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10章 我和你姐姐,是即將結婚的關系
  在等謝宴禮回答的這幾秒,徐旭澤覺得整個人都快炸了。

  他就是想破腦袋也沒想到,他那個大情種姐姐這輩子竟然還能和別的男人有瓜葛。

  而且這個人還是謝宴禮!!

  謝宴禮這三個字,完完全全就是天之驕子的代名詞。

  他讀書的時候就成績優異,大大小小每一次考試的分數都吊打第二名,明明早早就參加競賽得獎被保送了華清大學,但卻堅持繼續留在學校讀完高三最后拿了京北理科的省狀元。

  大學就更厲害了,年紀輕輕就手握幾項國際大獎,手上的專利隨便一個的價值都是無法估量的。

  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對外界來說,謝宴禮唯一的缺點就是年輕。

  年輕意味著經驗不足,不夠穩重,這是他們唯一能從謝宴禮身上挑出來的刺。

  徐旭澤覺得腦子嗡嗡嗡的,他抬著頭,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那張完美的臉。

  這張如同畫卷一樣的臉,已經是謝艷麗身上最不足為道的優點了。

  救命,他是不是聞錯了。

  怎么想都覺得不太可能啊……

  這種人會和樓阮有糾葛?

  就在徐旭澤懷疑人生懷疑自己的時候,站在他面前的人懶散勾了勾唇,低眉笑了一下,拖著漫不經心的調子開口,“我和你姐姐啊~”

  徐旭澤抬著頭,一動不動地盯著他。

  謝宴禮垂著眼,不緊不慢道:

  “是即將結婚的關系。”

  徐旭澤定定看了他幾秒:“別太荒謬。”

  樓阮能和他結婚?

  就算他是謝宴禮又怎么樣,樓阮還是個大情種呢,喜歡周越添十幾年一點不動搖的那種。

  謝宴禮嘴角的笑意緩緩散去,漆黑的瞳眸垂著,看著他問,“哪里荒謬。”

  徐旭澤:“哪里不荒謬?你自己覺得可能嗎,你哪怕說你們都喝多了不小心認錯了人那種爛俗情節都沒那么荒謬。”

  聽他這么說,謝宴禮臉上是一點笑容也沒了。

  他隨性地靠在那兒,氣質變得矜雅疏離起來,仿佛剛剛同徐旭澤說話時的好脾氣是徐旭澤幻想出來的一般。

  徐旭澤:“……”

  對,就是這個味兒,他以前見到的謝宴禮就是這樣的,就是這個氣質。

  對人愛搭不理的,仿佛掀起眼皮多看你一眼都是恩賜。

  謝宴禮冷著臉時,比笑容燦爛的時候多了幾分瑰艷之態。他安靜了幾秒,看著另一邊穿越人群朝著他們過來的樓阮,語調懶懶散散,“我覺得,可能。”

  “很有可能。”

  徐旭澤一怔,抬起眼睛看他。

  樓阮已經走到了他們跟前,她身旁還跟著謝宴禮的律師,她看向徐旭澤損傷嚴重的臉和亂糟糟的頭發,蹙了下眉,“走吧,可以走了。”

  徐旭澤正要起身,就聽到靠在一旁的人看著樓阮,幽幽問了一句:

  “那我和你們一起走嗎?”

  樓阮轉頭看向他,“……你留在這里還有事?”

  “沒有。”謝宴禮瞥了徐旭澤一眼,語氣中竟然夾雜了幾分無辜,“就是,弟弟好像不太喜歡我,我一起走的話,他不會不高興吧?”

  “他對我這個姐夫,好像不太滿意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