亮的指骨上。

  骨節走向完美的白皙手指捏著粉色的牛奶盒,因為剛從冰箱里取出來,牛奶盒上沁出了水珠。

  她搖頭,“不用熱。”

  然后就朝著他抬起了手。

  謝宴禮站在她面前,微涼的水珠沁到指縫,他認真看了她一眼,重新垂下了手,把牛奶遞給了她,“我上樓換衣服,你可以隨便轉轉。”

  樓阮接過那盒牛奶,輕輕點頭,“好。”

  她嘴上雖然說了好,但卻沒打算到處轉,只是低著頭摘下了牛奶盒上的吸管,剝開塑料紙,自己插好了吸管,咬住了它。

  謝宴禮看著她的動作,眉梢微動。

  他拎著手上另一盒牛奶轉身,一邊往樓梯口走一邊說道,“我讓人送了女士的衣服來,馬上就到,選好了可以到二樓的客房換。”

  樓阮咬著吸管,白凈的臉頰微微鼓起,澄澈的黑眸望著他,緩慢地點了點頭,“好。”

  謝宴禮換好衣服后,他們還得帶著證件回一趟徐家。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綢面長裙,裙子雖然不臟,但卻不太日常。

  而且經過昨天晚上,也有些皺了。

  想到這里,她輕輕咬了一下吸管。

  昨晚的零星記憶又一次襲來。

  聽到了周越添的話后,她就一個人坐在角落多喝了幾杯,她酒量不是很好,察覺到自己可能喝多了以后就想直接走,但是……

  但是一走出去就在走廊看到了身形頎長的人。

  那個時候,她似乎還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踩在走廊地毯上的時候,她整個人就像踩在云端上似的。

  眼看著她要栽倒,謝宴禮就上前扶她。

  然后她就抓著人家不放了……

  樓阮捏著粉色的草莓牛奶盒,望著正對面的電視屏幕,嘴唇輕輕抿了抿。

  喝酒誤事。

  還是草莓牛奶好喝!

  她喝完盒子里最后一口,剛準備起身扔掉盒子,手機就嗡嗡嗡震了起來。

  樓阮動作一頓,把手機從小小的珍珠手袋里翻出來,看到了屏幕上的名字。

  程磊。

  作為周越添最好的朋友,程磊其實很少聯系她,在她面前,程磊永遠都是高高在上的。

  樓阮放下手上的牛奶盒,按了拒接。

  她早上和謝宴禮離開酒店的時候,就已經給公司請了假。

  現在也不在上班,同事的電話沒必要接。

  掛掉電話后,樓阮就拿著空了的牛奶盒走進了謝宴禮的廚房,她看向角落里那只白色的垃圾桶,半晌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

  謝宴禮是不是有什么色彩強迫癥?怎么垃圾桶都是黑的。

  樓阮踩下打開垃圾桶蓋子的開關,看到了滿滿一兜的粉色草莓牛奶盒,它們被隨意堆疊在只有它們的黑色垃圾袋里,看起來還有點可愛。

  她站在那兒彎了彎唇角,回頭看了一眼。

  謝宴禮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那兒了,正靠在外面看著她,“對著垃圾桶笑什么。”

  樓阮臉上的笑容驀地頓住,“你什么時候下來的?”

  謝宴禮已經換上了一套高級定制的黑色西裝,這套看起來似乎做工更加精良,細節處理十分到位,顯得他整個人格外矜貴優雅。

  男人指尖提著一個小小的粉色奶盒,他走過來,淡淡的松木香味彌漫過來,似乎還融合了內斂的石墨香氣,柔軟中又帶著干凈的清冷感。

  他走到她身邊,把手上的空盒子扔下去,袖扣的棱形寶石袖扣閃閃發光,“你電話響的時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