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2章 誰說我們才認識幾天?
  謝宴禮垂下眼睛,目光掃過徐旭澤的手,印著淺粉牙印的喉結輕滾。

  徐旭澤拉著樓阮雪白的手臂,湊得很近,他微微轉過頭,目光落在樓阮臉上,認真觀察她的神情。

  仿佛是只開心了兩秒,隨后便變得小心謹慎起來,“……是,聽到了什么嗎?”

  他盯著樓阮的臉,眼睛一眨不眨。

  樓阮垂著眼睛,卷翹繾綣的眼睫輕輕閃動,淺緋色的薄唇輕輕抿住,緩緩彎起來,聲音很低,“……永久性。”

  她瞳眸清亮,臉頰只有巴掌大小,彎著唇角小聲說話的時候,顯得格外乖巧安靜。

  徐旭澤明白了,他微微往后退了退,昨天晚上周越添那些混賬話,她聽到了。

  他伸出手隨便扯了扯衛衣領口,掛著青紫的臉泛著冷意,薄唇不帶一點血色,硬生生從齒縫間擠出了幾個字,“真高興啊。”

  樓阮垂著眼睛,格外安靜。

  徐旭澤盯著她的臉和她拉開距離,越發覺得胸悶氣短,剛剛那點高興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他一轉頭,正對上謝宴禮的目光。

  他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輕嗤一聲,“樓阮,我餓了,走不走。”

  他是不喜歡周越添,但并不代表他可以接受謝宴禮做他姐夫。

  這人優秀是優秀,但是出現的莫名其妙的,而且長得這么招搖,看什么人都眼神拉絲,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男人,哼。

  謝宴禮靠在那兒,手指插兜,姿態懶倦但卻透著與生俱來的優雅,他看著徐旭澤,漆黑瀲滟的瞳眸瞇了瞇。

  徐旭澤看著他的眼神,脊背忽然涼了一下。

  不過也只是一下,他又兇巴巴瞪了回去!

  這么看著他干什么,又沒偷他家大米,這看人眼神拉絲的家伙!

  “樓阮!”徐旭澤回頭喊道,“我餓了!”

  樓阮還沒說話,謝宴禮就斜睨過來,“餓了就吃,喊什么。”

  徐旭澤:“?”

  謝宴禮:“知道你不喜歡我,但別遷怒你姐姐。”

  徐旭澤:“??”

  什么遷怒,他平時就是這么和樓阮說話的,和他有什么關系?

  徐旭澤張了張口,正要說什么,就被身旁的人拉了一下袖子,她語調輕輕軟軟的,“阿旭,先吃飯吧。”

  徐旭澤被一拉,輕輕撇了下嘴,“吃飯就吃飯。”

  他帶著傷的手插進衛衣口袋里,扭頭就往外走。

  謝宴禮仍然站在那兒,對樓阮抬了抬下巴。

  樓阮抿起唇,思量了幾秒才低聲說,“他就是這個脾氣。”

  謝宴禮勾唇,和她并肩往外走,懶洋洋道,“嗯,我知道。”

  他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

  謝宴禮的司機開車帶他們來了一家保密性極高的餐廳。

  包廂里。

  徐旭澤差點吐出那口燙口的茶,他放下茶杯,瞪著眼睛問,“你們今天結婚?”

  “是今天領證。”樓阮坐在他身邊,軟聲糾正道。

  “不行,我不同意這門親事。”徐旭澤放下手上精致的青花茶杯,看向了坐在一旁的謝宴禮,“你們才認識幾天,閃婚不行。”

  謝宴禮挑起眉梢,冷白修長的指骨微頓,目光似有似無地掠過樓阮,“誰說我們才認識幾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